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废女问仙道

作者:塔希提 | 都市高干

收藏

  她是亡命孤女,亦是修真大能。百年前一场山劫,她逃亡途中幸得天域州战王相救,从此入清原门,历修真劫。 门派变局,世道纷乱,清原与火列的恩怨搅动天地,飞升与传承的抉择惑乱众生。 是应劫,也是在乱世同风而起。 --------------------------------------------------------------------------------------。

废女问仙道 第一卷 百年 第十二章 石道

    魔鸟的恶鸣依然在,放佛是轰鸣声在了整个山谷里。沈落望着黑衣男子,道:“先解了你身上的魔性。”黑衣男子皱紧眉头,“我短暂休息片刻,自可问题。”沈落无话可说,只好侧头过去的,看向了石道。此处围在了山石之下,但是是姑且躲藏的好地方,但是那魔鸟倘若要再次反...

    魔鸟的恶鸣仍然在,仿佛是轰鸣在了整个山谷里。沈落看着黑衣男子,道:“先解了你身上的魔性。”黑衣男子皱紧眉头,“我休息片刻,自可解决。”沈落无话可说,只得偏头过去,看向了石道。此处围在了山石之下,虽然是暂且藏身的好地方,可是那魔鸟若是要再度反扑,还是能冲了进来的。因此,躲避绝非是长久之计。沈落暗自想着,继续观察石道。若是能够那魔鸟引在了山石之间,以那藤蔓缠住其身,大概是破解之法。不过,需得来人合作。想到这里,沈落又偏头,看了看正在按着肩头止血的黑衣男子,她取出了一块手帕,递给那黑衣男子,“先止血。”黑衣男子顿了一下,仍然不想领情的模样,沈落只得将那手帕放在了黑衣男子的一边,随即起身往那一丛落下来的藤蔓一边去。沈落将那藤蔓缠成了网,放在了山石的缝隙之上。而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响在了石道的另一边。只见一白衣老道从山石的一端被飞身炸出,而在他的身后席卷而来的正是那魔鸟。沈落一惊。这位白衣老道……难道是那两个白衣小道的师尊?如此一想来,大概便是。沈落没再犹豫,纵身而起,落在了那白衣老道的身前,一把将他揽了过来。“前辈小心!”白衣老道见着眼前女子搭救,随后便看到了沈落亮出了幻剑,其间缠着清原的真气,白衣老道立刻识出了沈落乃是清原门的弟子。沈落揽过白衣老道的肩膀,将他推到了山石一旁,随即迎上了那魔鸟。“女娃小心,那是魔鸟!”白衣老道开口提醒道。沈落点头。黑衣男子见着眼下这场面,一时之间魔气又是聚拢。他怎么会并非那魔鸟的对手?若是区区一个异象的魔鸟,他都无法突破,又何谈修炼为真正的大能?于是唤起十方烈火剑,黑衣男子直冲着魔鸟的魔气的方向而去。沈落抬眸,身边的黑衣男子和她擦身而过。十方烈火剑也随之迸发而出,带着十足的气焰。“女娃躲开!此人已走火入魔!”那白衣老道又是看得出来,忙是大喊一句。沈落浅浅一拧眉,看向黑衣男子。而黑衣男子则是并未有任何的颤动,劈向了魔鸟。沈落并无多想,此时更是决不能做了逃兵,于是凛然迎了上去,同着十方烈火剑的力量,劈出了自己的幻剑之力。剑风跌宕在了一起,砸在了魔鸟的身上。而魔鸟在剑风里堪堪的似乎欲折翼,而后顷刻之间却又是卷土重来,再一次扑向了黑衣男子。沈落一惊。黑衣男子冷冷的一笑,再次劈出烈火剑。烈火剑的带着黑色的火光一瞬间冲开。两方力量对峙,魔鸟并不落于下风。随后,魔鸟又喷出一道十足力量,将黑衣男子震倒在了羽翼之下。沈落忙扶住了黑衣男子的脊背,在魔鸟挥下致命的一击之后,将黑衣男子带出了它的掌控之下,随即低声道,“将它引于那山石之间,以藤蔓困它。”沈落坚定的语气和手间清晰的温度,一直传到了黑衣男子的真气之间。黑衣男子下意识皱紧眉头,但是并未开口说出拒绝的话。沈落便当做黑衣男子乃是认了她的话,飞身而起,在魔鸟的翅膀上斩下一剑。魔鸟立刻恶鸣,扑向了沈落。沈落则是转身躲向了山石去。她原本是以为那魔鸟将会因此而扑向自己,却是想不到,那魔鸟竟然是又折了去,冲向了黑衣男子。沈落蹙眉。黑衣男子又受了那魔鸟的一击。沈落无奈,只得折回。那魔鸟又劈了一翅膀向黑衣男子的胸口,而沈落在这个时候则是以幻剑阻挡了去。“小心!”黑衣男子一顿,见着沈落在自己的身前接下了一翅膀的魔气,不由得动了动唇。而沈落立刻偏过头,示意给了黑衣男子一个眼神。黑衣男子会意,当下立刻同沈落一起向山石那边去了。魔鸟一路追去,在石道之间卷起了一片乱风。白衣老道看着眼下的场面,不由得默默握拳,“可是要十分小心啊。”沈落和黑衣男子飞奔到了山石之前,魔鸟扑向了黑衣男子的胸口,沈落抓住一条藤蔓,按在了黑衣男子的手上,“你来缠它。”黑衣男子一惊,而沈落则是已经顺势,逆着魔鸟的翅膀扑过来的方向,将黑衣男子推出了山石之间。黑衣男子着实是没有想到,沈落竟然会宁愿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间,他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一道魔气划过了沈落的手腕,当即出了一道血口子。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间,黑衣男子退出后,便立刻抓住了沈落布好的藤蔓,袭向了魔鸟的背。这么一遭来,显然是激怒了那魔鸟。魔鸟发狂一般的扑向了山石之间的沈落,沈落落身于山石的缝隙之间,魔鸟的魔气冲向了她的胸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