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野蛮娇妻放肆宠

作者:鱼歌 | 轻幻想

收藏

  “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了吗?就现在的。”“但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去上学。”“没关系,只要你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诞无稽的不良影响少女,打群架、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一阵撕心裂肺的胀痛让她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守了20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恶心的糟老头给夺走了。。

第7章 从来没人这样待过她_野蛮娇妻放肆宠_ 林浅, 顾城骁

    这是顾城骁第一次看见林浅抬了头,是第一次两人四眼对望,他很清楚地看见了她脸上的伤,左边的颧骨和嘴角都是肿的,左眼所以颧骨太肿而有些睁不开,怪不得她始终低着头,且“爸,男人就要敢做敢承担,这是最起码的责任和担当,我还是一名军人,更应该积极履行自己的责任。这也是您以身作则教会我的道理,你们不能因为她父母离婚就对她有意见。”。...

    这是顾城骁第一次看到林浅抬起了头,也是第一次两人四眼对视,他清楚地看到了她脸上的伤,左边的颧骨和嘴角都是肿的,左眼因为颧骨太肿而有些睁不开,难怪她一直低着头,且尽量以右脸示人。

    “爸,男人就要敢做敢承担,这是最起码的责任和担当,我还是一名军人,更应该积极履行自己的责任。这也是您以身作则教会我的道理,你们不能因为她父母离婚就对她有意见。”

    “你……”顾源竟然被儿子说得无力反驳。

    “爸,这里不存在跟您作对或者赌气,你们要见,我就带她回来给你们见,但见面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而是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人是我选的,我喜欢就行了。”

    “我明天就约小刘谈谈你的调度问题。”顾源威胁道。

    顾城骁沉默一下,深吸一口气,重重说道:“那正好,我已经写好去非洲维和的申请了,就拜托您先跟刘司令员打个招呼。”

    “你……”顾源那个气啊,“你想捐躯没那么容易!”

    “那随你们的便,我们要去吃饭了,挂了吧。”

    语毕,顾城骁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转头给了林浅一个安心的眼神,语带温柔地说:“放心吧,有什么事我担着。”

    那一刻,林浅盈盈的目光如秋水般荡漾起来,内心感动无比,暖暖的,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从来没人这样待过她……

    ——

    林家

    林培和朱曼玉一直在等顾家那边的回复,电话一响,林培赶紧接了起来,一听电话那头的话,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是,好的,我知道了。”他颤颤巍巍地挂了电话。

    朱曼玉在一旁等得心急如焚,“怎么样?顾老司令说了什么?”

    林培的冷汗再一次止不住地往外冒,“顾老司令说,这件事务必保密,谁要是泄露出去,杀!无!赦!”

    “……”朱曼玉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老婆,老婆啊,你别吓我。”林培赶紧蹲下去扶她。

    朱曼玉抽泣着说:“完了,完了,咱们林家算是完了,林浅那丫头肯定会报复我们的,她攀上了顾城骁这尊大佛,还不把我们往死里整吗?”

    重要关头,还是男人理智一点,林培说:“好歹还有我跟顾老司令那层交情在,那丫头不敢乱来的,再说了,就那丫头的脾气和性格,说不定顾大少玩几天就烦了,这不正是顾家要求我们保密的主要目的么,顾家二老肯定也不喜欢那丫头。”

    “可他们都已经领证了。”

    “那又怎么样,结了婚也可以离婚的嘛。”

    朱曼玉听了丈夫一言,呼吸渐渐舒缓了些,“但愿吧……”

    ——

    为了活跃气氛,顾城骁直接在一家烤肉店门口停下,他想借着吃烤肉的气氛,跟林浅熟悉熟悉,也想打听一下她昨晚为什么会那个样子躺在他的床上。

    餐厅里一点都不冷,反而还有些热,林浅将外套脱下,小心翼翼地放在空座上。

    点餐的时候,顾城骁说:“你脸上有伤,不宜吃辛辣的,我们就点些简单的。”

    林浅点头,乖巧地说:“好,我随意,什么都吃。”

    顾城骁勾勾划划地点了许多,点完直接下单。

    那个时候都快八点了,林浅饿得前胸贴后背,菜很快上齐,满满当当一大桌。

    顾城骁看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肉片,便说:“别心急,很快就开了。”

    林浅饿得都想啃筷子了,看着那滋滋作响的肉片在铁板上抖动,哪里忍得住,她迫不及待地往前一凑,唔,一阵热气上扬,冲得她的鼻子发痒,她一个没忍住“阿嚏”一声,对着一锅金黄的五花肉片打了一个喷嚏。

    林浅瞬间石化,同样石化的,还有坐在对面的顾城骁。

    精巧的小鼻子下面挂着一条透明的水鼻涕,有两滴挂在嘴唇上,有无数滴已经落在了肉片上。

    略带焦黄的五花肉滋滋滋响个不停,趁顾城骁说话之前,林浅立马低头,一边抽纸擦鼻涕,一边拿筷子夹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这些都归我,你另外烤。”

    顾城骁却笑笑然地说:“没事,吃吧,填饱肚子要紧。”

    吃烤肉的过程岂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的?!林浅根本就不用烤,她的任务就是吃吃吃,顾城骁周到得连酱料都会给她蘸好。

    到目前为止,林浅对顾城骁的了解仅为他是一名军人,似乎有着不错的家世,其他的一无所知,就连他为何会娶她她都不知道。

    反正她以后不用回林家了,她心里暗暗琢磨着,先逃离虎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姑且不说她从小到大受了多少大伯一家的虐待和羞辱,就大伯为了让自己的公司度过危机,不惜将她的第一次卖给一个糟老头这一点,她都无法再与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

    今天之所以回去,她其实就是想与大伯一家决裂的,她的第一次就当是回报他们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以后生老病死再无瓜葛。

    却不想,遇到了这位顾大少。

    顾城骁看她吃得起劲,一张阴郁的小脸也渐渐有了生气,他便随意地开口问道:“你脸上的伤是被谁打的?”

    林浅坚持说:“真是摔的,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呵呵。”

    顾城骁忽略了她的回答,继续说:“除了脸,身上其他地方还有伤吗?”他昨晚并不曾伤她,要有,也只是弄伤了她下面。

    林浅逃避着他的问题,指着那一盘酱牛肉说:“烤点这个。”

    顾城骁作罢,夹起一片酱牛肉放在铁板上烤着,又说:“吃完去医院看看?”

    “皮外伤,不碍事。”

    看她说得轻巧,他又问:“你经常受伤?”

    林浅一顿,有点警觉起来,动作也拘束了许多。

    “算了,你不愿说我也不会逼你,快吃吧。”来日方长,不着急。

    可能是太饿了吧,林浅光顾着自己吃,一直没发现顾城骁的筷子只给她夹,自己却未曾碰一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