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七侠镇捕神,巡街就变强

作者:山阳小清 | 现言古言

收藏

  从七侠镇小捕快做起,只要巡街就能解锁各种奇功绝学,不断变强!燕鸣踏上了横推综武江湖之路…… “绝对不能在捕神的地盘惹事,绝对!”整座江湖都知道,七侠镇是个神奇的地方,在这里,司空摘星小偷小摸被拘留七天五毒教污染环境被开巨额罚款华山派剑宗和气宗自愿接受了纠纷调解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因公共场所斗殴被当场拘捕…… -------------------------------------------燕鸣身穿差役官服,头戴方帽,按着腰间佩刀正走过七侠镇的街道。。

七侠镇捕神,巡街就变强 第一百四十一章 郭巨侠,无双的手艺

    听见汇报,郭巨侠缓缓地扭过身来。这位是大名鼎鼎大名的郭巨侠!燕鸣仔细地的仔细观察着对方,耐不住很好奇之心。在江湖上,郭巨侠的名字真是是一段传奇,不论正邪两道,对郭巨侠都会等闲视之。而关于郭巨侠的种种事迹,基本上每个人都能说上几段。更是有人传言,郭巨侠...

    听到汇报,郭巨侠缓缓转过身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郭巨侠!燕鸣仔细的观察着对方,耐不住好奇之心。在江湖上,郭巨侠的名字简直就是一段传奇,无论正邪两道,对郭巨侠都不会等闲视之。而关于郭巨侠的种种事迹,几乎每个人都能说上几段。更是有人传言,郭巨侠成名数十年,大大小小的战斗经历无数,经手的案子更是数不胜数,但没有一次失手,更没有一次的处理是有愧于心的。称得上是光明磊落,俯仰无愧,就算是绿林道的高手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因此才送了对方一个巨侠的称号,意为大侠中的大侠。面对如此传奇人物,燕鸣也是不自觉的严肃起来。只见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乍一看起来外貌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的中年人。寻常江湖武夫的劲装,寻常江湖人随意扎起的发型,面上似乎经历了不少沧桑,已经添了几分皱纹。在仔细观察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他,可与郭巨侠的眼神一接触,燕鸣顿时感觉到了对方的沉定,深邃,似乎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对方都会保持这种沉稳的感觉。明明对方并没有展现出刻意的压迫感,但燕鸣还是觉得心理上多了几分压力。燕鸣也和不少高手交手过,堪称经验丰富,只一照面,他直觉上就判断出来,郭巨侠的实力之强,绝对超过魏无牙!至少自己和魏无牙交手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这种压力。与之相比,郭巨侠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汪深潭,看似表面上平静没有一丝波澜,但实际上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虽然郭巨侠还不是大宗师,但燕鸣判断对方应该已经极度接近,也只差临门一脚了。“你就是燕鸣?”郭巨侠上下打量了燕鸣一番,流露出了颇感兴趣的神色。虽然早就已经开始暗中留意燕鸣,但也直到现在才见到真人。“拜见郭巨侠。”燕鸣收起了平时随意的态度。郭巨侠反而浑不在意的摆摆手。“你不用紧张,也不用在意我的身份。”郭巨侠说着,挥了挥手,旁边引领燕鸣来的人急忙很识趣的退下,附近只剩了他们两个人。郭巨侠接着说道:“这次你擒获了魏无牙,而且还发现了郑天河的问题,将其抓获,做得很不错,包括之前的那些事情,处理得都非常优秀!”一向严肃的郭巨侠十分罕见的夸赞道,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郭巨侠平时很少夸赞别人,尤其是年轻后辈。但对燕鸣,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激赏之情。“换我在你这个年纪,远没有这么优秀。但不知为何你上一次不愿意调往六扇门,我给文捕头面子,同时也是尊重你的意愿,但只要你有意,六扇门中随时有你的一席之地。”郭巨侠肯这么说,就是对别人最高的肯定。面对夸奖,燕鸣也没有像一般人那样过分谦虚,而是点了点头。