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7章 一山还比一山高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晚饭后,林浅乖乖地坐在沙发里看电视,顾城骁正襟危坐,不时向她投去发出警告的目光。奶奶拿着手机,极富威仪地对电话里的儿媳说:“你甭给我唧唧歪的了,这个孙媳妇我很不满意奶奶拿着手机,极具威严地对电话里的儿媳说:“你甭给我叽叽歪歪的了,这个孙媳妇我很满意,城骁终于做了一件让我高兴的事情,你少来瞎掺和。”。...

    饭后,林浅乖乖地坐在沙发里看电视,顾城骁正襟危坐,时不时向她投去警告的目光。

    奶奶拿着手机,极具威严地对电话里的儿媳说:“你甭给我叽叽歪歪的了,这个孙媳妇我很满意,城骁终于做了一件让我高兴的事情,你少来瞎掺和。”

    叶倩如气得差点背过去,“妈,不是您自个儿说喜欢沈家那个千金,还要亲自出马吓走林浅的么?”

    奶奶:“可我现在我更喜欢小浅,怎么了?我还没有喜欢谁的自由了?”

    叶倩如年轻的时候也常常受到婆婆的刁难,如今终于多年媳妇熬成婆,谁知道她这个当婆婆的还没把儿媳妇怎么样,她的婆婆就把她的儿媳妇给护起来了。

    这让她心里更加的憋屈,“妈,咱讲讲道理,我和顾源都不同意这门婚事,林浅这个丫头真的不适合城骁。”

    “我看挺好的,你别说了,我还等着他们给我生个玄孙子呢,就这样,挂了!”

    老太太说挂就挂,林浅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电话那头的顾城骁老妈有多气愤。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

    顾家大宅里,叶倩如气得血压飙升,“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老爷子,你妈是不是老糊涂了?”

    昨天儿子一意孤行带林浅回家,还先斩后奏领了结婚证,儿子不听老妈的劝,她只能向老太太求助,把希望寄托在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一听,也是气得不行,捶胸顿足地骂顾城骁鲁莽,还打包票说这件事包在她身上。

    她是放了一百二十个心让老太太出面的,结果,等来的结果却是这。

    “老爷子,你说你妈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对?她就不想想她孙子的终身幸福吗?”

    顾源紧拧着眉头,只剩下叹息声。

    “看看那个林浅,男不男女不女,跟个流氓似的,城骁怎么会看上她?我真的搞不明白啊。”

    叶倩如在屋里踱来踱去,越想越不对,“不行,不能让她生下城骁的孩子,绝对不行!”

    顾源警告一句,“那也是你孙子,你别乱来。”

    “那就看着你妈和那个臭丫头结成同盟?”

    “这件事我会再找城骁谈谈,你稍安勿躁,毕竟人家怀了你孙子。”

    “……”无论如何,林浅再不堪,那骨肉总是顾家的,是她嫡亲嫡亲的孙子,她一拍大腿挫气地重叹一声,“唉,气死我了!”

    城邸,老太太慈眉善目地看着林浅,拉着她白嫩嫩的小手,越摸越喜欢,越看越喜欢。

    “这肚子有几个月了?”

    “……”林浅向顾城骁投去求助的目光,嘤嘤嘤,我该怎么回答?

    顾城骁轻咳一声,“咳咳,奶奶,她刚怀。”

    老太太笑得嘴角都开了,“好,好,刚怀是看不出来的,太好了,明年开春我就能看到我的玄孙了。”

    林浅挤了挤眉头,这玩笑开大了吧?!

    奶奶当天就在城邸住下了,城邸多的是房子,本来奶奶的房间在副楼的二楼,但奶奶以一个人住在副楼太冷清为由,非要住在主楼的二楼。

    于是,关于睡觉这件事,问题就来了。

    “城骁,小浅,你们早点睡。”

    奶奶就坐在二楼小客厅里,名为看连续剧,实为监督小两口。

    姜还是老的辣。

    虽然顾城骁以负责为由娶了怀孕的林浅,但老人家始终不相信自个儿的孙子会如此鲁莽,更何况,她以前从未听孙子谈起有女朋友一事,突然闪婚,又突然宣布怀孕,她总觉得事有蹊跷。

    所以,她要亲自验证。

    林浅是被顾城骁硬拉进主卧的,房门一关,林浅就跟躲避病毒似的离开他三米远,“呐呐呐,我可不跟你睡。”

    顾城骁冷峻的眼神狠狠地剜了她一眼,却又带着三分宠溺七分无奈,留恋地看了她一眼,“坐。”

    “不做,谁要跟你做,白纸黑字的协议都签好了,你自己签的,一切行为需在对方自愿的前提下才能展开,而且你都亲口跟我说绝对不会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现在我不同意,你别想霸王硬上弓。”

    看着这位絮絮叨叨的小朋友,顾城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一指沙发,解释道:“我是让你坐下。”

    “……”好吧,是我想多了。

    “林浅,虽然很突然,但领证这件事我没逼你吧?”

    林浅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干笑一下,“呵呵,是,是,我那不是跟奶奶开玩笑呢么。”

    “是你自己同意跟我走的,我没逼你吧?”顾城骁又问。

    “是,是,你说得都对。”在背后说人坏话又被撞见,真的太尴尬了。

    “我不管你是一时冲动,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林浅没有反驳,虽然领证确实是自己一时冲动,但说到底,她还是要谢谢他带她离开林家的,所以她认错的态度也十分诚恳,“好啦,我错了,我不该在你背后说你坏话,可我真的只是开玩笑,奶奶不也是开玩笑么。”

    顾城骁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不说她吧,她的行为他真的看不过去,说说她吧,显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格外的小气。

    古人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确实如此。

    “那个……以后我自己上下学就行了,你别让你家司机接送我了,在学校太扎眼了。”

    “还有,别让你家厨房给我准备早餐了,我去学校的路上随手都可以解决。”

    “还有还有,明后天刚好是周末,我一早就约了同学去徒步爬山,明天晚上我不回来了,先跟你说一声。”

    林浅越说,顾城骁的脸色就越沉,她怯怯地说:“要不,咱互相留个电话,有事电话联系?”

    顾城骁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他原有的闷气还没完全消除,她又嫌弃他的各种安排,好像他打乱了她的人生计划似的,他心中的怒气不打一处来,心窝子里攥着一团火焰,蹭蹭蹭地往上冒。

    这时,房门的锁突然“咔”的一声,奶奶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进来。

    顾城骁的反应尤为敏捷,在林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转换座位坐到了她的身边。

    “你……”

    二话不说,他直接俯身过去,一手圈住她的细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以嘴封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