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废女问仙道

作者:塔希提 | 都市高干

收藏

  她是亡命孤女,亦是修真大能。百年前一场山劫,她逃亡途中幸得天域州战王相救,从此入清原门,历修真劫。 门派变局,世道纷乱,清原与火列的恩怨搅动天地,飞升与传承的抉择惑乱众生。 是应劫,也是在乱世同风而起。 --------------------------------------------------------------------------------------。

废女问仙道 第一卷 百年 第十六章 有缘

    但是,沈宴卿但是先不动手为沈落伤口包扎。他将自己的红色巾帕用上,在看向了沈落的伤口的时候,一阵真气的汹涌澎湃的触感,突然间是让他意识到了什么。这好像……是颇有些陌生的真气流。在入了天地劫后,他曾多次与这样的真气流交手,也有这样的真气流在他的抵御之下落...

    不过,沈宴卿还是先动手为沈落包扎。他将自己的红色巾帕用上,在看向了沈落的伤口的时候,一阵真气的激荡的触感,忽然是让他意识到了什么。这似乎……是颇有些熟悉的真气流。在入了天地劫之后,他曾多次与这样的真气流交锋,也有这样的真气流在他的抵挡之下落在每一次劫难之后封关之时,消失在了天地劫之中。沈宴卿蹙眉,他觉着自己是没有感应错的。沈宴卿低头,细细的审视向了沈落的伤口。沈落不由得蹙眉,并不知道沈宴卿这是要做什么,“你……”“那异象结界之间,有什么蹊跷?是谁人布阵?”沈宴卿问道。沈落便答,“是魔鸟所在。那位前辈应该知道得更为透彻,我并不知晓。”沈宴卿没有去包扎沈落的伤口,而是牵住了她的手臂,“你的伤口上还有魔障未除,需要先净了去。”沈落一惊,着实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如此。“师父的药炉里大概是有的,随我来。”沈宴卿看着沈落那颇有些担心的神色,又道,“放心。并不大碍。只是一些魔障之气,去除了便好了。”沈落这才稍稍的能够安心了一些,若是她也要走火入魔,那她大概便是会到了发疯的境地。当年在山中山的时候,她是见识过魔障的了得的。她不想要再承受着那样的魔气所困。听了沈宴卿的话,她便立刻是点了点头,哪怕沈宴卿是再如何,到底也是绝不会欺骗她的。沈宴卿带着沈落到了木屋一边的药炉,走了进去,翻找起来。沈落见着沈宴卿如此,不由得想了想什么,低声道,“为何如此?一会儿与师父说起来,不是更为方便?”“师父若是知道了你的身上带着魔性,会如何?”沈宴卿看向沈落的眼睛,笑了笑,道。沈落想来沈清和是待她温和的,“会如何?”“清原正统,却出了有魔障之人,你也是不怕师父将你逐出师门。”沈宴卿近乎是用上了恐吓沈落的语气。沈落滞了一下,淡然道,“师父不会那样,我又并非入魔,只是不慎带了魔障之气。”“话是如此。可是你的身上一旦是有了魔障之气,那便是不争的事实。按着清原的规矩,师父也是要折腾你一番的。别多话了,快来找一找。”沈宴卿道。沈落虽然在心里对于沈清和对待自己的态度非常有信心,却也是架不住沈宴卿的一番话的提醒,只得沉默着找了药去。而在这个时候,木屋里相交谈的声音隐隐传了出来。“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一代两门之间的纠葛,是必不可少的了。”那位白衣老道的声音传出来。沈落滞了一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沈宴卿自然也是听得,不由得皱了皱眉,两个人一起屏住了呼吸。“那沈掌门……你打算如何做?”白衣老道又道。“缘起缘灭,自有定法。我已竭力,其余岂是我能够决定。”沈清和淡薄而又不免得带了一些遗憾的声音传出来。“唔,可惜可惜。”白衣老道感叹道。“在沈掌门这一代大能之中,沈掌门你是最为有机会得道飞升的修真者之一啊。”白衣老道的声音里显然是带着遗憾的,“时光已久,机会也是稍纵即逝的。”沈清和笑了笑,“世事如此,不必介怀。迟剑真人,多谢你来这一趟。”“我也是经过这山中山的时候,发现异象。不得不说,这一遭劫难之力,似乎是更为强大了。而我的剑修之力,已经是无法匹敌的了。”迟剑真人说道。“并非是迟剑真人的问题。”沈清和坦然。“诸事难解啊。我着实也是帮不到了什么,沈掌门。当年你是救过了我一命,我迟剑一宗也是仰仗了沈掌门,才得以有今日。虽然是终究难以扶起,但是这门派到底也是传承了下来。”迟剑真人感激道,“若不是有沈掌门,事情会是如何着实是尚未可知。”“若是说起此事,其后你为我寻得继灵之法,这才更是我该感激的。”沈清和坦然道。“唉,不过终究也是只能够如此了。”迟剑真人遗憾道。沈清和的声音却是十分清淡,“事情还未到结局之际,便是谁也难以说清楚的。我既然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自然也是会信了下一步。”“是,沈掌门确实能够是如此。你座下的弟子……唔,我在异象结界里,还是受了你那位弟子,沈落女娃的帮扶,这才能够脱身。”“小落……”沈清和浅笑,和蔼温柔,“小落是位有缘人。”“是,也正是这缘,我将收着的宝剑,平白,决定就此送了她。我见着她与这宝剑也是十分相配,宝剑第一次开光,便如此可用,岂不是十分迎合的。”迟剑真人笑着说。沈宴卿看向了沈落,而沈落则是默默背过手,摸了摸落在腰间的长剑,随后又看向了沈宴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