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2章 我赶着投胎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老半天,“林浅被重口味大款包了”的消息就传开了整个校园。也传向了楚墨枫的耳朵里。下课后铃声响了,同学们蜂涌似的回去寻食,林浅擦一擦嘴角的口水也传到了楚墨枫的耳朵里。。...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半天,“林浅被重口味大款包了”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校园。

    也传到了楚墨枫的耳朵里。

    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蜂拥似的出去觅食,林浅擦一擦嘴角的口水,拿起书包也准备走。

    “等等!”

    林浅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转回头,只见楚墨枫站在比她高三级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叫我?”

    楚墨枫往下走了三步,与她同站一个台阶上,依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脸上的伤没事吧?”

    “没事啊。”

    楚墨枫凑近了些仔细看了看,左脸的眉骨和颧骨处有着很明显的淤青,左脸也比右脸要肿一些。想到事情是由自己引起的,他多少有些抱歉,“你昨天就应该告诉我,我的号码你不是有吗?”

    “告诉你干嘛?打都打了,况且我又没吃亏。”

    “是啊,你是没吃亏,把三个人打得进了医院,是要挨训了。”

    “训就训呗,我又不是第一被训,我早习惯了。”

    “我替你去解释。”

    林浅疑惑地笑了起来,“你解释什么啊?又不关你的事。”

    “南音堵你这事,不就是因我而起吗?”

    林浅笑得更加灿烂,摇摇头说:“女人之间的战斗,男人不用凑热闹。”

    “……”楚墨枫被堵得很没面子,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向女孩子示好,却被拒绝。

    “让让,我要去食堂,晚了没位置。”

    可是,她才跨出一步,楚墨枫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昨天你问的问题我回去慎重考虑过了,我同意你的请求。”

    “什么问题?什么请求?”林浅一脸懵逼。

    短短两天遭遇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搞得她都有点精神分裂了。

    楚墨枫没有回答,转而说:“关于今天早上你的传言,我是不会相信的,我相信你的人品,更相信自己的眼光。”

    林浅更懵了,“我什么传言?”

    “楚墨枫,你今天脑子被门挤了?哈哈哈哈……”说着说着,她自己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你该吃药了,可惜我这儿没你的药,哈哈哈,拜了,周末愉快。”

    她将书包往肩上一甩,绕过他,笑着就要离开。

    楚墨枫只伸出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他的脸上,有着惯有的高冷,不同的是,此刻还多了几分柔情和耐心。

    他凑近她的脸,说:“你自己问的问题你不知道?”他放低了声音,提醒她一句,“昨天你骑在我背上问的。”

    他越是凑得近,林浅就越是本能地往后仰,小心脏砰砰砰地乱跳着。

    楚墨枫等不及她回想,又说:“你问我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

    “我经过慎重考虑,现在正式回答你,好。”

    “……”什么情况?

    “咳咳咳咳,”林浅一抬胳膊甩开他的手,后退两步直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你别逗我玩行吗?”

    楚墨枫一脸认真,“你看我像是在逗你玩吗?”

    “那是我逗你玩的,大哥,让让,我赶着投胎。”不等楚墨枫阻拦,林浅抬腿就跑,像一阵风,一闪就不见了。

    楚墨枫又难堪又窘迫,他设想过无数个画面,比如林浅因为太激动而抱着他喜极而泣,又比如林浅因为太高兴而手舞足蹈,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林浅会一走了之。

    他几乎每天都要收到女生的情书,有时候一连好几封,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女生的目光,而他对这种倾慕的目光早已经习惯了。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接受谁,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有了喜欢的人。

    被拒绝这种情况,他没遇到过,也没有想到过。

    今天,是第一次。

    林浅一口气跑到了楼下,还没从楚墨枫的“疯言疯语”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路过的女学生们明目张胆地对她指指点点。

    “看,那就是林浅,你肉眼能看出是男是女吗?哈哈。”

    “肉眼看不出,脱光了肯定看得出来,这人真不要脸,简直是败坏B大的风气,有辱校门。”

    “这回她捅了大篓子,把B市首富的儿子都打得进了医院,看她那个重口味的金主敢不敢出面帮她。”

    “我想,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得罪首富吧?”

    这些话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林浅的耳朵里,又臭又恶,她一向来都嫉恶如仇,在林家吃多了亏,到了外面就吃什么都不肯吃亏,她斜眼扫向那几个女生,刚要说话,却听林渝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别人背后乱嚼舌根,这就不是败坏B大风气了?”

    女生们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识趣地跑开了。

    林渝气鼓鼓瞪了那些人一眼,低声骂了一句,“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林浅,你闯大祸了你知道吗?”

    林浅什么都不知道呢,只在女生们刚才的议论声中听出了一二。

    “你老实告诉我,你昨天那副鬼样子是不是跟人打架?”林渝板着脸训道,“你还骗我说摔的,你当我傻啊?”

    林浅笑意浅浅地说:“你就是傻啊。”

    林渝上前就拧了她的胳膊一下,一跺脚,心烦气躁地说:“林浅,你还拿我寻开心,你知道你把B市首富的儿子打伤了吗?”

    “哦,刚才听她们说了,哪个?肥头猪耳那个,还是尖嘴猴腮那个?”

    “林浅,你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聚众斗殴,伤人性命,你会被学校开除的。”

    林渝只比林浅大了两个月,受家里人的影响,林渝也会对林浅大呼小叫,一有不开心也会拿林浅出气,但是,如果林浅出事,她也会担心不已。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吧。

    两人是姐妹,是闺蜜,是挚友,同时也是损友。

    林浅对林渝的感情可以归类为,只要你开心,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而林渝对林浅的感情可以理解为,我可以欺负你骂你打你,但是,我就是不准我以外的其他人欺负你骂你打你。

    见林渝气得眼眶都红了,林浅伸出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说:“放心吧,他们几个人打我一个,要开除,也是他们开除,我只是正当防卫。”

    林渝还是不放心,话题一转就转到了顾城骁的身上,“那个顾大少对你好吗?会不会出面帮你?你的传闻又是怎么一回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