紧跟着,郭巨侠面色变得严肃,话锋一转。“这次的事情,想必你也看出了其中的关节,你是聪明人,我也就不兜圈子了,平南王府的人是不是已经找过你了?”“对。”燕鸣毫不隐瞒的点头,接着道:“但是我没什么兴趣。”郭巨侠似乎非常喜欢燕鸣的坦诚,继续道。“其实近些年来,平南王一直暗怀反意,四处招揽高手,蓄养死士,不少邪派高手都投入其麾下,而根据我们六扇门的情报,其与黑莲教也暗中勾结,为他们提供了不少庇护。”郭巨侠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愈发凝重。“并且近来黑莲教的诸多行动,都和平南王府脱不开干系,包括之前铁手所追查的那件案子。”郭巨侠这么一说,燕鸣立刻想起来了之前铁手追查那批银光弩的事情。那也是燕鸣第一次和黑莲教产生了关联,后面就越来越乱。令燕鸣意外的是,此事涉及到隐秘,但郭巨侠并没有太多隐瞒的意思,很直白的告诉了自己。不过想想也是,郭巨侠肯定知道,燕鸣已经三番五次的和黑莲教结怨,告诉他也无妨。将这些信息串起来,稍加寻思,大概就能猜出很多东西。难怪,黑莲教会冒险去劫取银光弩以及神火霹雳弹这样敏感的军械。他们平时肯定是用不到,唯一能用到的场景,估计就和谋反有关了,大概率提供给了平南王府。而传闻平南王世子府上还有黑莲教圣使常驻,双方关系甚密,就已经能看出很多东西。怪不得青鹿圣使落在了他们手中,平南王府第一时间不避嫌隙,直接派了几位高手过来将其提走,其实就是对黑莲教之人的庇护。看到燕鸣神色了然,郭巨侠继续说道。“只不过就连我们六扇门之前也没查到,竟然连抚远将军郑天河也成了他们的一员。郑天河身份敏感,若是处理不好,极容易引起军中变故,所以此次发生之事,出去之后要严加保密,绝对不能四处声张,就当今天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燕捕头你可明白?”郭巨侠知道燕鸣是聪明人,但出于谨慎考虑,依然告诫道。“是。”燕鸣点了点头,表示不用担心。郭巨侠神情稍缓,随后有些担忧。“燕捕头你接下来在七侠镇要格外注意,以你的实力,寻常武者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已经屡次和黑莲教结怨,诸多邪派高手也已经盯上你了,将你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难免对方会伺机报复,你在明,他们在暗,对一些阴险歹毒手段极难防备,还是要尽量小心。”说到这,郭巨侠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要不燕捕头你直接调入我们六扇门多好,在京城也就不用担心这些麻烦了。”“感谢巨侠提醒,不过最近我还是不想舍离七侠镇。”听燕鸣坚持这么说,郭巨侠也就不再过多相劝。说完了正事,郭巨侠对一些小事也比较感兴趣。“听说上次金九龄找燕捕头比试过?”郭巨侠对此事只是隐约知道个大概。他和金九龄共事多年,知道对方的脾气秉性,表面上看起来贵气优雅,实际上傲慢自矜,自视甚高,并不是心胸宽广之人。上次去七侠镇提犯人,也是金九龄自己主动要求的,一猜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对这件事情,郭巨侠只知道金九龄吃了瘪,但并不清楚其中细节,然后现在见到了燕鸣,便开口询问。燕鸣看一向严肃的郭巨侠对此事这么感兴趣,也是有些好笑,但也不想描述的太详细,只是大概将情况说了一下。郭巨侠流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金捕头常常不能容物,燕捕头莫要将他放在心上,事后我会派其去处理其他公事,尽量不打扰你。”何止是不能容物这么简单啊!燕鸣不禁心中吐槽,看样子即使是郭巨侠,现在也并不知道身在公门的金九龄其实就是最近兴风作浪的绣花大盗。况且他和金九龄似乎已经对对方起了杀心,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罢手的。但燕鸣也没多说此事,反而转移话题道。“对了,巨侠请尽管放心,郭姑娘在镇上并没有什么问题,过得很开心。”燕鸣知道郭巨侠担心女儿,平时表面上不说,但私下里经常派人在路过七侠镇的时候暗中观察郭芙蓉,自己就撞见过一次。果然,郭巨侠听了此话,明显偷偷松了一口气。看来即使是巨侠,但在涉及到女儿的事情上,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罢了。“劳烦燕捕头多加照拂了。”郭巨侠表示感谢。两人又唠了几句,随后郭巨侠将刚刚为燕鸣引路的那个人叫了过来,对燕鸣介绍道。