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报告王爷,极品王妃想逃跑

作者:夜卿离 | 仙侠神话

收藏

  女主:沐璃 男主:君逸凡落难太师嫡女重生归来误撞病娇王爷,欢喜冤家庆良缘。“报告王爷,王妃想逃跑!“”不准!“”报告王爷,王妃已逃跑!“”抓回来!“”报告王爷,王妃又想逃跑!“”唉——!这个迷糊虫,又把相公落下了!”正值傍晚时分,天空还下着细密的雨,淋得叫人睁不开眼。。

    上官锦文拿过锦盒,又发问了一句,“那我怎么办呀?这事儿我没办法处理方式啊?”就着桌子随意坐着的褚辰溪砰然,“好办呀,就依着你往年的敷衍了事的做派,把人好好的的请回去,就说是沐家家事儿,自行选择处理方式,管不了。”“但是满城百姓都明白,我那平着一口棺材呢,那“可是满城百姓都知道,我那横着一口棺材呢,那是真死了人的。”上官锦文抱怨,心中难受至极。。...

    上官锦文拿过锦盒,又追问了一句,“那我怎么办呀?这事儿我没法处理啊?”

    就着桌子随意坐着的褚辰溪应声,“好办呀,就依着你以往的敷衍了事的做派,把人好好的请出去,就说是沐家家事儿,自行处理,管不了。”

    “可是满城百姓都知道,我那横着一口棺材呢,那是真死了人的。”上官锦文抱怨,心中难受至极。

    “太后寿宴将至,这件事儿不宜宣扬。”君逸凡应声,想了想又说,“你亲自去找虞夫人面谈,晓以利弊,她应该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

    上官锦文追问,“你说明白点儿。”

    君逸凡端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又说,“定那个报案刨棺之人的罪,以诬告上报。一切等太师回来自行处理。这毕竟是丑闻,即使传扬到太后耳朵里,她也会视若罔闻,不会追究。”

    “可是牢房里面那个正主儿,受了这般折辱,她能罢了?”上官锦文又问。

    说到沐璃,君逸凡面上冷笑一声,又喝了一口茶,应声,“她很聪明,知道怎么选。”

    听君逸凡这番一说,上官锦文心里才觉得舒坦,拿起锦盒,便起身,朝屋外走去,直言,“唉——!流年不利,摊上这倒霉事儿。我还是赶紧回去会会这几个大佛。”

    褚辰溪瞧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冲着上官锦文离开的方向,喊道,“处理好了,得空儿去花月楼喝酒啊,上官大人。”

    上官锦文气恼不已,没有应声,重重地冷哼了一声,挣袖离去。

    守在门口的云檀,见上官锦文终于出来了,赶紧跟上,追着询问,“大人,我家小姐真的是冤枉的,她真的是沐家嫡女三小姐,不会错的。”

    上官锦文顿住脚步,一脸谄媚,清了清嗓子,小声询问,“你是牢房里面那个小姐的丫头?”

    云檀一脸懵,不知道眼前这个人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半响才应声,“是的。”又满脸惊恐,赶紧问,“大人,你把我家小姐关牢房里面去了?”

    “小事儿,小事儿。”上官锦文宽慰,当即双手扒着云檀的肩膀,推着云檀一起走,又说,“待会儿去了,你一定要替我多说几句好话,我这个大人当官不容易,真的不是有意要得罪你家小姐的,知道吗?”

    “大人的意思是我家小姐可以放出来了?”云檀欣喜地问。

    上官锦文连连点头,拽着云檀一起离开逸王府。

    新月初上。

    沐璃已经在牢房里面待了一下午,换了一身囚衣。先前领头的官差受上官锦文的嘱托,没人敢为难她。

    一个人若有所思,盘腿坐在牢房的稻草堆儿里面,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心里想着白天的事情。一整天都没有吃饭,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心里难免有一点失落,突然想道君逸凡,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救自己。

    又兀自摇摇头,自言自语,我怎么会突然想道他呀,他才不会来救我的。

    正出神之际,突然听见云檀的声音,以为是幻听,转头就看见云檀双手扒着牢房门,连连喊道。

    “小姐,小姐。我总算见到你了。”

