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报告王爷,极品王妃想逃跑

作者:夜卿离 | 仙侠神话

收藏

  女主:沐璃 男主:君逸凡落难太师嫡女重生归来误撞病娇王爷,欢喜冤家庆良缘。“报告王爷,王妃想逃跑!“”不准!“”报告王爷,王妃已逃跑!“”抓回来!“”报告王爷,王妃又想逃跑!“”唉——!这个迷糊虫,又把相公落下了!”正值傍晚时分,天空还下着细密的雨,淋得叫人睁不开眼。。

    半刻钟前,云檀来春草堂找过沐璃,悄悄地说她,君逸凡在绿园遛弯儿。因为沐璃端着木托盘没去别处,径自回了绿园。走的是春草堂的侧门,没人瞅见她。已是中午时分。虽是盛夏的,中午高处的暖风,君逸凡也受忍不住,连声干咳。每当出透气性好,就没办法待一小会儿,就得走的是春草堂的侧门,没人瞧见她。。...

    半刻钟前,云檀来春草堂找过沐璃,悄悄告诉她,君逸凡在绿园遛弯儿。所以沐璃端着木托盘没去别处,径直回了绿园。

    走的是春草堂的侧门,没人瞧见她。

    已是傍晚时分。

    虽是盛夏,傍晚高处的暖风,君逸凡也受不住,连连咳嗽。

    每每出来透气,就只能待一小会儿,就要回去。

    沐璃也是赶巧碰上了正准备离开的两个人,连忙在后面追着喊道,“王爷,王爷,别走,等等我。”

    云檀听见沐璃的声音,赶紧从屋里出来,硬着头皮,一个大字,直接就拦在君逸凡的去路前面,诺诺地说道。

    “王爷您不能走,我家小姐叫您等等。”

    沐璃这才紧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追了上来,平复了一下气息,直言,“我给你熬了药,一定要趁热喝。也让云檀在里屋备了药浴,你今天不能离开绿园。”

    君逸凡犹豫了,抬头看了一眼沐璃的脸,脸颊和鼻尖还染了一些锅灰,很是狼狈,可那双眼睛却是纯真无邪,叫人不忍心拒绝。

    “跟你说话呢?”沐璃见君逸凡没应声,又问了一句。

    君逸凡这才缓过神儿来,冷声拒绝道,“不喝!”并示意岩雀离开。

    沐璃气恼,随即将木托盘递给云檀,嘱托,“小心端着!”又捋了捋袖子,直接上手扒住了君逸凡的轮椅,直言,

    “不许走。真是好心没好报。早上还说相信我呢,装得跟圣人一样儿,这会儿就不认了。”

    “你要用强?本王怎知你没有下毒?”君逸凡蹙眉问道,又制止了岩雀准备上前将她推开的意思。

    沐璃当即气得无语,怎么就是她要用强了,难道她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救他。本就与他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他,这个人的脑回路真是清奇。

    “下毒?”沐璃兀自碎碎念,又急得来回踱步,想了想,抬手招呼云檀将药端过来,直言,“你不信我,行,我喝给你看。”

    当着君逸凡的面,端起药碗一口饮下,良药入口,简直肠子都要悔青了,真是太苦了。

    那中药的苦味很是上头,苦得沐璃直想掉眼泪,迟迟不愿意吞下,余光瞥了一眼君逸凡,他居然饶有兴致地就等着看她吞下去。

    情急之下,沐璃心生一计,突然俯身凑近君逸凡,双手捧着君逸凡俊秀的脸,直接吻上他的凉唇,将口中的药,生生灌了进去。

    君逸凡愣在当场,霎时睁大了眼睛盯着沐璃,全然失去了知觉,喉结不自觉地动了一下,竟将那药全部咽了下去。

    脑子里竟然回想起初次马车那次不经意的脸颊触碰,心脏犹如小鹿乱撞,周身都觉得燥热起来。

    赵大夫派出来的小厮正好寻来,远远就喊道,“王爷,不能喝。”

    这才将出神的君逸凡拉回现实,当即推开了沐璃,训斥道,“大胆,你对本王做了什么?”又下意识的用手指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又气又恼。

    “真是好苦啊!”沐璃咧咧嘴巴感叹,幸好她提前备了蜜饯。本来是给君逸凡准备的,没想到自己先用上了,一口吃了三颗,皱着眉头,支支吾吾,只问,“吃蜜饯吗?”

    这个人真是明知故问,她做了什么,他当真不知道,沐璃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追上来的小厮气喘吁吁,直接跪倒君逸凡面前,一脸诚恳,解释道,“王爷,那药不能喝,赵大夫说了,阿璃小姐开出来的药方药性猛烈,又没有过秤,稍有不慎,性命堪忧,不能喝。”

    君逸凡眸光凌冽,几乎要将沐璃当场看出一个洞来,质问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沐璃没有直接回答,只问。

    君逸凡很是无语,却突然觉得胸口燥热,憋闷,喉咙腥甜,指着沐璃,只说了一个字,

    “你——!噗——!”

    跟着便吐了一口黑血来。

    除了沐璃,在场人惊恐万分,瞬间脸色煞白。

    “王爷,王爷。”岩雀神情紧张,俯身查看,见君逸凡很痛苦,起身就单手将沐璃擒住,反手扣住,厉声喝斥道,“快说,你给王爷喝得是什么?”

    沐璃手臂被掰得连连喊疼,龇牙咧嘴的说道,“再等等,再等等,吐吐就好了,岩雀,相信我,我不会害他的,啊啊啊——!”

    云檀上前,冲着岩雀就是拳打脚踢,嚷嚷道,“快放开我家小姐,她说不会就一定不会。”

    “住手!”君逸凡气若游丝地阻拦,又连着吐了两口黑血,才觉得内里舒畅了许多,不闷不痛了。

    岩雀这才松开钳制沐璃的手,站回君逸凡身侧。

    沐璃赶紧再次上前,号了一下君逸凡的脉相,又吩咐道,“快,把他推到屋里去。”

    关了门窗,在岩雀的帮助下,去了君逸凡的上衣,这才坐定,静心给他施针。

    先前的小厮赶紧去通报了赵大夫,惊吓的他当即就软了腿脚,被两个小厮搀扶着,须臾片刻,缓过劲儿来,紧忙背着药箱,颤颤巍巍,去绿园门口跪着叩头请罪。

    “老奴,赵俊生失职,管教下属不严,前来请罪。”

    他深感自己已经一只脚踩着鬼门关的边缘,离死不远了。

    闻声,岩雀兀自走了出去,冷声制止,“闭嘴,别吵!”

    赵大夫躬着身子,抬头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岩雀,连连擦冷汗,颤声询问,“王爷可还好?我去瞧瞧?”

    “不必了,阿璃小姐在里面。”岩雀拒绝直言。

    过了许久。

    云檀优先从里面出来,传话,只说,“王爷没事儿了,小姐看着呢,这会儿正在泡药浴,特让我出来说一声,好让大家放心些。”

    赵大夫跪得久,腿脚有些酸痛,忧心忡忡地追问,“当真?”

    “赵大夫放心吧,我家小姐可是王爷的未婚妻,不会害王爷的。”云檀解释。

    “这——!”赵大夫一时语塞,这婚事儿八字还没一撇,王爷从未承认过,这小丫头说得倒跟真的似的,也不好再追问。

    “我进去看看。”岩雀说,却被云檀抓住了,脚还没踏进去,人就被拉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