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完本

长公主饶命

作者:李子谢谢 | 现代重生

收藏

  毒死新皇的长公主刚被处决,沈家悔婚的大小姐就回去了。书友群:769855957,评论交流来玩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沈昌平一行四人最慢速度奔回了山洞,并通过了遮掩。四人刚藏好,就听山洞外头传来脚步声,进而有人闯入了山洞。玻璃窗隐秘身前的草垛,沈昌平看清楚闯入来的有四五人,也也不是夜行衣的打扮,而已纯粹都用布蒙了头脸。这是本来就明白这山洞里住着会被传染的麻风病人?四人刚藏好,就听山洞外头传来脚步声,继而有人闯进了山洞。。...

    沈昌平一行四人最快速度跑回了山洞,并进行了掩藏。

    四人刚藏好,就听山洞外头传来脚步声,继而有人闯进了山洞。

    透过隐蔽身前的草垛,沈昌平看清闯进来的有四五人,也不是夜行衣的打扮,只是单纯都用布蒙了头脸。

    这是原本就知道这山洞里住着会传染的麻风病人?

    沈昌平看了眼一旁的许绍烨,他也看了她一眼,还伸出食指在唇上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

    看起来,许公子认识进来的这一伙人,不过显然不是朋友。

    如果是朋友就好办了,可以搭着他们的顺风船离开这荒岛,但看样子像是仇敌。

    是仇敌也无所谓,仇敌的船也是船,有了船就能离开这荒岛,到外面去。

    “人在这里!”

    山洞里突然响起一声大喝,不管是洞内的不速之客,还是许绍烨三人都惊呆了。

    但见沈昌平一下就推倒了掩护他们的草垛,将几人毫无保留暴露出来。

    双方短暂的发怔之后,就是混战,其间还伴随着不速之客们的“卧槽,人还没死”的声音。

    许绍烨和年佑才都有武功,来人也不是吃素的,皆是武林高手,双方混战颇为激烈。

    沈昌平拉着周清往山洞外跑去,周清还要扭头喊:“不能跑啊,烨大哥有危险——”

    “你不跑,他更危险!”

    周清不会武功,又是个弱女子,留下只会加重许绍烨和年佑才的负担。

    沈昌平不由分说拉着周清跑出山洞,跑向海边。

    现在,船才是最宝贵的,占领这艘船才是占据生机。

    船上,还留着几个人,见从山洞跑出来的竟是两个女子,不由吃惊:他们之前扔到岛上的明明只有一个女子!

    凭空多出来的女子穿着大红喜服,步履生风,那架势仿佛在逃婚的新娘子。

    被新娘子拽着跑的女子穿着树叶做成的衣服,随着急速的跑动,叶片掉落,不断露出白嫩肌肤。

    船上的人吹起了口哨,脸上也堆了淫笑。

    当沈昌平拽着周清爬上船时,男人们甚至伸出了援助之手,等两人一爬到船上,援助之手立马变成咸猪手——

    周清身上的树叶本就摇摇欲坠,被男人们一拉一扯就哗啦啦掉下一片,吓得周清哇哇大叫,更有人把咸猪手伸向沈昌平——

    沈昌平没有躲闪,大方握住伸过来的手。

    “还是这个小娘子识趣!”那人发出淫笑,须臾,脸上笑容便僵住了,继而发出撕心裂肺尖叫。

    叫声太过惨烈,将所有人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但见那人被新娘子握住手,手从手指到手腕到整只胳膊都在扭曲变形。

    仿佛有巨大的冲击力从他体内冲撞出来,又有巨大的冲击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他整个人从头脸到躯干到四肢都挤压变形。

    “救我!”那人发出最后的求助。

    果有同伴举起长刀砍向沈昌平,沈昌平腾出一手接住那刀片,轻轻一拉,举刀的男人就向前栽去,沈昌平放开长刀直接握住了他的手,很快他就和先前那男人一样,整个人被挤压变形。

    只听哗啦一声,两个人身上都有鲜血喷涌而出。

    那场面太过惨烈,吓坏了所有人。

    随着血肉模糊两个变形人倒下,沈昌平回身看着其他人,其他人吓得连连后退,就连周清也吓傻了。

    沈昌平刚跨出一步,一个男人一把抓过周清当人质,他的手掐在她脖子上,威胁道:“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手上一用力,周清就痛得叫起来。

    沈昌平往旁边看去,脚边船板上是那男人身上刚刚滚落的钱袋子,她弯身捡起来,冲周清说道:“求我杀了他!”

    正是周清此刻心意。

    她在那男人手中,扭动着挣扎着,喉咙被扼住,只能发出痛苦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帮我杀了他!帮我杀了他!”

