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听说我全家都是反派

作者:一代妖孤 | 仙侠神话

收藏

  苏黛穿到一本名为《农家女青云路》的书里!原剧情中,相公是大反派,儿子是小反派,她自己则是终极反派!一家子结局殒命,贡献好一波热度。刚横穿过来,她是表示拒绝的,不想殒命,也不想做反派。再后来却意外发现,大反派相公宠妻如魔,小反派儿子乖巧懂事很贴心。一家仨反派,各个都可爱的。便乎,扛起使用外挂,一举扭转剧情,左手相公右手儿子,走上人生巅峰!苏黛半躺在椅子上眯着眼,半睡半醒。。

听说我全家都是反派_第55章 蠢蠢欲动免费阅读

    “也没赌,”慕兴急忙承认,“我躲着赌坊还来还来,怎么可能会还去赌?”“那你怎么花的?”“也没怎么花,”慕兴仔细再回忆一下,但是没啥印象,“县城啥都贵,钱不经花。”他自己都不明白花哪去了。慕海哽住,喉咙几番上滚动,终归但是没忍着,“老大,现在的比严禁他自己都不知道花哪去了。。...

    “没有赌,”慕兴连忙否认,“我躲着赌坊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去赌?”

    “那你怎么花的?”

    “也没怎么花,”慕兴仔细回想一下,还是没啥印象,“县城啥都贵,钱不经花。”

    他自己都不知道花哪去了。

    慕海哽住,喉咙几番滚动,终究还是没忍住,“老大,现在比不得以前,家里因为你已经没了两百两银子,你该懂点事了。”

    “爹,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可结果就是因为你干的混账事,咱们家已经被搅和的七零八散,你娘也气病了。”

    顿一下,慕海有些不耐烦,“还有,你媳妇一直待在娘家不像话,你赶紧把她接回来,家里离不了人。”

    “急什么,”慕兴越发看不惯妻子,“她愿意待娘家就待呗,回头我再娶个更年轻的。”

    “胡闹,”慕海被这话气到了,“你出去看看,十里八乡内哪家姑娘肯嫁你。”

    说着,他面色严肃,“老大,往常你不着调也就算了,若是耽误知智前程,别怪我不顾父子情面。”

    “不是吧,”慕兴不敢置信,“爹,我才是你亲儿子,知智再咋说也隔着一辈呢。”

    秀才还没考上,就把自己这个爹挤下去,往后当了举人啥的,岂不是彻底没自己位置?

    慕海冷冷看他一眼,继续警告,“这次家里替你擦屁股,是因为不想闹大影响知智的秋闱,再有下次,我不会再帮你。”

    多少钱都经不起这样造败。

    再来两次,孙子赶考的银子都凑不够,家族还怎么兴旺?

    慕海虽然在意儿子,但是说到底,改换门庭对他才最重要。

    慕兴也知道,脸上虽然不爽,撇撇嘴却没反驳,自顾自的去厨房翻找吃食。

    然而,刚塞两口,扑通一声,大门被人踹开。

    然后,乌压压的人哗啦一下涌入院子。

    慕海听到动静赶过来,周家已经把溪下村大部分人放进院子。

    他有一瞬间怀疑,这些人之所以踹大门,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热闹。

    “大哥,”他脸色难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有病吧这群人?

    兴师动众跑来溪下村闹事,真当他们村没人?

    “自然是来讨公道!”

    吃瓜吃多了,溪下村村民越发看热闹不嫌事大,闻言,立刻插话,“别急,我已经让人请族长,你们俩亲家慢慢说,咱们溪下村一向帮理不帮亲。”

    听到这话,慕海立刻阴阳怪气,“你们想的还真周到!”

    慕族长:谢邀,并不想成为专业擦屁股运动员。

    此时的他并不在村里,故而也不知道这场闹剧。

    慕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积极拉近关系,一顿饭下来,双方比之前更加亲近。

    话赶话,赵嘉就开始吹起慕宅。

    “耀哥家,从外面看不起眼,里面的器具却样样雅致,不比那些大户人家差。”

    慕濯好奇出声,“比我们家还好?”

    他们家看着不显眼,底子厚实着呢,有个铺子在县城,家里东西都是外面来的好东西,寻常人根本买不到。

    “那是当然,”李念也跟着开口,“就说吃饭用的碗,瓷白瓷白的,又薄有清透,感觉比官窑烧出来的还好,上面的花样也说不出的清秀。”

    “真的假的?”慕濯戳戳装死的堂弟,“能不能给个面子,去你家开开眼?”

    “可以去我家,但是你得保证,不能把地址露给老宅那边的人。”

    “放心,保证守口如瓶。”

    “那行吧!”

    慕耀也没想一直藏着地址不给人,只是怕麻烦,才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经过这几次打交道,他也算了解慕族长和慕濯的为人,不再坚持严防死守。

    慕耀不在,苏黛和南崽有些放飞自我。

    两人肠胃都不怎么好,平常吃的都比较清淡,时间久了,嘴巴就有些淡。

    “南崽,我们今天吃点不一样的东西!”

    “好吃吗?”

    “必须好吃。”

    苏黛把所有肉串成串,生一堆火开始烤,边烤边刷油加孜然和辣椒粉。

    肉还没熟,香味已经飘散到四周。

    隔壁老刘又蠢蠢欲动了。

    “行舟,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好霸道的肉香,”行舟朝隔壁努努嘴,“老爷,肯定是苏娘子又在弄吃食。”

    每次隔壁做饭,都馋的人流口水。

    哪怕让厨娘做一样的饭菜,依旧不是闻到的那种味道。

    主仆俩对视一眼,齐齐垂头。

    “苏娘子的手艺,开个酒楼生意定然会很好。”

    “老爷,你若是想吃,我去隔壁换点?”

    “那多不好,”老刘抽抽鼻子,使劲吸了吸隔壁传来的空气,很心动,却依旧端着架子,“若是被人知道,还当老爷我就差这口吃的。”

    “难道老爷不差?”

    行舟疑惑。

    不知道多少次,自家老爷对着碗筷叹气,哀叹隔壁的好手艺折磨人,恨自家的厨娘不争气。

    “交情不到位啊,”老刘仰头,“你说隔壁是不是傻?多少人想跟刘家攀交情还还不及,就他们不一样,梯子都递出去,就是不踩!”

    他已经让人送过去好几次东西,每次人家都只中规中矩回礼,说好的上门拜访,自此没了下文。

    “可能是人家不需要吧,”行舟挠挠头,“老爷不经常说,凡攀附交情者皆有所求。

    慕家人口简单,为人正派,日子过得也惬意,人家完全可以只把咱们当成普通邻居。”

    “那也不对,老话常说远亲不如近邻,慕家却不这样,好像咱家啥样都跟他们没关系似的。”

    “我也纳闷,”行舟真的很疑惑,“他们就不打算在镇上结交人吗?”

    一阵风吹来,香味更甚。

    老刘又一次吸鼻子后,满脸严肃,“没错,这实在太不正常,不行,我得亲自去他们家探探底细。”

    说完,也不管行舟什么反应,拔腿就跑。

    明明年纪已大,头发花白,手脚却灵活的不可思议。

    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看不到人影。

    “老爷这样莽撞,真的不会被赶出来?”行舟气的跺脚,“算了,我赶紧准备东西送过去,免得真被当成蹭吃蹭喝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