“燕捕头,虽然你还未入六扇门,但很多事情都需要知道,一些情报也要第一时间传到你的手里,以后此人就负责与你接头,传达我的意思。”“在下冯庆,请燕捕头多多关照。”那人立刻拱手行礼,同时眼底还有点小兴奋。他同样对这位大名鼎鼎的关中神捕极为好奇,甚至有些憧憬。燕鸣当然知道这是郭巨侠有意培养自己,当即表示感谢。郭巨侠又对燕鸣交代了一些事情,随后才让其离开。郭巨侠是紧急赶来的,还要在这里处理后续。既然交代完了,郭巨侠也对燕鸣表示信任,便能让他稍后跟着南长老和西长老离开了。恢复了随意活动,燕鸣却没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与两位长老约定了双方碰头的地点,随后自己单独行动。很快,燕鸣便来到了此处城池外面,道旁的一处隐秘之地,藏了起来。等了一段时间后,果然见到人影一闪,金九龄施展轻功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这里是小道,往来的人很少,但金九龄行动间,依然保持着十分的谨慎,不但提防后面有人跟踪,还警惕的观察着四周。金九龄已经明悟出了易水歌剑意,而且不久前才和燕鸣交手过,因此燕鸣也担心对方会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当即运起了从葵花派中习得的敛息术。瞬间,燕鸣周身气机收敛,变得如同死物一般,彻底融入了周围的环境,如同一块石头,没有丝毫气息波动。金九龄从附近观察经过,并未发现燕鸣,随后便朝着前方而去。燕鸣保持着敛息术,偷偷在后面跟上。他当然知道金九龄要去干什么,肯定是惦记那白虹剑!虽然燕鸣不用剑,但遇到这种好事,他当然也想凑凑热闹。更何况,也不能让金九龄容易得手,对方一旦拿到了神兵利器,实力增强之后,第一个捅的就是自己。燕鸣就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随着金九龄。但在敛息术的隐藏下,金九龄竟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他。这让燕鸣也在心中感慨,葵花派的敛息术果然有门道,是个好东西!以金九龄的轻功,这段距离眨眼便到。很快,金九龄便按照郑天河提供的信息,找到了他说的那个地点。两条小道的交汇处,在中间的岔路口,一颗挺多年头的大树下,简单地摆了个陈旧的神龛,里面供奉着的是当地的土地爷。前面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几样贡品,但是看起来都有些日子了。金九龄再次确定,周围没有其他闲杂人等,然后才从自己随身行囊中掏出了三支香,点燃后抬脚走了过去。来到神龛前,将香插上。随后金九龄站在原地看着四周。按照郑天河的说法,会有人来告诉自己白虹剑的下落。可是看这样子,似乎周围并没有人。金九龄正兀自奇怪,又等了一会,突然见到道路上,摇摇晃晃来了个老翁。这老翁上了年纪,衣衫破烂,走路时佝偻着,似乎和普通穷苦百姓无异。很快,对方便到了附近。经过金九龄身边时,对方与其低语了一番。随后金九龄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望着老翁离开。而隐藏在暗中的燕鸣,同样也依靠着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他们二人所交谈的内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一段时间后……燕鸣与西长老和南长老出现在了一座小镇外。赶路至此,他们到一片茶摊坐下,喝两口水润润嗓子。正好听到了茶坛附近的说书先生,正在眉飞色舞的讲述着燕捕头大战上官云顿的事迹,周围同样聚集了一大群听众。燕鸣听着在对方口中,自己和上官云顿从天上打到地上,从岸上打到河里,好一番苦斗,上官云顿甚至都请神上身了,才和自己打了个平手。燕鸣不禁都感觉有些尴尬。看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些说书先生们的通用素材。西长老与南长老也一边喝茶,一边笑着看燕鸣。正想着,两人坐在了他们对面。“二位长老,你们回来了。”燕鸣抬头一看,正是荀谅和牛达。他们两人没有参与这次行动,而是负责在这里接应的。现在看到燕鸣等人回来,一颗心放了下去。西长老将手中茶碗一饮而尽:“事情都解决了,带我们去见北长老吧,这一路上都累坏了,对了,饭做好了吗?”荀谅笑道:“放心,无双师妹都已经准备好了,都是二位长老爱吃的。”“那就好,那就好!”南长老也是抚须笑道:“无双的手艺,一天不吃都馋得慌。”(本章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