    沈昌平握紧了钱袋子,冷笑着看向那男人,紧抿的唇角除了冷笑,似在快速念着什么——

    “啊”的一声,那男人放开了周清,疯狂扭动着变形的身子,继而浑身上下有孔的地方都在喷出血液,随着血液喷出,整个人倒地不起。

    余下的两人此刻早已屁滚尿流,见沈昌平看过来,忙都跪地求饶。

    “我们只是被雇佣来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就是开船的——”

    哀嚎声声,磕头如捣蒜。

    沈昌平将手上的钱袋子往船板上一扔,再看一眼同样瘫坐地上且衣衫不整的周清,对那两人说道:“将他们的尸体扔入海中喂鱼,再去找三套干净衣裳出来。”

    竟然还可以活命,两个男人松了口气,忙连滚带爬按照吩咐行事。

    许绍烨和年佑才也来了,还捆来了一个仅余的活口。

    那活口上身被捆成粽子,嘴巴上也捆着布条。

    三人一上船,许绍烨就用那活口替自己遮挡。

    年佑才没得遮挡,只能将自己的光膀子暴露在沈昌平眼前。

    他感到羞赧,背过身去,一转身,光屁股又露了出来。

    沈昌平将早已备好的衣裳扔给两人,两人赶紧进船舱换衣服去了。

    许绍烨走出船舱时,看见周清也换上了和自己差不多的男人的衣服,显得很狼狈,脸上还留着惊魂的神色。

    船上剩下的两个男人,也是一脸心有余悸。

    唯有那个大红喜服的女孩子,波澜不惊,手里还抓着那个捆成粽子的男人。

    年佑才走在许绍烨身后,脚下一滑就摔倒了。

    随着他的摔倒,许绍烨才看清船板上湿漉漉一片,好像被水冲洗过,虽然冲洗过还是能看到残留的血渍。

    “年年,站起来!”沈昌平习惯性喊道。

    年佑才皱了皱眉,他已经忍了很久了,此刻终于没忍住,抗议道:“昌平小姐,以后能不叫我年年吗?”

    一个大男人,叫什么叠字的小名啊,怪恶心人的。

    沈昌平一笑:“好啊,那就,萌萌,站起来。”

    许绍烨“噗嗤”笑了:“我家马厩里,有一匹马就叫‘萌萌’。”

    年佑才黑着脸从船板上爬起来。

    “这样啊,那还是年年吧。”沈昌平笑着,将手里的俘虏推给年佑才,“年年,看牢他,这家伙刚刚就想跳海喂鲨鱼。”

    年佑才得了任务,就拎着那俘虏进船舱去了。

    “你们好好开船,只要能回到陆地,之前他们答应给你们的佣金,我十倍给你们。”有了沈昌平这句话,两个活着的船员急忙滚去开船。

    别说什么钱不钱的,只要能活着回到陆地,不要被这女魔头杀死再扔到海里喂鲨鱼,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船开始调头,继而向着来时方向扬帆起航——

    甲板上,沈昌平、许绍烨还有周清并肩坐着,看茫茫大海,海鸥飞翔。

    “昌平小姐,有件事情,现在有时间了,就和你澄清一下。”许绍烨说道。

    现在,海上行船,要多无聊有多无聊,有的是时间可以谈天说地,但最要紧的竟是澄清一件事——

    “我和周清,不是昌平小姐以为的那种关系。”

    周清听许绍烨提到自己,也转过头来,她看着那红衣服的女孩子,总有不真实感。

    她杀人的一幕,许绍烨不在场,如果在场也会被吓到吧?小小年纪的女孩子不但杀人不眨眼,还拥有那么怪异的杀人方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像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这昌平小姐不是人吗?

    这样一想,周清的脸又白了几分。

    沈昌平看看一脸坦然的许绍烨,又看看脸色惨白的周清,笑着说道:“这只是许公子单方面的澄清。”又叹一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周清小姐真是可怜。”

    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流落荒岛,显然是因为许绍烨的拖累。

    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甘心情愿被拖累,这甘心情愿四字便是女儿家千回百转的心事,然而现在许公子却一本正经澄清两人不是那种关系,不是可怜是什么?

    周清突然明白了沈昌平言下之意,她回神,连连摆手笑道:“昌平小姐误会了,不是烨大哥单方面的澄清,我也澄清一下,我和烨大哥不是昌平小姐以为的那种关系。”

    沈昌平“哦”了一声,原来都是误会,没有心上人,没有定情信物,荒岛惊魂也就单纯是惊魂,并没有夹杂什么感人的儿女情长的故事,顿觉索然无味。

    没有了公子小姐后花园的故事,人间是会少许多乐趣的,茫茫人海也就如这大海一样,无聊无趣了。

    ……

    ……

    沈荣走到沈先良跟前来。

    屋子里屏退了所有闲杂人等,只留主仆二人。

    沈先良问:“查得怎么样了?”

    沈荣禀告道:“小的派人一直在周家门外盯梢,那周琰如今除了养伤并未出门,周娘子起居出行也很正常,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大小姐有关的踪迹。”

    难道这周琰真是被冤枉的?

    沈先良虽然碍于许卫放回了周琰,但还是暗中监视周琰,想要从中找出女儿的行踪,如今看来,这周琰和女儿并未有瓜葛。

    “大小姐与周公子私奔的消息,最早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沈先良心里恼怒。

    沈荣拿出了一幅画,呈到沈先良跟前来,说道:“老爷,你看,大小姐失踪那日,这位画师恰巧在海边写生,这幅画便是当日画下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