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26章 我以为我死了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下车,磨磨蹭蹭什么?!”顾城骁的愤怒的统统写在脸上,他不不高兴的时候就很严肃认真,这一不高兴,真是是见佛杀佛,见神杀神。林浅一浑身哆嗦,刚要后转身,却听到楚墨枫张口地说:“哦…林浅一哆嗦,正要转身,却听见楚墨枫开口说道:“哦……”。...

    “上车,磨蹭什么?!”顾城骁的愤怒全都写在脸上,他不生气的时候就很严肃,这一生气,简直就是见佛杀佛,见神杀神。

    林浅一哆嗦,正要转身,却听见楚墨枫开口说道:“哦……”

    哦!哦?

    林浅懵然抬头,只见楚墨枫乖乖地走到车边,对里面的顾城骁说:“二表叔,等我一会儿行不?”

    二二二……二表叔?

    林浅瞬间石化。

    “不行!”顾城骁看着两人,那怒火直冲小侄儿,也直冲林浅,“我赶时间!”

    “那我的车……”

    “后备箱!”

    楚墨枫感受到二表叔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只好乖乖听话,刚才在林浅面前霸气侧漏的贵公子形象瞬间崩盘,在不怒自威的顾城骁面前,他真的就是小宝宝了。

    林浅双脚似有千斤重,钉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转动眼珠子朝车里看了一眼,小肩膀一抖,差点吓得灵魂出窍。

    她要求他们的关系不在学校公开,好嘛,他确实说到做到,不认她,不叫她,不找她。

    可他那眼神,分明就是要吃了她啊!

    楚墨枫整个人也是垂头丧气的,把自行车一折,轻轻松松就放进了后备箱里,然后,他走上前,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你好好想想再回复我,我等你。”

    “……”我的死期快到了你知道吗?

    楚墨枫上了车,顾城骁换了倒车档,一踩油门直接倒车。

    林浅仍然僵硬地站在原地,挡风玻璃倒映着上面的梧桐树,而她却感受到了来自顾城骁的十万点暴击。

    顾城骁的倒车动作迅猛而又精确,只两秒钟就回归了正途,他握紧方向盘,踩紧油门,车子好似离弦的箭,咻的一下扬长而去,留给林浅的,唯有飘零的落叶,以及萧瑟的秋风。

    林浅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表哥表弟的,她觉得她得回去买墓地了。

    车子开出了学校,在路上开了一段,顾城骁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在学校不好好读书,跟那个女学生乱搞什么关系?”

    以表叔的身份关心一下侄子的学业,他觉得这很正常。

    “我没乱搞啊,我喜欢她,我在追她。”楚墨枫兴致缺缺,丝毫没注意到对方的情绪,反正二表叔一直都这么严肃,他也习惯了。

    顾城骁气得,连正在行驶的车子,都明显地歪了一下。

    “追到了吗?”他压抑着所有情绪,沉沉问道。

    被问到痛处,楚墨枫更加丧气了,摇摇头说:“她拒绝了。”

    顾城骁松了一口气。

    “可我知道她也是喜欢我的。”

    车子又歪了一下。

    “你现在是学生,要以学业为主,”如果楚墨枫够细心,完全可以发现顾城骁规劝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既然她拒绝了,那你最好死了这条心,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

    楚墨枫完全没有领悟到二表叔这极为含蓄的警告,也没有心思去领悟,还在那里闷闷不乐。

    顾城骁见他不回话,懊恼之意更加深了几分,“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二表叔,能轻易就放弃的就不是真心喜欢,这种感觉你不懂。”

    “……”顾城骁顿时语塞,这话是在嘲笑他,还是在嘲笑他?

    “我跟她从高二分班开始就是同桌,我也是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她的,她跟其他女孩子都不一样,疯疯癫癫,却很可爱。”楚墨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粉红回忆里,一点都没有察觉顾城骁濒临爆炸的脸,“不过那时候我还不懂,也不敢透露对她的喜欢,以至于我现在向她表白,她都以为我脑子有病。”

    “……”怎一句心塞了得?!

    “她真的跟其他女孩不一样,不会因为我的家庭而故意接近我讨好我,她喜欢一个人只因为喜欢,不会因为其他,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二表叔,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顾城骁极力压抑着怒火,只有方向盘能感受到来自主人的咆哮,他低沉地说,“不。明。白。”

    “你不明白也正常,毕竟你接触到的异性比较少。”

    “……”方向盘都快被他给拽下来了。

    楚墨枫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样,信誓旦旦地说道:“我不会放弃的,只要让她感受到了我的诚意,我相信她一定会接受我。”

    一个猛烈的急刹,也就刹那之间,顾城骁疯狂地打转着方向盘,在楚墨枫来不及发现任何事情的事情,“砰”的一声巨响,连人带车一头撞上了桥墩,高架桥下面的桥墩。

    楚墨枫的肾上腺激素猛然蹿高,剧烈的撞击让他头昏目眩。

    撞击的瞬间,顾城骁也迷糊了片刻,车内的安全气囊全部弹开,挡风玻璃全花了,但他第一个想到的,依然是楚墨枫的安危。

    “小枫,醒醒,没事吧?小枫……小枫……小枫?”

    楚墨枫慢慢从撞击的惊恐中回过神来,他睁开眼睛,只觉得双眼刺痛,胸口憋闷不已。

    顾城骁即刻解下安全带,拨开安全气囊拖住侄子的后脑勺,“小枫,小枫?”

    只见楚墨枫脸色苍白,嘴唇微抖,双眼充血,呼吸急促,整个人都不太对劲,“小枫,听得到我说话吗?”顾城骁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检查他的头部和背脊等处。

    楚墨枫发出十分微弱的声音,“听……听得到……”

    只是微弱,但并不虚弱。

    顾城骁暂时松了一口气,帮他解开安全带,又把他胸前挤着的安全气囊推开,“深呼吸,深呼吸……好些没有?”

    楚墨枫感觉好了许多,原来刚才的憋闷感是被全安气囊挤压所致,他以为自己快挂了。

    他大呼出一口气,又贪婪地用力吸着新鲜空气,惊魂未定,“二表叔,我以为我死了。”

    顾城骁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头,说:“哪那么容易死?”

    “呼,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肯定能追到林浅。”

    “……”

    外面的警笛声由远至近,交警紧张地敲窗询问,“里面的人有没有事?”

    顾城骁定了定心神,开门下车,“我侄子受了点小伤,应该没有大碍,前面的校车没事吧?”

    与顾城骁同时发生车祸的,还有前面的校车,如果顾城骁没有及时发现异常,没有及时调转车头,后果将不堪设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