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无情时负人最狠

作者:简十一 | 仙侠神话

收藏

  姐姐神秘失踪,为了找寻姐姐,她缠上了蛮横总裁简泽川,她立誓,要让那些被欺负姐姐的人付出过代价,可代价却是,自己先被被欺负一下?到现在辛艾都不敢相信,那样一个表面上看起来那般风光霁月,浑身透着矜贵禁欲气质的男人,怎么到了床上,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不,简直不是人,分明是个色中饿狼。。

第24章 叫的这么亲热_无情时负人最狠_ 辛艾, 简泽川

    被砸伤陈铭的那个花瓶上,有她的指纹。现在的科技这么不发达,她的指纹绝不可能会藏得住,辛艾咬唇,捏紧手指,她……但是太嫩了,没想起这个。这下,怎么办?录口供的警察喊来一名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她的指纹绝不可能藏得住,辛艾咬唇,捏紧手指,她……还是太嫩了,没想到这个。。...

    砸伤陈铭的那个花瓶上,有她的指纹。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她的指纹绝不可能藏得住,辛艾咬唇,捏紧手指,她……还是太嫩了,没想到这个。

    这下,怎么办?

    录口供的警察叫来一名同事问:“物证那边鉴定出来了吗?”

    “出来了,瓶口和几片碎瓷片上只有两组的指纹,一个是酒店保洁的,另一个就是辛艾的。”

    警察点头将指纹鉴定的结果推到辛艾面前,看她的眼神有些变化,许是心里已经开始怀疑辛艾之前所说的话可信度有多少。

    “指纹你怎么解释?”

    辛艾脑子转的飞快,指纹出来了,没办法抵赖了。

    不能抵赖,那就只能承认。

    辛艾眼睛红肿,吸吸鼻子,声音略有沙哑,她悲愤道:“没错,那天晚上在晚宴上,我的确是见过陈铭,我也的确用花瓶砸了他,这个我承认,可是……难道我就只能任凭他对我施暴,我却不能还手吗?”

    警察皱眉:“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辛艾抬起头看着对方:“警察同志,您有姐姐和妹妹吗?”

    对方一怔,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

    辛艾苦笑:“那您下班后回家问问他们,如果差点被人强暴了,她们会愿意把这种事说出来吗?您知道一个女人说出我差点被人侵犯,需要多大的勇气吗?”

    警察沉默了片刻,“陈铭还说你将他给绑了起来,威胁他是怎么回事?”

    辛艾摇头:“我不知道,我用花瓶砸了他之后很害怕,就匆匆跑了,后面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说不定是谁看不顺眼,帮我教训了他也不一定,毕竟,这样的人渣,我不相信,他没其他仇人。”

    警察要查清楚真相,人证,物证,口供,三者必须齐全。

    除了陆锦城没有人看见过她打人,陈铭手里也没有其他可以佐证的证据。

    只要她不承认,只凭着指纹警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顶多就是赔点钱。

    陈铭一看指纹都出来了,辛艾还不肯承认,气的声音都变了:“她胡说,都是她一个人干的,她差点弄死我……她是想谋杀……”

    辛艾祈求地望着警察:“我可以打个电话吗?给我男朋友……”

    如果警察继续追查下去,昨晚上的事早晚会查出来,辛欢的时间耽误不得,她得尽快离开。

    这个时候,辛艾唯一能想到可以救她出去的,只有简泽川。

    这对简泽川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对她,却难于登天。

    简四拿着行程表在同简泽川报告他今明两天的行程安排,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一看是辛艾赶紧挂了,可是刚挂,又响,反复好几次,对方无比顽强,似乎要把他手机给打炸。

    简泽川抬起头:“怎么回事?”

    工作时,他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那双狭长清冷的眼睛被遮挡在镜片之后,禁欲中平添了几分斯文儒雅,单是坐那不动便已经让人觉得高深莫测。

    简四缓缓将手机递到简泽川跟前:“三爷,辛小姐的……电话……您看……”

    简泽川没有说接,也没有说不接,眼睛扫过屏幕上那闪烁的号码。

    简四琢磨了一下简泽川的意思,倘若三爷不想接,怕是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早就露出不耐的神色了。

    所以……他大胆揣测后,将手机放桌子上,按了免提。

    但是,很快,简四就后悔了。

    辛艾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从手机里飘出来,“四哥,我在警察局,他们说我打了人,对方还污蔑我,说我要杀他,警察要拘我,可我是冤枉的,我一个小姑娘我能杀谁啊?四哥,我找不到谁能帮我,你可以不可以来带我出去,我不敢找三爷,我知道他也不会理我,我只能求你帮忙了……我很害怕,我不想被关起来……四哥你来救救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那声音软糯沙哑,颤抖委屈,一听便是哭过了的。

    单单是听这声音,简四便能联想到辛艾此刻的模样,哭的缩成小小的一团,无助害怕,那声音听的人揪心,恨不得能把她搂进怀里,疼到心坎儿,捧到手心,免她去受那番磋磨。

    当然,简四知道辛艾有多狡猾,她只是装可怜,博同情,求他帮忙罢了。

    他想偷偷看一眼简泽川的表情,但却不敢抬头,只因他感觉办公室里的温度似乎越来越低,他好想求辛艾不要再说了,想让他去救场子,至少别再叫“四哥”了好吗?

    她每叫一声四哥,简四就觉得自己脖子紧了一分。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捏起手机,冲简四扬了扬,这是让他说话。

    “好……我……咳,知道了……先,这样。”简四赶紧挂了电话,他被冻的舌头都僵了。

    “三爷,您看……”

    简泽川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薄唇轻启:“四哥?都叫的那么亲热了,不去好吗?”

    简四膝盖一软,“三爷,我……我跟辛小姐没……我们没什么的……”

    “还不去?”

    简泽川镜片上寒光闪过,音调忽转,简四只觉浑身仿佛瞬间被万道冰箭穿身。

    “我……”简四感觉自己真是要被辛艾给害死了。

    方才有一秒,他有一种三爷看他像是在看奸夫的错觉,可他当真是冤枉。

    出了门,简四发誓,他见到辛艾,一定让她不要再乱说话了。

    不过,三爷似乎对这个胡搅蛮缠的小丫头未免太纵容了吧?

    ……

    电话打完,辛艾心情复杂极了,她没有简泽川的电话,只有简四的号码,她知道告诉简四,就等于告诉了他的主子。

    可是,简泽川到底会不会来救她,她跟本不知道。

    这个电话,是她最后一根稻草,不来,她就要真的被压死了。

    辛艾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但她也明白,机会渺茫。

    简泽川那样的男人啊,怎么可能会救她。

    接下来警察不管问什么问题,辛艾都摇头,“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她拒绝再配合,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陈铭面目狰狞,“还想出去,老子告诉你,进来了你他妈就别想出去,这回一定让你把牢底坐穿,死三八,没有人能救的了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