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22章 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顾城骁不苟言笑地靠近了她一点儿,郑重发出警告道:“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这声音,这语气,林浅不寒而栗,惟有说实话以求保命,“这件事想来话长简单的来说是汪洋的腿是被我不这声音,这语气,林浅不寒而栗,唯有说实话以求保命,“这件事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汪洋的腿是被我不小心打断的,但是是他自己犯贱帮南音来打我我当然要反击了他打不过我就找人打我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嘶……呼……”。...

    顾城骁不苟言笑地靠近她一点,郑重警告道:“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声音,这语气,林浅不寒而栗,唯有说实话以求保命,“这件事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汪洋的腿是被我不小心打断的,但是是他自己犯贱帮南音来打我我当然要反击了他打不过我就找人打我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嘶……呼……”

    赶紧换了一口气,又问:“听明白了吗?”

    顾城骁早就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他对这种校园男女生之间的矛盾嗤之以鼻,他只是想趁机让林浅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幼稚和愚蠢。

    他冷冷地看着她,一双厉眸像蒙了一层霜雾,让人感觉一下子降温好几度,也让林浅不自觉地慢慢地又将被子拉高了些,直到把眼睛都盖上。

    有些人就是自带威严,林浅在那群混混面前虎得人人称奇,跟十几个男青年对打都毫不示弱,可在顾城骁面前,她连一个对视都不敢,她承认她怕他。

    怕他凶,怕他生气,怕他打人。

    可是,她更害怕的,是他对她失望。

    “遮什么啊,有脸打架没脸见人?”顾城骁一把将被子扯了下来,那张五花八门的小脸啊,那叫一个精彩。

    林浅弱弱地说:“是啊,是没脸了……”

    顾城骁郑重而又严厉地训斥道:“以后遇到事情能不能先找我?幸亏有人报警警察去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你真这么天真地以为你一个人能打赢他们一群人?”

    “嗯。”声音虽然小,但信念不小。

    顾城骁重叹一口气,“你这不长记性的脑子,活该被打。”

    “我也看情况啊,他们要是各个都是武行,我肯定跑,吃什么都不能吃亏,我看是看在他们都一群酒囊饭袋的份上才打的。”

    “……你还有理了。”

    “不就是打架么,我都习惯了。”

    顾城骁倏地一下站起来,怒火中烧,厉声吼道:“你一个小姑娘整天打架打架的像什么样子?!以后再让我知道,我要了你的命!”

    林浅紧抿的嘴唇微微一抖,她一向都不惧怕恶势力,誓与恶势力斗智斗勇抗争到底,可顾城骁这句“要了你的命”,她真的不是拿玩笑来看的,她觉得,他是真的会要了他的命。

    而顾城骁也有两秒钟的哑然,这句警告,他老爹常常用在他身上,而他从没理睬过,只是结合老爹说这话时的青筋暴起联想到自己刚才是不是也这样,他就有点后悔了。

    一个怯,一个悔,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致。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阵骚动,是奶奶焦急万分地赶来了,进门就喊:“小浅,我的曾孙儿没事吧?……哎呀我的老天,你的脸怎么成这样了?”奶奶差点背过去,幸好顾城骁一把扶住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阿城?”

    林浅早就石化了,反正躺在床上,不如装死。

    顾城骁扶着站不稳的老人家,安慰着说:“奶奶您坐,先别急。”

    “我哪能不急,我在家一夜都没睡着!”

    “就是……就是……一群社会青年喝酒闹事,把她给误伤了。”

    “误伤?”奶奶震惊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处于石化状态的林浅。

    “人已经全部抓到了,两伙人打架,喝醉了大脑不清楚,把吃瓜群众也打伤了。奶奶,我们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

    老人家顿时红了眼睛,活到这把岁数,子孙都很争气没叫她操一点心,自从老伴去世,好几年都没有遇到正儿八经的伤心事,可这一件,是她满怀期待的事情,哀伤之情实在不能言语。

    可老人家也知道,孩子没了,最难过最受伤的肯定是母亲。

    “唉,可怜的小浅啊,太无辜了,阿城,你告诉警方,一定要严惩这帮混账东西。”

    “好。”顾城骁也惆怅地点点头。

    林浅反正伤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干脆就背过身去装睡装死。

    奶奶看她这样,还以为她是太过伤心,苦口婆心地安慰道:“小浅,别太伤心了,左右孩子已经没了,别再伤心坏了身子。孩子,你放心,有奶奶在,谁都别想欺负你,谁都别想把你赶出顾家。”

    在顾城骁的再三劝慰下,老人家终于答应先回家,病房里又安静下来。

    林浅昏睡了一整夜此时已经没有睡意,她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顾城骁,只见他正靠坐在沙发榻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补眠还是闭目养神。

    林浅慢慢坐起身,身体就跟年久失修的机器似的,动一动都难。

    但好在还能动,她自己也佩服自己命大。

    顾城骁是个多么警觉的人,一点风吹草动就睁眼了,看到她正狼狈地坐在床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他赶紧过去扶她。

    “都这样了,还想惹什么幺蛾子?就不能安安耽耽躺着吗?”

    林浅唯有无奈地苦笑,“我要清泉嘘嘘一下。”

    “说人话!”

    “人有三急。”

    “……”顾城骁尴尬了一阵,斜眼白了她一下,而后动作麻利地将她打横抱起。

    “啊,喂……你干嘛?”

    顾城骁低眸看她,质问道:“我能对你干嘛?”

    “你对我干的事儿可多了,你别以为你偷亲我我不知道。”

    “……”

    这话让顾城骁如遭雷击,高大的身体一顿,就这么僵硬着杵在原地。

    那感觉,就像小时候做了坏事,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其实早就被人窥探了先机一样。

    但是,顾城骁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他怎么,也就尴尬了两秒,就过去了。

    “放心,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他大跨步地将她抱进病房里单独的洗手间,然后很绅士地退出门外等着。

    林浅还在琢磨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乍一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哇!”的一下大喊出声。

    难怪他会说这话,她现在这副比鬼还难看的丑样她自己都嫌,更别说他了。

    树要皮,人要脸,虽然林浅平时活得毛毛躁躁的,但这脸还是要的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生气。

    三五分钟之后,冲水声还没落下,门就先开了,“汪洋那王八羔子在哪个病房?老子要找他算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