    领头的官差应上官大人吩咐恭敬的将牢房门打开后,又顺手将云檀拉了出去。

    见云檀慌张害怕,上官锦文赶紧宽慰,“没事儿啊,云檀姑娘,本官就是有两句悄悄话要跟你家小姐细说,你去外面等着就行,她一会儿就出来了。”

    云檀这才乖乖跟着领头的官差离开。沐璃见上官锦文进来,当即也起身,白了他一眼,甚是无语。

    上官锦文满面笑容,款款跨步走了进去,优先双手奉上锦盒,行揖拜礼,直言,“下官上官锦文见过三小姐,三小姐受委屈了。”

    沐璃冷哼一声,满眼不懈,冷哼一声,认认真真说了一句,“昏官。”

    上官锦文尴尬一笑,赶紧解释,“三小姐真是冤枉下官了,有人证,有物证,下官不抓你,何以平民愤。我这司理监的官儿也不好当,天天都有人喊着我给他做主,我也没法儿呀。百姓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啊,我真是一丁点不敢得罪啊。”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要法办我?”沐璃蹙眉问道。

    “不不不,下官不敢不敢,”上官锦文连连否定,再次双手将锦盒奉上,诚恳直言。

    “这三样东西,您一定一定要收好,下官这就放你出去。今日这件事情就是你自己的家事儿。那个诬告的刁奴,本官已经代为处理了,这件事儿就么结了,明白吗?”

    沐璃接过锦盒,打开看看,便坦然手下了。又瞥了一眼上官锦文,狐疑地问。

    “你什么意思?这就处理了?”

    上官锦文清了清嗓子,左右为难,毕竟是沐家的丑闻,再三说出来,总是叫人难看,想了想,便说,“王爷不是说你挺聪明的,一点就通。你——通了吗?”

    原来是君逸凡的主意。

    沐璃心中纳闷,更诧异,君逸凡怎么会给这么个糊涂官出谋划策。

    眼前这个人,长得倒是人模狗样,说话做事儿却是左右逢源,便问了一句。

    “你去找君逸凡了?”

    “那是自然,你这三个宝贝里面,就只有他在王城。”上官锦文解释,赶紧推着沐璃就往外走,连连叫苦。

    “我的小祖宗呦,你还是赶紧走吧,本官这破烂儿地方真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家事儿就自行回家处理,就别劳烦下官了。”

    沐璃嫌恶地躲开上官锦文的魔爪,直言,“别碰我。”又追问,“你认识那枚金龙戒?”

    “当然——不认识。”上官锦文话说一半,脑子一转,就改了话风,解释,“这个东西你去找逸王爷,他比我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快点走吧,我的大小姐呦。”

    沐璃狠狠剜了他一眼,换回了自己原来的衣服,这才离开司理监牢房,跟着云檀一起坐着太师府的马车回府。

    一路上。

    沐璃询问云檀,“你也去找君逸凡了?”

    一上马车,云檀就扑进沐璃的怀里,边哭边说,“我太着急了,小姐。我想不到办法,就赶紧去找王爷了。然后那个上官大人也去了。再然后,您就被放出来了。”

    沐璃满脸狐疑,不该如此简单。

    如果只是因为逸王令牌,这司理监的人根本就不必亲自去一趟逸王府,直接将她放出来不就好了。何苦亲自跑这儿一趟,更何况她也没有拿逸王府令牌说事儿。

    便又问,“可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云檀连连摇头,嘟着嘴巴,直言,“上官大人进了暮雪斋之后,我就被岩雀拦在外面了,什么也没有听到。不过,太好了,小姐你总算是出来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们回家再说。”沐璃宽慰。

    一行人深夜回到娉婷苑。

    刚刚进屋,便见虞夫人当即扑通一声跪在沐璃脚下,苦苦哀求,“阿璃,阿娘错了,真的,阿娘知道错了。这件事儿你一定一定不要告诉老爷,这样会害死我们母女两个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