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长公主饶命

作者:李子谢谢 | 现代重生

收藏

  毒死新皇的长公主刚被处决,沈家悔婚的大小姐就回去了。书友群:769855957,评论交流来玩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仁善堂的小宴摆在院子里,月光艳阳高照,又有灯光旖旎风光,美酒佳肴美景,衬得石桌对面的人也美妙绝伦出来。夏晓静昨夜一席浅色翠烟衫,下罩翠绿烟纱天女裙,金丝软烟罗在腰间系一个大蝴蝶,五千青丝一半散垂肩上一半挽一个发髻,斜插一根碧玉瓒凤钗,眉精心画过,唇细细地夏丽云今夜一席浅色翠烟衫,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金丝软烟罗在腰间系一个大蝴蝶,三千青丝一半散垂肩上一半挽一个发髻,斜插一根碧玉瓒凤钗,眉精心画过,唇细细点成绛色,娇柔妩媚,与平常判若两人。。...

    仁厚堂的小宴摆在院子里,月光高照,又有灯光旖旎,美酒佳肴美景,衬得石桌对面的人也美妙起来。

    夏丽云今夜一席浅色翠烟衫,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金丝软烟罗在腰间系一个大蝴蝶,三千青丝一半散垂肩上一半挽一个发髻,斜插一根碧玉瓒凤钗,眉精心画过,唇细细点成绛色,娇柔妩媚,与平常判若两人。

    王孝健频频被劝酒,想到夏丽云明日便要回司空府去,王孝健今夜也颇多饮了几杯,夏丽云再劝酒时,他摆了摆手,说道:“云表姐,明日还要送你回门,还要见司空大人,还要接昌平小姐回来,不宜过饮。”

    夏丽云也很识趣,施然起身,扶了王孝健往屋子里走去,娇柔婉转说道:“那我扶二公子早去歇息。”

    王孝健想唤其他人来伺候,却发现院子里空空的,并无其他下人。

    因夏丽云要在院子里摆宴,闲杂人等都被支开了,王孝健想到王府里下人们也都没有见过夏丽云本人,便也将身边服侍的人都打发了,没有传唤不得进这院子里。

    “云表姐,我自己走吧。”王孝健想要推开夏丽云,奈何酒劲上头,跌跌撞撞站立不稳,也只能由夏丽云搀扶着进了里间,一面还不忘致谢:“有劳云表姐了。”

    “二公子,你我本是一家人,何必客气?”

    夏丽云的声音绵绵柔柔,她的手软软暖暖的,令王孝健不管听着声音还是握着她的手都很心悦,也就半推半就由她伺候着躺到了床上。

    新房的床这一个月一直由夏丽云睡着,王孝健躺下后方才意识到这点,又挣扎着起来,说道:“云表姐,我要是睡了床,表姐今夜睡哪里呢?孝健还是去书房再将就一晚——”

    再一晚,就尘埃落定了。

    替嫁的云表姐回她的司空府去,真正的新娘子沈昌平入主王家,一切都各归各位,他也就踏实了。

    王孝健饮了酒,人有些晕晕乎乎,脚步也像踩了棉花飘飘悠悠的,但他还有一丝清醒的意识。酒能乱性,这屋子里的人可不是他的妻子沈昌平,一旦造次,明日就说不清道不明了。再看眼前的夏丽云娇娇滴滴,竟然风情百种,与她共处一室,保不准自己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

    他是血气方刚的青年,正值孟浪的年纪,哪经得住年轻貌美的女子投怀送抱——

    等等,今夜的云表姐确有投怀送抱的嫌疑。

    她的身子不时依~偎过来,那细~嫩~娇~柔的肌~肤不时撞在他的肩上、胳膊肘上,香香的,软软的——

    王孝健使劲甩了甩头,一把推开夏丽云,夏丽云的身子就向外跌去,他又伸手拉她一把,竟拉住了她腰间蝴蝶结,登时,那曼妙的蝴蝶就散开了——

    翠绿烟纱散花的裙子刷一下就坠落了,王孝健呆了呆,而夏丽云又靠了过来,娇滴滴说道:“二公子,丽云愿意留在二公子身边伺候二公子,不想回舅父家去。”

    楚楚可怜的声音,让人听了无法拒绝,王孝健还是说道:“云表姐说笑了,昌平可是你的表妹啊。”

    “那有什么?”夏丽云说着伸手去解王孝健的衣裳,“哪个达官贵人不是三妻四妾,昌平是我表妹,我们才能姐妹同心,一起伺候好二公子你啊——”

    眼看着一件衣裳被夏丽云解去,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小叔,弟妹,你们睡了吗?”

    竟是李月舒。

    “小叔,弟妹,院子里也没个伺候的下人,这屋子里也不锁门,我可进来了哦。”李月舒的声音由远而近,人已站到了湘帘之外,她正要撩帘闯入,王孝健从帘子内窜了出来。

    “小叔——”看着王孝健衣衫不整,李月舒怔了怔,她还想朝湘帘内探个究竟,就被王孝健一把拉走了。

    听着外头远去的脚步声,里间,夏丽云懊恼地扔了手里头王孝健的衣服。

    王孝健拉着李月舒一路从仁厚堂往李月舒的院子去,大概是借着酒劲,他步履生风,拽着李月舒疾步走着。

    李月舒被他拽得趔趔趄趄,小跑跟上,嘴里道:“小叔,小叔,当心被人瞧见。”

    “怕什么?这府里连一棵树一棵草都知道你我的勾当!”

