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说是楼,实际上但是是个买卖的中间人,贵重点的给富贵荣华人家送小妾,微贱点的给青楼送歌姬,这里都能有货源。离骚自告奋勇地就去了,说了来意后,里面的老妈子亲手将离骚接了进来。“你想把自己献给自己赵公子进赵王府?”离骚颌首!老妈子当然是个老手了,明白天上不九歌自告奋勇地就去了,说了来意后,里面的老妈子亲自将九歌接了进去。。...

    说是楼,其实不过是个买卖的中间人,贵重点的给富贵人家送小妾,贫贱点的给青楼送歌姬,这里都能有货源。

    九歌自告奋勇地就去了,说了来意后,里面的老妈子亲自将九歌接了进去。

    “你想把自己献给赵公子进赵王府?”

    九歌颔首!

    老妈子毕竟是个老手了,知道天上不会无缘无故地掉馅饼,于是上下打量了九歌下,狐疑地问道

    “为什么?”

    九歌道:“因为饥荒外逃,我已经很久没吃上一顿饱饭了,听说赵王府富贵滔天,如今又正逢赵六公子过生辰,若是真的能得赵公子青眼,我这下半辈子也算有了着落!”

    “看你这气色,可不像是很久没吃饱饭的样子!”老妈子怀疑的目光如刀一般直扎九歌心里!

    九歌毕竟稚嫩,没考虑那么多,这一路虽然风尘仆仆,但是她吃的好,睡得好,可不像是逃难的人!

    老妈子看出来九歌在撒谎,当即轰人

    “我这里虽然是买卖人的,但是来路都清晰的很,你这来路不明,我可不敢给你担保,你还是另寻出路吧!”

    说完竟然起身就要走。

    九歌当即急了,起身道:“等下!”

    老妈子回头,目光玩味地盯着九歌。

    九歌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了老妈子的面前。

    九歌道:“实不相瞒,我虽不至于逃荒,但家中却也遭了变故,如今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我自认相貌不俗,不甘于嫁于匹夫草草,所以想来碰碰运气,若是他日我被公子看上,必还有后谢!”

    老妈子听这话还有几分真,看了看银子,又过来看了看九歌的相貌。

    一开始九歌头发高束,面庞精致中却少了柔和,此时老妈子定睛看去,只见她面若桃花,目似水杏,五官精致小巧,皮肤白净明皙。伸手将头发散下来后,顿时云瀑遮面,妩媚动人,老妈子目光一震,心想着相貌便是做贵妃娘娘都是当得的。

    送给赵六公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恐怕那早先搜罗来的,都不及这万分之一!

    其实在凤霞楼,因为赵小王爷过生辰这事,多少达官贵族的千金小姐都想来碰碰运气,就这样的人家,若真的能在赵公子房中,也比在外面做正室嫡妻强了。

    所以九歌这样来要求的女子,在老妈子这里已经司空见惯了,刚才唬她一手,不过是个老江湖的把戏。如今眼看着是个稳赚不赔的送上门买卖,她可没有不做的道理!

    但是老妈子表面上还状似很为难的样子,诉说了一通打点的难处后,才带着九歌去写了身份明细,接着将九歌安顿下来,好好打扮后,于次日送进了赵王府!

    顺利进了赵王府后,有专门的管事嬷嬷来给她们核实身份、检查身体、介绍规矩。那阵仗跟太子选妃似的。

    九歌毕竟是个没出阁的姑娘,被人一通检查早已红了脸,心中对白衣先生的憎恶就更多了!

    因为人数太多,很多真正想出人头地的都会给那些下人偷偷塞银子,九歌虽然相貌出众,但是在暗示她要表示表示的时候,九歌就装傻!

    反正她又不是真的来给什么狗屁小公子过生辰的,只要进来了,其他的,她可不在乎!

    果然对方见九歌不懂,摇了摇头,将她分在了最普通的一组,好似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到赵公子一样。

    接着所有人就都被安置在了后院中。

    来到后院九歌发现这里面更是极大,哪里都是房屋,根本就看不到头,她们每十人一组在一个房间中,等着赵小公子有空来看,看上的挑走,看不上的就在府上做个洒扫的丫鬟,年岁稍大留不住的,就发了下人出去!

    跟九歌住在一个屋子里的,有才十岁出头的,也有二十有余的,听她们的意思,有些是买来的,有些是良家女子被平白抢来的。

    九歌听的不屑,独自倒头就睡!

    “我听说这次进来的姑娘中,有一个是特别出众的,那相貌、那身段、简直就是皇妃级别的,出手又阔绰,早早地就单独安置在了一个房间,如今估计都见到赵六公子了!哪里像我们,简直不知道还有没有出头之日!”

    “这里有什么好的,我还想这能回家呢,若是他看不上,就将我们放了多好!”

    “你倒是想得美,我听说那赵六公子极色,家中女使丫鬟将近淫遍,房中姬妾更是数不胜数,我们这些的,恐怕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啊!他怎么这样啊?”

    “哼,我还听说,这赵六公子极是残暴,家中稍有不如他意的,当即打死,如今过整二十的生辰,又是老王爷如今膝下唯一一子,宠的无法无天,从十岁上下沾染女子到如今死在他手下的不知道有多少,在王府中没人敢惹他。

    这赵王府在赤霞镇又是威震一方,便是衙门的县太爷每年都得给赵王府进献不少金银财宝,美女歌姬!多少人被打死了就打死了,连个伸冤的地方都没有,我看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免得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一些不谙世事的姑娘被这一席话说的心中惶恐,只能接受这无法控制的命运。

    九歌却满脑子想着怎么才能找到那个白衣先生。

    根据刚才进来时她的观察,男女都是分开的院子,这边都是女子,各种各样的女子,那么那个白衣先生还有戏曲班的想来都是在其他地方,但是在什么地方呢?

    这赵王府太大了,九歌进来后七拐八拐,连出去的路都快记不住了,更别说乱跑了!

    想到这里,她也觉得头疼,兀自睡去了!

    六天后,赵六公子的生辰总算是到了,这几日,九歌总是能听到赵六公子来了这处院子,从各个房间中挑出了好看的女子出去,出去后这些姑娘去了哪里,九歌不知道,反正没等到他挑到这个屋子,生辰就到了。

    而这几天九歌也没闲着,在有限的能够自由活动的地方尽情地跑着,果然不出她的所料,赵王府里面的守卫比外面严多了,简直有一支部队驻扎在里面,巡逻人几乎每半盏茶的功夫就能看到一批,或许是因为临小王爷生辰,他们查看的更严了,在府中行走的,若是看到不对劲的都要仔细盘问一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