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报告王爷,极品王妃想逃跑

作者:夜卿离 | 仙侠神话

收藏

  女主:沐璃 男主:君逸凡落难太师嫡女重生归来误撞病娇王爷,欢喜冤家庆良缘。“报告王爷,王妃想逃跑!“”不准!“”报告王爷,王妃已逃跑!“”抓回来!“”报告王爷,王妃又想逃跑!“”唉——!这个迷糊虫,又把相公落下了!”正值傍晚时分,天空还下着细密的雨,淋得叫人睁不开眼。。

    沐璃用胳膊肘怼了一下云檀,娇嗔道,“啊没远见,我也可以用这个跟君逸凡抵账呀,你是没看见他谋算我的样子,真是气疯人。”“我会觉得小姐想得太简单的了。就拿昨天的事情来说,王爷答应下来把云露居和暮雪斋给你,有地契吗?有文书吗?是给了你,你还能单独的从逸王“我觉得小姐想得太简单了。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王爷答应把云露居和暮雪斋给你,有地契吗?有文书吗?。...

    沐璃用胳膊肘怼了一下云檀,嗔怪道,“真是没远见,我可以用这个跟君逸凡抵债呀,你是没见到他算计我的样子,简直气死人。”

    “我觉得小姐想得太简单了。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王爷答应把云露居和暮雪斋给你,有地契吗?有文书吗?

    就是给了你,你还能单独从逸王府把这两个宅子搬出去吗?我瞧着就是变着法儿的将你留下来,又不好意思直说,就小姐你,好骗,傻乎乎的,居然还信,还就真不走了。”

    云檀分析着,有些口渴,自顾倒了一杯茶水,咕嘟咕嘟饮下,又说。

    “整个逸王府都是王爷的,何况这金线,王爷又不是傻子。”

    闻言,沐璃想了想,好像也对,这件事儿确实是欠考虑了,还真是不知不觉又让君逸凡给摆了一道儿。

    不过她本身也没想过要实实在在地拥有这两个宅子,只是想要做个实验,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自顾缠好金线,塞进自己的袖袍里面,直言,

    “我瞧着你才是个小傻瓜,他说什么你都信。放心吧,你家小姐我也不傻,吃一堑,长一智。从明天开始,看诊收费,明码标价,一次千两。”

    又去翻了翻云檀拎回来的东西,唤道,“过来帮忙。”

    “一次千两?”云檀震惊,自家小姐还真敢开口,起身便凑近沐璃身边,询问,“小姐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在她们眼前,地上一次排开,五个莲蓬,两小桶温水,一个捣药罐,两个鸡毛掸子裁剪的只剩一个圆头。

    还有特意找林伯拿了两双防水皮革手衣以及两个自制面罩,里塞了一些特殊的草药。

    “验毒,我就不信找不到毒源。”沐璃回应,俯身先取了面罩和手衣,主仆二人相互帮衬着戴好。

    跟着,沐璃剥开莲蓬取了新鲜的莲心放在捣药罐里面,捣碎。

    又从右袖袍里面取了一包灰色的药粉儿参在里面,混合均匀。

    然后,分成两份,分别倒进备好的两桶温水里面,用鸡毛掸子头将水搅匀。

    那加了料的温水先开始冒泡,渐渐变黑,直到气泡全消,才停下来。

    “我左边,你右边,一会儿小心点撒,别溅到皮肤上,角角落落都别放过。”沐璃吩咐。

    云檀点点头。

    主仆二人开始忙碌起来,全部弄好之后,两个人才从云露居出来,并将门从外面锁上,又去了暮雪斋,做了一模一样的安排。

    天将亮时,主仆二人才回春草堂休息。

    沐璃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竟然也没人来打扰,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才醒来。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直接照在她的脸上,叫人睁不开眼睛。

    沐璃下意识地撑开右手,掌心向外,刻意挡了一下。

    正好云檀端了洗脸水进来,见状,赶紧放好洗脸水,上前将窗户关上,满心关切。

    “小姐醒了,赶紧来洗把脸,可以直接吃午膳了。”

    沐璃揉了揉眼睛,又伸了个懒腰,舒展了筋骨,才起身,全身慵懒,嗔怪道,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你怎么不提前叫醒我?”

    “这几日小姐一直为了王爷的事情操劳,都没睡过一个好觉,瞧你睡得沉,才没叫醒你。”云檀解释。

    沐璃洗了脸,又问道,“那君逸凡呢?呀——!,我忘了给他煎药了。”

    “小姐真是睡糊涂了,你昨夜就煎好了。我清早隔水温了以后,已经给王爷送过去了。”云檀解释。

    沐璃心中甚是满意,上前挽住云檀的胳膊,宽心的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脸上洋溢着幸福,撒娇道,

    “好云檀,你简直太懂我了,这以后你要是嫁人了,我可怎么办呀!”

    云檀受不住她腻腻歪歪的样子,扶正了她的头,一脸认真诚恳的说。

    “你快醒醒!王爷正找你呢!”

    “找我做什么?”沐璃诧异地问,跟着云檀走到餐桌坐下一起吃饭。

    云檀摇摇头,瞥了一眼门口的护卫,又凑近沐璃,刻意压低了嗓音,附耳嘀咕,

    “小姐,出事儿了,王爷动怒了。早上我去给王爷送药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个束发的女使颤巍巍的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吓得魂儿都快没了!”

    “为什么呀?”沐璃问。

    “听说是那个女使梳发的时候扯疼了王爷,弄断了好些头发,王爷才生气的。”

    “不至于吧!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为了几根头发就随意处罚人。”沐璃不相信。

    在她眼里,君逸凡这个人看似冷僻,不好相与,但是也不会随意处罚人,除非这个人是她自己。

    云檀又继续八卦着,“我刻意晚走了一会儿,就听见里面开始摔东西,可吓人了。

    一会儿你去见王爷,可小心着点,别口无遮拦,能说的不能说的乱说。”

    沐璃心中狐疑,这不合理,却也没再细问,囫囵吞枣地喝了一碗粥,又拿了一个包子,拍了拍云檀的肩膀,说,“放心,我有分寸,我现在就去看看他。”

    她既好奇这件事儿也隐隐担心起来,想着君逸凡的身体应该是出了更严重的问题,一定要去看看,脚步不自觉的走快了些。

    刚刚进绿园。

    沐璃远远就听见摔东西的声音,又见岩雀守在外面,焦灼难耐。走到门口,警惕性地扒着门边儿,探头朝里面看了看。

    一地的碎瓷片子,几乎无处下脚。

    掉几根头发,不至于发这么大脾气,沐璃心想,余光看向岩雀,用右手指了指里面,小声的问道。

    “怎么回事儿?”

    岩雀连忙躬身见礼,焦急万分,直说,“阿璃小姐,您快劝劝王爷,他现在只摔东西,谁都不见。”

    他一向刚正,声音略显忠厚闷响儿,非常具有穿透性,屋内的君逸凡八成能听见。

    沐璃心慌地连连摇摇头,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嗓子,小声说道,

    “都说了谁都不见,我又能做什么?更何况,他这正在气头上,我也降不住啊?我看,我还是待会儿再来吧!”

    岩雀连忙上前阻拦,伸手就拽住了沐璃,再次祈求,“阿璃小姐,别走,帮帮忙?”

    沐璃还是不愿意,好不容易才挣脱岩雀的拉扯,正准备离开,屋内传出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

    “阿璃,进来!”君逸凡说,

    这是君逸凡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叫她的名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