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中

废女问仙道

作者:塔希提 | 都市高干

收藏

  她是亡命孤女,亦是修真大能。百年前一场山劫,她逃亡途中幸得天域州战王相救,从此入清原门,历修真劫。 门派变局,世道纷乱,清原与火列的恩怨搅动天地,飞升与传承的抉择惑乱众生。 是应劫,也是在乱世同风而起。 --------------------------------------------------------------------------------------。

废女问仙道 第一卷 百年 第十章 换新

    抬头一看那黑衣更年轻男子缓缓地抬眸,和沈落的一双澄澈目光正面相撞,他不易察觉的一拧眉,眉宇的英气之间还飘着隐隐的黑雾。“清原道。”男子淡淡启唇,声音沙哑而冷酷无情。沈落的脸色上依然是波澜不惊,但但是暗暗揣摸了出来眼前这人的身份如何。但是现下已入异象之间,当...

    只见那黑衣年轻男子缓缓抬眸,和沈落的一双清澈目光相撞,他不易觉察的一蹙眉,眉宇的英气之间还飘着隐隐的黑雾。“清原道。”男子淡淡启唇,声音低沉而冷酷。沈落的脸色上仍然是波澜不惊,但还是暗自揣摩了起来眼前这人的身份如何。不过眼下已入异象之间,当务之急乃是出了这结界,故沈落没再多说下去,俯身蹲在了男子的身前,“道友,且静心调息,方可破开这异象。”男子淡淡一冷笑。“唔,当我是有这般本事,以一己之力便能够生出异象结界来么?”男子冷哼一声。沈落方才以清原道窥伺,异象之眼诚然就是在这男子身上的走过入魔的魔性所致,可是经由他这么一说,沈落又琢磨不透。“我窥伺异象结界,阵眼正是在你的身上。魔性不散,难以破阵。”沈落垂眸,又接着轻轻道:“只是我的修行尚浅,若是我道行高深,自可用真气破了此阵,但眼下实是无能为力,还请道友尽快去除魔性,方得解脱之法。”黑衣男子淡淡一勾唇,虽然并不想和清原的人合作,但是毕竟他也是要离开此地的,怎可深陷于异象之间,昏昏度日?原本他的修为已然不够,多浪费了一日,便意味着离着成为修真大能之日要推迟一日,他修道多年,所经历之事已多,眼下绝非是纠缠的时候。他记着自己落入清原的山劫缝隙之间之时,一团黑雾向自己扑飞而来,两相交手之间,还是自己落了下风。欲以修为破阵,却不慎一时间走火入魔,这才成了这异象的阵眼。黑衣男子弹了弹袖子,起身。沈落一滞,忙随着黑衣男子的动作一道而起。“道友可是想好?”黑衣男子淡然:“我自有破解之法。”说罢,黑衣男子便离身,往花海的另一头去了。沈落自是看得出来这黑衣男子并不想与自己一道破阵,她自然是没有缠着的道理,不过眼下阵眼便是在那男子的身上,他如此而去,还不知道是要等到了何时,沈落细细一想,还是悄然动身跟了上去。是夜,清原山月明。百灵花香激荡满了藏龙院,原本并无生机的院落一时换新。楚炎从屋子里报出又一坛好酒,快步往那凉亭去。凉亭下,沈宴卿和赵惊云正坐着,赵惊云喝干净了杯子里的酒水,沈宴卿则是靠着亭柱,不知所思。他只尝了一口酒,实则是为应和他的三师弟。楚炎取出了珍藏多年的好酒,庆他出关,他自然不好拒绝,却也不敢多喝。赵惊云又低头吃了口午后剩下的热菜。“难得能有如此快活之际!”楚炎感叹一句,坐在了赵惊云的身边,目光一瞥过去,见着了一瞬之间沈宴卿轻轻皱起的眉头。楚炎仰头喝了口酒。赵惊云则是吃了一粒花生米,道:“酒是好酒,下酒菜却是一般,也不知道小师姐为何还没回来。”沈宴卿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不由得一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