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3章 誓把林浅踩死为止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从林渝那里,林浅明白了关于她的传闻风波。她是传闻风波的主人公,可她却是最后一个明白的,是搞笑有趣。“那个顾大少是一个人傻钱多的主,家里佣人一大堆,什么都不需我她是传闻风波的主人公,可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也是搞笑。。...

    从林渝那里,林浅知道了关于她的传闻风波。

    她是传闻风波的主人公,可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也是搞笑。

    “那个顾大少就是一个人傻钱多的主,家里佣人一大堆,什么都不需要我干,比在你家轻松多了。”

    “我听我爸说顾家很厉害,这种人家规矩也多,还不如我家自由呢。对了,我爸勒令我们不准把你嫁人的事说出去。”

    林浅冷哼一声,“哼,你爸还指望着我回去你家当牛做马,一辈子不能翻身?真是奸诈小人。”

    “喂,那是我爸,你别侮辱他。”

    “说他是奸诈小人都是轻的。”

    “你……”

    就在这时,林浅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呀,我班主任……”

    林渝立刻闭嘴,凑到她手机边去听。

    “林浅,下课了吧?”

    “嗯嗯嗯,刚下刚下。”

    “那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林浅笑呵呵地问:“行啊,要不要顺便给您带一杯咖啡?”

    班主任凶着训道:“别嬉皮笑脸的,自己闯的祸自己不知道吗?赶紧过来!”

    “哦……”

    林渝不放心,一定要跟着林浅一起去,到了才发现,办公室里已经聚齐了许多人,包括她的死对头南音在内,学生加上家长,不下二十人。

    林浅愣头青似的要进去,林渝一把将她拉住,“你傻啊,他们这么多人,吃亏的肯定是你。”

    “这你就甭替我担心了,这么多年姐也不是白混的。”

    林渝白了她一眼,“谁是姐?”

    林浅摸了一把她娇嫩的小脸,眉眼一勾,说:“你,你是姐,乖啦,在外面等我的好消息。”

    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早就习惯了她的鬼把戏,林渝肯定要小鹿乱撞的,瞧瞧那遮眼的短发,瞧瞧那勾人的小眼神,瞧瞧那恰到好处的微笑唇,一般不知道她是女儿身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住撩?!

    “你给我正经点。”

    林浅不作声,只往后朝她挥挥手,就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门口。

    “报告。”

    里面众人闻声,齐齐往门口看,“她就是林浅。”南音愤恨地喊了一声,众人的眼神立刻变得狠厉,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进来,”班主任也很担心,招招手说,“过来我这边。”

    林浅依言走到班主任身边,不卑不亢地以笑脸示人。

    她粗粗扫一眼在座的人,除了班主任和几位校领导之外,有昨天见过的干架的男生女生,也有没见过的他们的家长。在家长面前,他们一个个的都成了乖宝宝,完全没了昨天打她时候的狠劲。

    让她好笑的是,他们一个个的全都鼻青脸肿不说,有的胳膊打着石膏,有的裤子脱了一边露出大腿上的淤青,有的脱了上衣露出背上的抓痕,总之每个人都带着让家长心痛不已的伤。

    连没有参与的南音都身负重伤,她的右脸上有三道抓痕,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耳垂,重的地方还有血迹,很明显是被打了一巴掌。

    对于一个年轻貌美靠脸吃饭的播音系校花来说,这三道抓痕简直要了她的命,更要了她父母的命。

    “你家长呢?”其中一个学生家长质问道。

    班主任刚要开口解释,林浅直接说:“我可以负责,不用叫家长。”

    “哼,你负责?我儿子的前途你一个小孩能负责?”

    “就是,我们是看在学校领导的面子上才不报警的,你不把你爸妈叫来,我们立刻报警。”

    校领导一阵紧张,班主任连忙出来劝慰,“各位家长不要激动,打架不是林浅一个人,要是报警处理,对孩子们的前途都不好。”对学校的声誉也是一击重创。

    “林浅,”班主任用斥责的口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说说。”

    林浅撩了一下头发,一手往班主任椅子靠上一搭,踮着小二郎腿,开始叙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讲了一遍。

    “你瞎说!”南音跳出来说,“我才没有,大家都可以给我作证,是林浅在半路堵住我的去路要打我,他们都是看不过去来帮我的,哪知道林浅连他们一起打,还说他们多管闲事。”

    “是,就是这么回事。”

    “对,打女生的事我们最看不过去。”

    “对对对,开始我们还以为是男生打女生,我们兄弟几个都看不过去。”

    几个男生还挺幽默,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调侃林浅不男不女,几个人都对了口供,誓把林浅踩死为止。

    南音哭得梨花带雨,咸咸的眼泪流在脸上,伤口都刺刺麻麻地疼,她哽咽着说:“林浅,我知道你从高中开始就看我不顺眼,因为我举报过你考试作弊,但是,作弊本来就是不对的,你应该自我反省,而不是怀恨在心。”

    林浅气得牙痒痒,你丫的真够阴险的,不但颠倒是非黑白,还提这种陈年往事,你不提我还忘了,你提了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作弊关你什么事?!!!

    家长们听了,无不摇头,议论纷纷,“这种学生的品质也太差了吧。”

    “就是,怎么考上B大的?”

    “是不是高考也是作弊的?”

    “家长也不管管,太不像话了。”

    “这种学生应该立马开除,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林浅不甘示弱地拿出手机,大吼一声,“够了,我有视频为证。”

    什么?视频?南音和几个学生都怔了一下。

    南音斜瞪了一眼陈聪,用眼神质问他——你不是说那附近的监控都删除了吗?怎么还有?

    陈聪默默地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林浅把点开视频,将声音调到最大。

    ——“1、2、3……8、9,南音,你上不上?要不要算上你?”

    ——“十分钟后我看你还嚣不嚣张得起来!给我上,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摆平。”

    原来,这段视频是林浅自己录的,从南音一伙人包围她开始,她就偷偷地按了录制,虽然画面模糊不清,但声音是很清楚的。

    这叫嚣的声音,分明就是刚才柔柔弱弱的南音的声音,南音父母都错愕不已,大家都错愕不已。

    “不,不,爸爸妈妈,这一定是林浅伪造的,这不是我在说话。”南音一边哭一边说,极力为自己辩解,“林浅平常就爱打架惹事,不信可以问别的同学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