    王孝健忽的停住脚步,回头对着李月舒邪魅一笑,继而拉着她进了园湖旁一片小树林。

    婆娑的树影恰好筛下银白的月光,将长长的石椅、软软的草地映照得一清二楚。

    王孝健一把将李月舒推~倒在了石椅上。

    暖暖熏人的酒气叫李月舒沉~醉迷~离。

    久~违的熟悉的,如此近如此近的接~触。

    李月舒看着眼前王孝健的面孔,这张在梦境中折磨了她一个月的脸还是那么风流俊秀,此刻近在眼前。

    李月舒心头有恨,爱恨交加着,不由流泪恨声说道:“新房里那位竟然不能打动你吗?你竟要舍她而寻我?小叔,这是为什么啊?”

    年轻的少妇因为嗔怪眉眼全是风情,王孝健也是自嘲一笑,说道:“怀旧吧。这是一种情怀,嫂嫂可懂?”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吗?

    月光雪白,映出他湖水一样的眸光,李月舒在他的眸光里瞬间就被溺毙了。

    ……

    ……

    许卫今夜在齐王宫参加新齐王举行的家宴,回到卿大夫府上时已是亥时。

    这个时辰,夫人李氏早就歇下了,何况今夜不是他歇在她屋子里的日子,许卫并未去打扰李氏,径直往二姨娘梦雪的院子里去。

    如今的卿大夫府邸是许卫初来齐都时,老齐王也就是如今的天子为他置备的府邸,府里有一处院子名唤“晴雪园”,恰好映了梦雪的雪字,许卫便让梦雪住在了晴雪园里。

    在齐都已经住了十二年,每到冬天,陪着梦雪在晴雪园赏雪是许卫必做的事。

    晴雪园的雪景在整个齐都都是闻名的,然而卿大夫府外的人也只能是闻名,不能亲见,晴雪园那位雪姨娘的美貌在整个齐都也是闻名的,同样,齐都里的人也只是闻名,不能亲见。

    许卫很快就见到了梦雪。

    她穿着她最喜欢的白色的衣裙,等许卫到了,就立即让婢女伺候许卫沐浴更衣。

    许卫换上白色的寝衣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出现了雪姨娘面前。

    屋子里没有婢女,只有雪姨娘一人。

    许卫亲去关门上锁,然后到雪姨娘一早就铺好的贵妃榻上躺下。

    见许卫躺好了,梦雪熄了灯,也上了自己床上躺好。

    “梦雪。”黑暗中响起许卫的声音。

    梦雪说道:“老爷今夜饮了酒,早些睡吧,明日还要上朝。”

    许卫却没有睡意,适才沐浴,热水将他的酒意都浇散了,此刻清醒得很。

    实际上,每次宿在晴雪园,许卫都是久久不能入眠。

    “梦雪,我今夜是从齐王宫回来的。新齐王的家宴。”

    梦雪“哦”了一声。

    许卫又说道:“齐王宫很旧了,该翻修新建了。”

    梦雪再次“哦”了一声。

    “梦雪,你是不是很久没到过齐王宫了?”

    许卫这个问题终于激起了梦雪心湖一点涟漪。

    是很久了,但多久呢?

    那应该是要用年来计算的。

    梦雪陷在沉思里。

    见梦雪没有应声,许卫又说道:“下次再有家宴,你随我一起入宫吧。”

    梦雪“啊”了一声,有些意外。

    许卫说道:“如果修缮了,许多记忆就都没有了吧?”

    梦雪没有接口,人的记忆很重要吗?该忘的还是要忘却。有时候忘却才是一种幸福。

    “阿楚已经长成大人了,下次你亲自去看一看就知道了。”许卫眼前浮现出新齐王的音容笑貌,唇角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只是,梦雪看不见他这笑容。

    ……

    ……

    新齐王家宴,许卫赴宴后回了卿大夫府,许绍烨却被留宿齐王宫。

    新齐王的寝宫里,许绍烨恭恭敬敬地喊着“大王”,许向楚看了他一眼,露出和煦谦逊的笑容来:“你的年龄和孤不相上下,可是按辈分应该喊孤一声王叔。”

    许绍烨就听话地喊他:“王叔。”

    许向楚从长案后起身,负手走到许绍烨跟前来,他穿着月白色描着金线的曲裾深衣,身材颀长,肩背挺直,眉目清朗,笑容是温和的,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王,而像一个亲切的邻家公子。

    “孤留你在王宫,是想你能陪孤喝上一杯。”

    新齐王未到齐都的时候,就听闻新齐王是个病胚子,打小体弱多病。

    皇帝之所以会派这样一位多病的兄弟来掌管齐国政务,实在是兄弟里就剩下这么一位亲手足了。

    许向楚是皇帝最小的弟弟,也是唯一还活着的弟弟了。

    亲兄弟不倚靠,皇帝还能倚靠谁呢?

    而对于许向楚来说,亲兄弟都不能为皇帝分忧解劳的话,还有谁能来替皇帝分忧解劳呢?

    “王叔,这个小侄恕难从命。”许绍烨拱手致歉。

    今晚家宴上,齐王都只是饮水饮果汁,无人敢让他饮酒,就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许绍烨怎么敢同齐王对饮呢?

    “这是王命。”齐王大声说了一句,竟就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喊殿外的人进来,“丹枫,把酒拿进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