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10章 老男人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赫,现在的的小姑娘不喜欢什么?”真是是奇闻啊,顾南赫像看见宇宙黑洞一样惊惧地望着他,都说顾城骁在部队呆得久了早被同类所被吸引,对异性的欲望被多年的军旅生涯逐渐消磨得直天呐,这货终于开窍了!。...

    “赫,现在的小姑娘喜欢什么?”

    简直就是奇闻啊,顾南赫像看到宇宙黑洞一样惊恐地看着他,都说顾城骁在部队呆得久了早被同类所吸引,对异性的欲望被多年的军旅生涯消磨得直接降到了零,如此无欲无求的冷血魔头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地问他——现在的小姑娘喜欢什么。

    天呐,这货终于开窍了!

    “哈,哥,你问我可是问对人了,从我以前交过几百个女朋友的光辉战绩来看,女人喜欢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个字——钱!”

    顾城骁抛来一个字,“俗。”

    “嘿,你别说,就是这么俗的东西最牢靠,并且钱的数量由年龄大小所决定,年龄越大用钱越多,小嫂子才20岁,还是学生,不需要花多少钱就能搞定了,相信我。”

    “所以?”

    唉,果然是冰山,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怎么还是不明白,顾南赫直接说:“所以,你先给她买些衣服啊鞋子啊之类的东西,再问问看她喜欢什么,然后有针对性地买。”

    “这样可行?”

    “必须啊,我保证肯定可行。”

    顾城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的建议他会考虑。

    请教完,他的脸色又恢复了高冷,忽而话锋一转,质问道:“前天晚上你给我喝的酒里面是不是掺了东西?”

    “……”完了,秋后算账了,“这个……那个……”

    前天顾城骁刚顺利结束一项卧底任务,在酒店将一伙歹徒绳之以法,这么巧,顾南赫正在那家酒店开派对。

    在顾南赫的盛情相邀之下,顾城骁留下来了,这次的卧底工作让他在南非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大半年,他正需要放松放松。

    于是,他叫了李不言过去酒店碰头,他把工作资料和一些口头表述全都交给李不言,写报告这种事情,自然就由李不言整理了。

    当时顾南赫看他十分清醒,还跟后来的李不言讨论这次任务的事情,所以他觉得柳叶春对他哥这种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老鸟来说,根本没有作用。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点酒还不至于让我醉。”顾城骁凌冽的眼神淬着毒,不可饶恕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剜着对方,令对方不得不说实话。

    顾南赫哆哆嗦嗦地说:“你你你……你不是没……没事么?”完了完了,我要升天了。

    谁知,顾城骁神神秘秘地一笑,连着狠厉的眼神都收走了,“放心,我不会拧断你脖子的。”

    顾南赫只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里一阵阴冷,他双手本能地捂紧脖子,倏地一下跳开两米,“哥……哥哥……你刚才,笑了?”太不可思议了,万年冰山脸竟然还会笑,而且笑起来还这么的帅,不行不行,再跟他呆下去,我的女粉丝全都跑光了。

    与此同时,住在城邸的林浅,终于有了要醒的趋势。

    果然啊,只要不在林家,她就睡得格外踏实。

    她平时是住校的,每周五回家,周末回校,别人一到周五就开心,她一到周五就犯愁,总是找各种借口不回家,一到放假就更难受了,因为放假就预示着她的女仆生活又要开始了。

    如果仅仅是女仆也就算了,工作做得好,主人自然满意,偏偏林家的人就是看她不顺眼,有事没事总要找她的茬,她在林家,就是眼中钉一般的存在。

    她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睁开眼,看到比林家的客厅还要大的房间,她猛然惊醒,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哦,昨天有个男人带我回家了。

    凌乱的思绪慢慢清晰,昨天顾城骁带她去了民政局,然后去了顾宅,最后来到了这里,因为当时天色已暗,她又晕晕欲睡,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

    现在醒来,她第一件事就是要弄清楚自己在哪。

    开门出去,外面小厅里空无一人,她走了一圈四处参观了一下。

    昨天太晚太累了,没来得及看,今天一看,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这里。

    壕!无!人!性!

    270度无死角的绝赞景观,全玻璃的墙壁,采光极佳,可以看到楼下超大的庭院和游泳池。

    这种身家背景的男人,还长了一张帅得倾倒众生的脸,为什么会娶我?

    当下,林浅对顾城骁的印象就是——人傻钱多。

    外面是一个大客厅,也是采光俱佳的赏景胜地,她悄悄地走到主卧门口,门没关,里面也没人,可她还是像偷窥者一样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这是顾城骁的房间,一样的干净整洁,最奇特的是床上的被子,她真的很好奇它是怎么变成一块豆腐干的。

    她只知道他叫顾城骁,至于年龄,比她大是肯定的,但具体多大她也不知道。

    对了,结婚证上肯定有。

    她记得昨天从顾家出来之后,顾城骁把结婚证给了她,她就顺手塞进了书包里。

    想着,林浅飞快地跑回客卧,一把揪出她的书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那两本红本本。

    他的名字叫顾城骁,他的年龄……

    “比我大8岁,老男人行不行啊?!”林浅不由得惊叹出声,两代人呢,以后能好好聊天吗?

    这时,她忽然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她急冲冲地跑出去,只见顾城骁高大的身影从小厅的门外进来,他穿着一套白色运动装,里面也是白色的背心,脖子里挂着一条白毛巾,他正拿着毛巾的一端擦汗。

    只一眼,林浅就看呆了,他这副白面书生外加运动男孩的形象,很养眼好不好,跟昨天那个成熟古板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这个人傻钱多的男人,可塑性很强嘛。

    顾城骁也仔细地看着她,到底是年轻,新陈代谢旺盛,昨天还红肿的颧骨今天已经褪下去了,“醒了?”

    “嗯。”

    “楼下有早餐,下去吃。”

    “嗯……等等,我们能不能先谈条件再说别的?”想了一夜,她终于想好该怎么继续这段婚姻了,首要条件就是——谈条件!

    顾城骁一愣,“谈什么条件?”证都打了,人都是我的了,还谈什么条件?

    林浅仰首挺胸地看着他说:“来来来,坐坐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