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24章 我跟楚墨枫没关系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起了个开头,林渝对这件事的预感越发准,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一个正常地的奔三男人,没对象的也就算了,有对象的怎么会不想那点事呢?更更何况你们也不是在谈对象,你们已“一个正常的奔三男人,没对象的也就算了,有对象的怎么会不想那点事呢?更何况你们不是在谈对象,你们已经结婚了啊,你们可以合理合法地睡在一起了啊,他竟然没碰过你,肯定有问题。”。...

    起了个开头,林渝对这件事的预感越来越准,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

    “一个正常的奔三男人,没对象的也就算了,有对象的怎么会不想那点事呢?更何况你们不是在谈对象,你们已经结婚了啊,你们可以合理合法地睡在一起了啊,他竟然没碰过你,肯定有问题。”

    “我们学校那些谈对象的,哪对没发生过关系?有钱的上酒店上宾馆,没钱的去小树林也能办事。男人脑子里装的全是那种事,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能忍得住?”

    “唉,看他身强体健的样子,原来是徒有虚表,外强中干啊。你也是傻,平常见你挺猖狂的啊,怎么这件事就想不清楚呢?”

    林浅听她这一说,也觉得有道理,“那照你说我该怎么办?”

    林渝微微一笑,略施粉黛的脸上唇红齿白,有着少女的甜美,也有着小女人的妩媚,“你问姐,就对了。林浅,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跟楚墨枫之间是不是有事?”

    “楚墨枫?”这画风,转变得会不会太快了点。

    “你一出事楚墨枫就来找我了,他问我打听你在哪家医院哪个病房,开玩笑,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出卖姐妹的人吗?我想着万一被顾大少发现了你们的奸情,那就不好了,所以我一句半句都没跟他透露。”

    “打住,”林浅郑重说道,“我跟楚墨枫没关系,只是同学。”

    林渝“呸”地一下,“你不讲义气啊,大家都在说南音之所以找人打你,是因为你抢了楚墨枫。”

    “那大家都在说我是汪洋后妈呢,我是吗?”林浅反问一句。

    林渝却不信,“切,我看楚墨枫那着急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你要不是被顾大少提前订走,你跟楚墨枫也能组成一对校园佳偶,气死南音那个绿茶婊。”

    “喂,你越说越不正经,你再说试试?!”林浅语带威胁地说道。

    林渝挥挥手,“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嘛,那你到底出不出院?”

    “出!”

    林浅终于出院了,在医院养了三天,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只是脸上的淤青还没消尽。

    林家打死她她都不会回去,而顾家,她也没脸去,只能搭了林渝的顺风车回了学校。

    夕阳西下,晚霞漫天,暖暖的余晖洒在大地上,把一切都照得金光闪闪。

    校园路两边的梧桐叶都枯了,秋风起,黄色的枯叶沙沙作响,袅袅而下。

    树荫底下,不时有学生走过,或结伴,或独行,双脚走在阳光斑驳的小路上,咔擦咔擦的,别有一番滋味。

    就是在这样美好的夕阳之下,林浅看到了楚墨枫。

    树荫下,他背对着夕阳坐在自行车上,一只脚登在踏板上,一只脚踏在地上,他肩上背着一块网球拍,头戴一顶白色的鸭舌帽,白色的运动套装,白色的球鞋,一回头,半边脸染上了金色的阳光,柔和、平静、英俊,好看到令人窒息。

    这个画面恍若电影镜头,仿佛世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不足以描绘出这一刻的半分。

    林浅呼吸有些急促,舍不得错过这样惊人的画面,甚至连眨眼次数都不由自主地减少了。

    她知道,那是怦然间的——心动。

    楚墨枫看她过来,径自下了车,把自行车随意地往树上一靠,只背着球拍潇洒地走来。

    他一手抓着球包的绳子,一手插在裤袋里,迎风而立,逆光而行,举手投足都是满满的自信和骄傲,随意一撇嘴都是洒脱自然外加气场强大。

    这大概就是出身好的人自身携带的一种叫气质的东西。

    楚墨枫目标明确,直挺挺逼近林浅。

    林浅起先还想低头装作没看到,可人家都走到她脚跟前了,再装作没看到就太假了。

    距离太近,近得她连呼吸都有些压抑,她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有事儿啊?”她刻意漫不经心地问。

    楚墨枫不作声,而是低头凝视着她的脸,斑驳的树影下,她脸上的淤青分外明显,可这样也挡不住她的俏皮靓丽,一双灵动的葡萄眼又黑又亮。

    不可否认,他对她最先有感觉,正是因为这双独一无二的大眼睛,而后让他彻底动心的,是她隐藏在狂妄不羁之下的简单和善良。

    “没事了?”

    林浅又后退两步,“诶诶诶,别往前了……”她伸手撩了一下眉角的头发,双手很自然地往腰上一叉,左脚站定,右脚一踮一踮的,整一个流氓做派。

    “开玩笑,我能有什么事?!”

    楚墨枫早就习惯了她这样,不以为意,他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没事就好,这几天我都担心得睡不着觉,你怎么连电话都不接?”

    这样轻声细语温柔体贴又脸带笑容的楚墨枫,林浅不认识。

    “我干嘛要接你电话?!我们又不熟。”

    这样明显的撇清关系,楚墨枫却不恼,反而还耐心地说:“咱两高中同桌,大学还是同班,这样都不熟,那怎么样才算熟?”

    “……楚墨枫,你今天怎么了?能不能正常一点?”

    “我一直都很正常啊。”

    “不是……你……”林浅苦恼地问,“我们不是一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吗?你什么时候开始想法跑偏的?”

    “这是你的误解,谁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了。”

    “我……”林浅郁闷极了,最烦这种不说清楚又说不清楚的状况了,“楚墨枫,你到底想怎么样?”

    楚墨枫半边身子沉浸在余晖之中,以冷酷出名的禁欲系校草,突然之间变成了暖男,他不疾也不缓,不骄也不躁,青涩的笑容带着一丝小羞涩,说:“我想怎么样你还不明白?”

    “……”

    “也许是我上次说话的方式不对,林浅,我现在正式地清楚地对你说,我……”

    “停!”林浅往后退了一大步,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足足有一米,楚墨枫想说什么她知道,别说现在了,就算是以前单身的时候,她也不敢想这件事啊。

    人家楚墨枫可是正宗的三好学生,家世好、长相好、成绩好,她有自知之明,她可不想祸害楚墨枫这样的优良苗子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