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5章 她就是一个笑话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林浅伸手一揽搭上林渝的肩膀,嘴角带笑,眼梢带勾,一双玲珑玉腿还一边走路一边踮,跩得跟个二大爷似的。“哈哈哈,我也觉得我帅,我怎么能那么帅呢?哈哈哈哈。”林渝也笑得花枝乱颤,“哼...

    林浅伸手一揽搭上林渝的肩膀,嘴角带笑,眼梢带勾,一双玲珑玉腿还一边走路一边踮,跩得跟个二大爷似的。

    “哈哈哈,我也觉得我帅,我怎么能那么帅呢?哈哈哈哈。”

    林渝也笑得花枝乱颤,“哼,刚才南音气得脸都黑了,太爽了,这个贱人平时总跟我攀比作对,这下好了,自食恶果,大快人心。”

    “瞧你那没出息的小样儿,她还能比得过你?”

    “虽然我瞧不上她,但她总在我面前碍我的眼,每天上课都要看到她那张抹上了十斤粉底的脸,扎眼!”

    “人家可是校花,你这是嫉妒得眼红吧?”

    林渝一听,跳着脚说:“她也是校花?自封的校花能算校花?”

    林浅莞尔一笑,安慰道:“她就是一个笑话,你才是B大的头牌校花,嗯哼。”

    林渝斜瞪她一眼,一把将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挥掉,“我呸,林浅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头牌,说得这么难听。”

    “狗嘴里当然吐不出象牙了,特别是像我这么可爱的小泰迪,汪汪汪,哈哈哈。”

    “……”

    “哎呀,林校花,天色不晚了,你再不回家,你家的母夜叉又要发飙了,以前还有我给你当挡箭牌,现在只能你独挡一箭了。”

    林渝白了她一眼,明明是在担心她,非要说这话气她,这很林浅。

    “喂,林浅,你跟我说句实话,那个顾家大少爷……”

    “你老打听人家老公是咋回事儿?”

    “……”

    “昨天我看你也看着我那人傻钱多的男人犯花痴,怎么,对他有想法?你个小禽兽,人家可是你妹夫。”

    “你妹啊。”

    “诶,我不就是你妹吗?”

    “……林浅,我撕了你的嘴你信不信?!”

    林浅摇摇头,吐着舌头大笑,“我!不!信!哈哈哈哈哈。”

    “……”

    两姐妹说说笑笑一直到了校门口,才分道扬镳,此时天色也微微暗了下来。

    林浅正准备往地铁站走,后面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追了上来,就停在她的前脚。

    “少奶奶,”张开喊住她,停车,开门,赶紧下车邀她,“少奶奶,请上车,我来接您回去。”

    林浅一怔,这车是早上送她来的车,这人也是早上送她来的司机,顾家还真把她当回事啊,她想。

    “大哥,谢谢你哈,我正愁找不到回去的路呢,我还不太熟。”

    “少奶奶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少奶奶请上车。”

    林浅往前一步走,刚要抬脚,回头笑着提议道:“要谢的,要谢的,大哥,我请你吃火锅吧。”

    “不敢,少奶奶,大少爷还等你回家吃饭呢。”

    林浅突觉背后一阵阴冷,这句话听着怎么有点惊悚啊,她干干地笑笑,说一句“好吧”,就坐进了车里。

    原本她就是一个野丫头,来来去去都没人管,突然一夜之间,来去都有车接送,回家还有一屋子下人伺候,这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她平白无故享受着这种不正常的待遇,她这心窝里啊,一点都不踏实。

    车子一直往前开着,林浅看着窗外,默默地将路线记牢。

    越往前开,她就越诚惶诚恐,好家伙,帝都最昂贵的地段不就在这里么,寸土寸金的天价房,是财富的象征,更是权势的象征,也是寻常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

    这不是凤凰住的地方么,我一只麻雀,就算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啊。

    车子驶进城邸必经的小径,前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拄着拐杖慢慢悠悠地走着,张开谨慎地放缓了车速。

    就在车子与老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车门突然“砰”的一声作响,林浅亲眼看到路旁的老人应声倒下。

    “停车!”她本能地大喊一声,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我下车看看。”

    张开有些不放心,提醒一句,“少奶奶,我们的车没碰到她,现在碰瓷的老人很多。”

    “既然没碰到,那你担心什么,我下去看看。”

    林浅开门下车,只见老奶奶整个人倒在车后面。

    或许是没想到车里的人速度这么快吧,老奶奶眼见离车有些远,又往后车轮挪近了些,整个人就差没往车底钻了,一见有人下车,她赶紧哀嚎起来,“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啊……撑不过今天了……”

    林浅没有错过老奶奶那灵活的微调,但也不准备揭穿她。

    “奶奶,你怎么了?”

    老人伸手哆哆嗦嗦地指着他们的豪车,“小姑娘,你有眼睛,没瞅见啊?”

    林浅装起傻来,“啊?瞅见啥啊?”

    老人招招手示意她蹲下身,说:“你们的车撞到我了,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林浅蹲下身子一瞧,笑着说:“奶奶,我们的车是往前开的,怎么也不会在后面撞到您啊。”

    老人虽然满头银丝,但眉清目秀,精神矍铄,所谓鹤发童颜正如她这样。

    重要的是,林浅看到老人的第一眼,就想起了自己的亲奶奶。

    “我好端端在走路,是你们的车开过,来了风,把我给推到了,追根究底就是你们的车的责任,也就是你的责任。”

    这明摆着的碰瓷,林浅却没有揭穿,还笑着逗趣道:“好,我的责任,我认,那奶奶,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老奶奶摆摆手,“我才不去医院,那医院啊,去了就出不来了。”

    “那您想怎么样?”

    “小姑娘,我要到前面去,你载我一程可好?”

    “您要到前面去?可您刚才分明是往后走的。”

    老奶奶支支吾吾又说不上话来,林浅抿嘴一笑,爽快地答应了,“行,奶奶,您想去哪我送您去。”

    “真的?”

    “真的啊。”

    “哎呦,太好了,谢谢你,小姑娘。”

    “我叫林浅,奶奶,我扶您起来吧。”

    “诶,好啊,小浅。”

    林浅扶着老奶奶站起身,张开见状,忍不住过来制止,“少奶奶,人家摆明是讹咱们,你怎么……”

    “讹就讹吧,跟老人家计较什么。”

    “你……”

    “别说了,开车吧,先把老奶奶送到。”林浅小心翼翼地扶着老人上车,“奶奶,您小心碰头,慢点,慢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