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大魔神

作者:月下吟 | 轻幻想

收藏

  超级兵王秦渊,御甲辞官重返都市,将当初的谜题逐一解开我!曾扬名天下世界的兵王,让所有人为之叹服!“我知道,开除军籍,然后判处终生监禁。”。

第17章 无业游民_大魔神_ 秦渊, 苏倾月

    秦渊松手拳头,本想二话反正直接揍一顿蔡光新反正,但是想一想但是算了,要不然他就真的得进警局。简单的的时间记录一下个人信息,蔡光新恨恨地瞪了几眼秦渊才离开了,仿若秦渊欠了他几简单的记录一下个人信息,蔡光新恨恨地瞪了一眼秦渊才离开,好似秦渊欠了他几千万似地。。...

    秦渊松开拳头,本想二话不说直接揍一顿蔡光新再说,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不然他就真的得进警局。

    简单的记录一下个人信息,蔡光新恨恨地瞪了一眼秦渊才离开,好似秦渊欠了他几千万似地。

    对于这样的人,秦渊直接无视,在本子上填好信息后就交到大汉手里。

    接过本子,看到秦渊的职业栏上写着“无业游民”四个字,大汉顿时露出疑惑之色,他总觉得秦渊身上有股让他熟悉的气息。

    “你好,我叫高风!”高风主动伸出手对秦渊说道,从他第一眼看到秦渊时,他的直觉告诉他,秦渊绝对不是抢劫犯。

    “我叫秦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曾经是个军人!”秦渊伸手握向高风的手说道。

    高风神情一滞,旋即才反应过来,他总算想起秦渊身上为何有一股的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军人特有的气息。

    “退伍两年了,秦渊兄弟也是个军人吧,刚退伍?”高风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问道。

    “被开除了。”秦渊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之色,不过很快就消散开来,说道:“有机会找你出来喝两杯,现在有事,我先走了。”

    秦渊说完,打了个招呼后便抬脚离开了,留下高风一人独自站在原地,满脸疑惑。

    秦渊之所以走那么急,是因为他发现刚才那个帮他的小女孩已经离开了,他还没当面感谢人家。

    让秦渊失望的是,狂奔了两条街依然没发现小女孩的身影,暗恼一声,只能期望下次有缘相见时,再好好感谢她。

    回到叶云曼那间别墅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让秦渊没想到的是,叶云曼居然回来了。

    “回来啦,快去洗手,饭我已经煮好了。”身上裹着一条围裙的叶云曼刚好捧着一碟菜从厨房走出来,一见到秦渊,脸上顿时笑靥如花。

    秦渊一愣,刚进门前他还纠结着怎么填饱肚子,没想到叶云曼已经做好饭等他回来。

    “小姨,你不是忙着酒吧的事么,怎么那么快回来?”秦渊一边脱鞋一边说道,他估计叶云曼再快也得十二点过后才回来,因为酒吧营业时间主要是在晚上,肯定很忙。

    “交给其他人了,我不回来,谁煮饭给你这个小混蛋吃。”叶云曼放下手中的菜甜甜一笑说道。

    听着如此温馨的话,秦渊内心一阵感动,他这个小姨,总是不经意间让他着迷感动。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洗手吃饭,等下菜都凉了。”叶云曼催促说道。

    “好嘞!”秦渊傻傻一笑,光着脚丫小跑到厨房洗手。

    出来的时候,叶云曼已经取下围裙,换上一身宽松的休闲服,装好饭坐在桌上等着秦渊。

    饭桌上,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秦渊顿时食欲大涨,真不是他故意奉承叶云曼,而是她的手艺的确很不错。

    “吃慢一点,没人跟你抢。”看着拼命扒饭的秦渊,叶云曼娇声说道,不过脸上却是满满的幸福。

    秦渊抬起头,正想叫叶云曼别光看着他吃时,眼睛突然瞄到一处不寻常的地方,差点没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

    叶云曼此时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轻纱衣服,雪白细嫩的肌肤隐隐透着光泽,衣服虽然宽松,但是依然撑起两道浑圆凸起的弧度,胸前两点樱桃嫣红若隐若现。

    叶云曼居然没有穿内衣!

    秦渊的脑袋突然轰炸开来,脑子一热,脱口而出说道:“小姨,你怎么不穿内衣啊!”

    话一说出来,秦渊立马后悔了,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么,当做什么没看到不就好了?

    叶云曼也没想到秦渊居然这么大胆说出来,脸颊两旁顿时爬起一抹红晕,不过小嘴却撅着说道:“怎么,我在自己的家不穿内衣不行吖。”

    说着还故意向下拉扯衣服,两只水蜜桃那诱人的形状尽显无疑,秦渊感觉鼻血要涌出来了。

    “不是不行,可是现在我还在这里啊!”秦渊狠狠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他很想转移视线,可是眼睛根本不听使唤,那里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哼,小时候你又不是没看过玩过,那时候不见你这么正经?”叶云曼娇嗔说道,尽管她在尽力掩饰,可是依然面红耳赤,像极了初开的桃花。

    “小时候不懂事嘛,再说那时候哪有这么大——”秦渊小声嘀咕道,一副尴尬窘态。

    叶云曼比他大五岁,加上身体发育较早,十五六岁就已经初具规模,当年每逢洗澡的时候秦渊都要嚷嚷跟她一起洗,那时候他就显露出他色狼的本心,经常抓着叶云曼两只小白兔戏弄玩耍,好不惬意。

    当时叶云曼思想十分纯洁,权当是小孩子好玩,因此也任由秦渊在她身上乱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