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9章 我可以让你真怀孕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他说话的的时候,故意地迟疑,热气扇起在她的面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如此近距离的贴合,他俊美的面庞有棱有角,剑眉星目英气十足,高挺鼻梁更添立体化感,最性感妩媚的是他的一对林浅很不争气地面红耳赤,特别是在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连心跳都“咚咚咚”的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说话的时候,故意停顿,热气扑打在她的面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如此近距离的贴近,他俊朗的面庞有棱有角,剑眉星目英气十足,高挺鼻梁更添立体感,最性感的是他的一对薄唇,七分怒意三分笑意,一张一合魅力十足。

    林浅很不争气地面红耳赤,特别是在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连心跳都“咚咚咚”的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这段时间你最好好好跟我配合,不然你在顾家的日子会很难过。”

    “可我又没真怀孕,你这样欺骗老人家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既然你这么担心‘没怀孕’这事,那我可以让你‘真怀孕’。”

    “……”林浅的思绪果断清醒,提醒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是签了我的合同的。”

    顾城骁才舒展开来的眉头又微微一皱,不过,他确实收起了力道,不再那么蛮横地禁锢她了,“你呀!”他重叹一口气,翻身而下,静静地躺在她的旁边。

    床很大,足够两人躺着且互不干扰,林浅瞎担心了好一阵,直到对方很久没有动静,她才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这个顾城骁就是在耍她玩的。

    唉,看来拼脑力,她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好一会儿,正当林浅睡意泛滥之时,顾城骁突然说:“以后无论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想成为我的妻子为止。”

    林浅瞬间清醒,睡意全无,她从来都不是声控,可是在这样寂静的夜里,顾城骁沉稳浑厚的声音,比那大提琴还要好听,不重,却狠狠地敲击着她的心房。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突然要娶我?”

    这是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第一次他以沉默回应,这一次,他轻声问道,“你真的不认得我?”

    “我……我应该认得你吗?”

    “那天晚上的事你都忘了?”

    “哪天晚上?”林浅努力地搜索着曾经与顾城骁的交集,可是真的没有啊,在大伯家那次就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顾城骁欲言又止,他刻入骨髓的事情她却懵然不知,他心中愤愤不平的。

    难道,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在乎这种事?

    难道,真的是我太古板太保守了?

    “哪天晚上啊?”林浅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被吊着胃口,追问着,“到底什么事嘛?你别卖关子行不行?”

    “没事!睡觉!”顾城骁不悦地起身,去柜子里拿了一条薄被出来,躺下一盖,真睡觉了。

    “诶你……”林浅抿着唇,好不容易平息了他的怒火,她不想再挑衅他了,扯过另外一条被子盖上,身子往边上挪了挪,也睡觉了。

    一张床,两个人,楚河汉界,界限分明。

    ——

    在顾家几天,林浅渐渐习惯了顾家的家风和做派,顾城骁并不像她认知中的军官一样常年呆在部队,而是跟白领一样早出晚归,她想象中的顾城骁一出去就半年之后再回来的情况根本不会有,他天天都回来。

    虽然顾家家风严明,但好在还有个老顽童在,林浅特别喜欢奶奶,奶奶也特别喜欢她。

    隔了两辈的祖孙俩,可谓情投意合,有时候疯闹起来,连顾城骁都看不过去。

    那一天,他们等了好久都不见林浅回来。

    “小浅平时比你早回来,今天都这个点了还不回来。”奶奶有些担心,“你就不应该答应她自己上下学的要求,她一个孕妇路上要是出点什么状况,可怎么得了?”

    顾城骁看了看时间,也觉得不妥,“奶奶别着急,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他心中暗自庆幸,幸亏与林浅互留了电话号码。

    可是,他还没拨通,林浅的电话就先进来了,“喂,都几点了,还知道回来吗?”

    “请问是林浅的朋友吗?”

    顾城骁一顿,语气立刻变得生疏而又凝重,“是。”

    “先生您好,我这里是B市军区总医院急诊室,林小姐刚刚被送过来,意识模糊,我们只问出了她的名字,她现在昏迷不醒正在抢救,我们是在她口袋里找到的手机,不知道您是否方便过来一趟?或者联络一下她的家人……”

    顾城骁越听越灼心,没等对方讲完就说:“我立刻过来。”

    军区总医院

    天色已经擦黑,当顾城骁的车驶近医院大门的时候,门卫第一时间认出了他的车,不但立刻放行,还主动上前询问。

    “顾首长,来总院有事?”

    顾城骁面色深沉,眼神尽是焦急,“劳烦帮我停下车,我有急事。”

    “诶,好,您忙去吧。”

    总院的车位十分紧张,外来车辆排上两小时都未必能进,顾城骁直接停下,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往急诊室跑。

    急诊室里,除了医生护士,还有警察。

    护士看到顾城骁,意外之余也十分恭敬,得知他是为了林浅而来,更是诧异不已。

    “顾首长,这是林小姐的手机,她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不清楚了,医生怀疑是脑震荡。”

    “进去多久了?”

    “半个小时。”

    “怎么伤的,车祸?”

    护士如实答道,“看伤势像是被打的。”

    “被打?”这样的结果让顾城骁震惊不已。

    “嗯,人是警察送来的。”

    顾城骁眉头紧蹙,望向前来办事的警员,急急问道:“被谁打的?”

    警员是第一次见到顾城骁本人,先是毕恭毕敬地敬了一个军礼,而后说道:“报告首长,我们是五点四十接到朝阳群众报警,说八字桥边有人聚众斗殴,我们立刻出警,五点五十在八字桥河道边发现了他们,全都是社会青年,一听到警鸣声就跑,我们一发现伤者就赶紧送来了。我同事正在调取现场监控,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顾城骁恳切地说:“请尽快。”

    “是!”

    这时,护士提醒了一句,“顾首长,最好联系一下林小姐的直系亲属。”

    “我是她丈夫。”

    护士:“……”

    警员:“……”

    在场的所有人:“……”

    顾城骁——老司令员的独生子,全军最年轻最英俊的少帅,成就最卓越的天之骄子,竟然,结婚了……

    顾城骁——结婚了!

    结婚了!!!

    他一句“我是她丈夫”,碎了多少心怀梦想的女人的心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