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23章 成了后妈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汪洋那王八羔子在哪个病房?老子要找他算帐!”林浅一打开门就往外冲,撸起袖子准备好大干一场,嘴里骂骂喇喇地口出狂言着,“你个委琐的受精卵,你活该连南音这种绿茶婊都泡将近,“顾城骁你别拦我,老子今天非要报仇不可,他找人揍得我这副鬼样子,我要揍得他连他亲爹都不认识。”。...

    “汪洋那王八羔子在哪个病房?老子要找他算账!”

    林浅一开门就往外冲,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嘴里骂骂咧咧地叫嚣着,“你个猥琐的受精卵,活该连南音这种绿茶婊都泡不到,自己没点屁本事就知道拉帮结伙胡作非为,我……”

    顾城骁双手从她身后一下插进她的胳肢窝,一边一手,轻而易举地将她凌空举起,“诶,诶……放老子下来,老子今天非要出了这口恶气不可……”林浅一边踢腿一边咒骂,“特么的把老子打成这副德性,打人不打脸,江湖规矩都不懂吗?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你们这帮丑陋的土拔鼠!”

    顾城骁抱着她往病床送,可怜的她死命地踮着脚尖都碰不着地面,任她怎么踢甩挥舞,后面的男人都将她举得稳稳的。

    “顾城骁你别拦我,老子今天非要报仇不可,他找人揍得我这副鬼样子,我要揍得他连他亲爹都不认识。”

    “哎呀,姓顾的,你耳聋了?听见没有,放我下来!”

    “啊……”

    顾城骁一丢,林浅一头栽倒在床上,“嗷,很痛啊!!”她蜷着身子,护着脸,不满地抱怨道,“你干嘛拦着我?!”

    谁知,顾城骁抬腿挪了一步,放任着说道:“你去啊,我不拦你。”

    “……”还有这种操作?

    “刚才人家来的时候怂得连床都不敢下,你现在倒是去啊。”

    “……”

    “女孩子家家的,有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你看看你,你听听你说的话,像话吗?”

    “……怎么不像话了?”虽然处于劣势,但不代表她不能为自己辩解,“我就这样,你看不惯可以不管,我没叫你管。”

    顾城骁面不改色,哪怕心里再生气,也能做到淡定如风,“你以为我想管你?我要真管起来,只怕你会后悔。”

    这话不假,当时林浅不相信,直到后来他真正开始插手她的人生,她才知道眼下的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顾城骁斜瞪了她一眼,复杂的眼神中饱含最多的就是失望。

    确实,他对她了解不深,以为她只是一个学生,再不学无术,能坏到哪里去。

    确实,他低估她了,她表面一副弱不禁风的乖乖牌,装乖卖萌楚楚可怜,可实际上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捣蛋鬼。

    才短短几天啊,先是把别人打进了医院,然后是被别人打进了医院,这是正常学生干的事吗?

    这是正常的女孩子,该干的事吗?

    再没了之前发怒斥责的冲动,顾城骁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林浅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开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决绝地离去。

    他穿着军皮靴,走廊上“哒哒哒”的脚步声铿锵有力,快速而富有节奏感,她听得出来,他走得很快很潇洒。

    可是,没了顾城骁的阻拦,房门也敞开着,林浅却没了要去找汪洋的那股狠劲。

    她呆呆地坐在病床上,环顾四周,空无一人,这种感觉熟悉而又讨厌。

    她如愿了,因为没人再管她。

    可她也失落着,因为,没人再管她。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林浅重伤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在校园内外传开。

    同时传开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汪洋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不日就要出国了。

    汪洋出国并不意外,只是在节骨眼上突然出国,事情就显得蹊跷了。

    不知真相的吃瓜群众们在私下意淫了好几个版本,其中一个最为夸张的,就是“后妈说”。

    “大消息大消息,我听说包养林浅的土豪就是汪首富,汪洋替南音出头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目的是不满林浅当他的后妈。”

    “真的假的?”

    “英语系的都在传,错不了,林浅被人打成了重伤,汪首富为了权衡只能把儿子送出国。”

    “汪洋能同意?他不是追南音追得紧么?”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汪洋一走,林浅以后就可以横着走了。”

    “你们说,林浅入学的时候捐的体育馆,是不是汪首富在背后出的钱?”

    “嗖嘎~~~很有可能,林浅怎么看都不像出身好的人,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为了上B大,她真是连B脸都不要了,汪首富的年纪当她爹都绰绰有余。”

    诸如此类的八卦,不绝于耳。

    当林渝把听到的这些八卦愤愤不平地转述给林浅听的时候,林浅简直呆了,她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们身边的同学都是一群脑洞大开的编剧,未来的影视业潜力无穷啊。”

    林渝骂她没心没肺的同时,还不忘追责,“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个说法?顾大少也不表个态吗?”

    林浅摇摇头,“他前天早上走了之后就没出现过。”

    林渝听了不免有些担心,“喂,不是我八卦,也不是我对这个小妹夫有觊觎之心,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娶你,为什么?”

    林浅还是摇摇头,“哪天你知道了,拜托你告诉我。”

    “……”林渝轻叹一口气,转移话题问,“你哪天出院啊?再不去澄清一下,你就真成了汪洋‘后妈’了。”

    “澄清?我找谁澄清去?还是我去学校公告栏贴大字报说我不是汪洋后妈?谁去谁白痴。”

    “那就不管这些疯言疯语了?”

    “怎么管,只怕越描越黑,不如不去理会,时间长了,大家自然就知道是假的了。”

    林渝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喂,你到底哪天出院嘛?出了院去哪?”

    不是林浅不回答她,而是她也不知道,顾城骁就这么一走了之,一句话都没留下,她就连他在哪里都不清楚,奶奶也没有音讯,顾家也没人过来。

    而她,也不敢打电话找顾城骁。

    “有你们这样做夫妻的么,”林渝不禁联想,“这个顾大少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身体有病,娶你啊,八成就是一个障眼法,我看你还是早早打算,另谋出路比较好。”

    林浅找不到替顾城骁辩解的话,林渝的担心,也正是她的担心。

    “喂,林浅,”林渝突然放低了声音,问道,“你跟他有没有……那啥过?”

    “没有,我不愿意,他没有强迫我。”

    林渝一拍大腿,一副“被我猜中”了的模样,“我就说嘛,人家好好的红二代还能娶你一个素昧谋面的小丫头?他肯定那方面不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