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1章 浅爷身上好多故事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顾城骁纳闷儿地被邀到了西餐桌旁,此时主位上了放着一张纸,纸上有条有款,还挺像那么回事。一看,抬头一看上面写到:第一,鉴于本人但是学生,为了不很大影响学业,婚姻关系严禁向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顾城骁纳闷地被邀到了西餐桌旁,此时主位上已经放着一张纸,纸上有条有款,还挺像那么回事。

    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第一,鉴于本人还是学生,为了不影响学业,婚姻关系不得向外透露;

    第二,各自生活互不干涉,互相尊重个人隐私;

    第三,一切行为需在对方自愿的前提下才能展开。

    顾城骁看着这份类似契约一样的东西,几次将体内的洪荒之力压下,敢情他这是娶了一个只能看不能碰的花瓶啊。

    因为不熟悉,林浅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变化,迫不及待地催促道:“你有意见吗?”

    顾城骁抬头看着她,幽深莫测的眼睛犹如一潭深渊,他郑重道:“林小姐,你是成年人,应该知道‘结婚证’的作用,难道你认为我娶你是玩玩的?那么我现在很清楚地告诉你,关于结婚这件事,我很认真。”

    再没有比这件事更加认真的事了,不止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你夺了我的处男之身,理应对我负责。

    林浅吓得小肩膀都在颤抖,嘤嘤嘤嘤,兵哥哥好凶,好怕怕。

    顾城骁一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一下子就心软了,自己酿的果自己吞,自己发的火自己受,他尽量缓和着语气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是真心要娶你,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你可以相信我,依靠我,遇到问题也可以找我商量。”

    比如说,前天晚上为什么会那个样子躺在我的床上?

    再比如说,昨天到底是被谁打成这样的?

    林浅忽然嘴巴一扁,眼睛一酸,盈盈眼泪就出来了,她哽咽道:“可我还没做好准备嘛。”

    她这一哭,顾城骁就严肃不起来了,算了算了,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个什么劲儿,他拿出了平生最大的耐心,像爸爸哄女儿一样哄着说:“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林浅满意地点点头,擦干眼泪,立刻露出了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来来来,签字画押。”

    “……”我是不是在自找罪受?

    顾城骁回房洗澡,林浅自得其乐地下楼用餐,不但脱离了林家,还有了一个人傻钱多的靠山,重点是不用耽误学业,这实在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刚好被她给捡到了啊。

    怀着一种小人得志的兴奋感,林浅兴高采烈地走下楼。

    就在这时,楼下众人齐刷刷地鞠躬欢迎,“少奶奶好!”

    唉呀妈呀,林浅心肝一抖,脚底一滑,吓得一个不小心跌了一跤,屁股重重地摔在台阶上,还不受控制地往下滑了两个台阶。

    “少奶奶小心~~”楼下众人吓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尖,站得最近的年管家眼疾手快地奔上去扶她,“少奶奶,您没摔着吧?”

    林浅受宠若惊的程度绝对不亚于在光天化日之下见到了传说中的UFO,她战战兢兢地扶着栏杆站起来,后退两步说:“我没事,你不用扶我,你自己下去。”

    年管家愣了一下,随后听话地鞠躬回应,“是的少奶奶。”

    “……”这一刻,林浅的脑海里是完全凌乱的。

    要知道,她在林家可是最底层的丫鬟啊,这到了顾家,就成了顶层的主人,一夜之间如此巨大的转变,一度让她以为这是在做梦。

    “啪啪”两下,她狠狠地打了自己两耳光,“哇,好痛。”她龇着牙咧着嘴,用力地揉着自己的脸,昨天的伤还没好呢,嘤嘤嘤。

    别说林浅吓到了,下人们也都吓到了,虽然年管家已经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但少奶奶本人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短头发、白T恤、背带破洞裤、脏球鞋,耳朵上一排耳钉,还都是黑色骷颅头造型,整一个非主流假小子。

    似乎,脑子还有点问题。

    林浅揉着摔痛的屁股,一瘸一瘸地走下楼,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也很不好意思。

    年管家小心翼翼地伺候道:“少奶奶,用餐这边请。”

    “哦,谢谢。”

    年管家看她一直在揉,又说:“我马上联系医生为少奶奶诊断一下。”

    “啊?不用!”林浅断然拒绝,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摔了一跤而已,又没事。”

    她来到餐桌前,一下就被那精致多样的早餐给吸引住了,西式的面包奶酪培根热狗等等,中式的面条馄饨豆浆油条等等,应有尽有。

    “少奶奶,因为还不知道您的口味,所以厨房多做了一点,您喜欢吃什么就选什么。”

    确定这叫多做了一点,而不是满汉全席吗?林浅受宠若惊,“好,大家一起过来吃啊。”

    “按照顾家的规矩,我们是不能跟您一起用餐的,这些都是为您和大少爷准备的。”

    “……”别说两个人,二十个人都吃不了这么多吧,这皇帝般的待遇,她一个小丫头真的无福消受啊,“您就是年管家是吧?”

    “是,少奶奶有何吩咐?”

    林浅才坐下,看年管家又要弯腰鞠躬,她坐都坐不安生,赶忙站起来将他扶起,“您别老鞠躬啊。”

    年管家笑着又要鞠躬,“诶诶……”林浅都怕了他了,“我不饿,一点都不饿,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学校还有事,我得赶紧走了,再见,不送。”

    下人们都看傻了,只见少奶奶就跟个小老鼠似的蹿到了门口,一闪就跑出去了。

    年管家追了几步没追上,大喊道:“张开,张开,快开车送送少奶奶。”

    B大校门口,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卡宴在正门口停下,林浅从车里下来,朝司机挥了挥手表示感谢。

    这一简单正常的举动却在校园内悄无声息地掀起了轩然大波。

    “听说没,金融系的浅爷被大款包了,还明目张胆地送到校门口。”

    “不用听说,我亲眼所见,浅爷下车之后还跟人家依依不舍地飞吻,我看到里面是个中年大叔。”

    “话说,我至今都不知道浅爷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生理是女的,心理就不知道了。”

    “我的天哪,包她的大款口味真重。”

    “可不是,我还听说浅爷跟南音一伙人打群架,好几个人都住院了。”

    “真的?为什么打架?”

    “好像是为了楚墨枫。”

    “哦买噶的,浅爷身上好多故事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