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因为离骚手上的这份卷宗,他也是从来不没看过的?想起当天赤禾亲手逼得萧鼎严禁不死的时候,他是真的根本不关怀真相是什么。他而已接了任务,去灭萧家,接着拿回去剑谱,虽然萧家没灭,剑谱也没拿回去来,不明白当初的赤禾又受了什么样的惩罚。离骚迟疑了下,但是九歌犹豫了下,还是将萧家的卷宗递给了赤禾。。...

    所以九歌手上的这份卷宗,他也是从来没看过的?

    想到当日赤禾亲自逼得萧鼎不得不死的时候,他是真的根本不关心真相是什么。他只是接了任务,去灭萧家,然后拿回剑谱,但是萧家没灭,剑谱也没拿回来,不知道当年的赤禾又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

    九歌犹豫了下,还是将萧家的卷宗递给了赤禾。

    赤禾回头就看到九歌的面色不好,还伸过来的一个卷宗,他不解地看着她。

    九歌道:“你看看!”

    赤禾倒是很听话地拿了起来,也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看完了,随后他仍旧是刚才那样的表情般,将卷宗递还给了九歌。

    九歌愣愣地看着赤禾手中的卷轴,没有接,有些不解也有些惊讶地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赤禾道:“你想问什么?”

    九歌:“若是当日你看过这个卷宗,知道前因后果,还会逼死萧鼎吗?”

    赤禾淡然道:“会!”

    九歌一震:“为什么?”

    赤禾起身,自己走到对面,将卷轴又放了回去,声音很是淡漠。

    “这不过是一桩生意,萧家创出了《落英剑谱》本就是怀璧自罪,又没能力守护好,我不过是接了一个任务,只需要知道结果,并不需要知道起因和判断对错。”

    九歌听完赤禾的话,站在那里愣了半晌也没消化完赤禾的话,她很不解地问道

    “就算你知道是错的,只要是任务,也会接,也会做是吗?”

    赤禾道:“这是自然,六壬殿杀手的第一条准则就是不问缘由!我们是杀手,不是判官!”赤禾顿了下,去拉九歌的手。

    “你既然看的不开心,就不要看了,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转转!”

    九歌心中有些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赤禾的手伸过来的时候,九歌却下意识地避开了。赤禾倒是也没恼,只是宠溺一般看着九歌笑笑,随即往外走。

    九歌茫然地跟着他往外走,到第二层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另外一个很熟悉的地名,九歌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拿起来看,这里面记载了一件很小却很奇怪的事情。

    一个村庄里的一对农家夫妇,却出动了数十人追杀,其中农家夫妇名字“暂无”

    带头人员“不明”,特殊标注“九莲宫主宫高手”

    原因“不明”

    特批“情况诡异,待定后查!”

    随即九歌又看到一个比较晚的时间,写着略有眉目.......

    后面九歌正要看,赤禾忽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将卷轴给合上抽走了。

    “不要看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九歌心中好似要抓到什么关键的线索了,但是因为赤禾的打断而消失了,略有眉目是什么意思?是知道原因了吗?还是知道对方是谁?这个后面写的到底是啥?

    “等下,等下,我再看一眼,就一眼!”

    赤禾却强硬地拉着九歌的手走了出去。

    “别看了,免得一会又要生气了!”

    九歌被赤禾不由分说地给拉了出来,就像当日他说离开时的果断,一点不给九歌缓冲的机会。

    转眼间九歌就被带出了塔,眼看着塔门关上,九歌心中一沉,想着反正自己还要待几天,等过两天自己再来看看好了。

    再看赤禾,九歌心中不知为何,一阵烦闷,将他的手给甩开,大步流星地走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来的时候九歌很怕,但是现在堵着气走回去,九歌却觉得还不如掉下去,让你眼睁睁地看着我掉下去正好!

    然而,路总是看着心里害怕,其实无惧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危险。

    赤禾见九歌又不高兴了,却不知道她哪里不高兴了,只能跟在九歌的身后默默走着。

    九歌气呼呼地走了很长一段,却见赤禾既不来哄,也不来解释,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九歌真是越走越恼火,她不知道赤禾应该跟自己说什么,她才会高兴,但是她知道,赤禾这样什么都不说,只会让她很生气!

    走回到自己门边的时候,九歌快两步迈了进去,随即就砰一声将门摔的震天响。

    赤禾被挡在了门外,看了看九歌的窗户,有些不解地转身离去了。

    九歌本来蹲在门边,等着赤禾会有什么动作,哪里成想他竟然就这样走了,就这样走了,九歌越想越气,晚上赤禾来找她的时候,她也闭门不见!

    其实萧家的事情已经过了五年之久,九歌跟萧家并没有什么交情,而且当时的赤禾才十二岁,十二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呢?自然是别人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杀了萧家那么多人,九歌明知道他不对,可又无法指责一个十二岁接受非做不可命令的赤禾。

    毕竟任务没完成,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九歌是看到过的。赤禾没得选择,九歌也能理解。

    她只是很生气,对错如此明显,哪怕当年的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但如今他已经大了,也知道了来龙去脉,还是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让九歌受不了。

    九歌不想看到一个是非不分的赤禾。

    一连生气了好几天,赤禾每天都会来九歌的房门前站一会,九歌不给他开门,他就会转身离开,然后在她的窗台放上一捧花。

    其实这个季节的花已经很少了,天气越来越寒冷,云渺峰的山又高又险,就算是刻意种的后院的花,如今正在绽放的也没多少了。

    九歌不知道赤禾是从哪里摘来这么多新鲜的花,还是一日蓝杉过来,打趣地说道

    “我说赤禾怎么最近如此用功,在崇山峻岭间来回穿梭,原来就是为了在你的窗台放上一捧鲜花,估计云渺峰周围山头上的花,都葬身在了你这里!”

    九歌听后心中一动,云渺峰有多高,周围的山峰有多高,为了能够采摘到鲜花,他又需要找多少个危险崇高的山峰?温暖偏僻的谷底?

    想到赤禾每日如此不顾危险地为自己采花,就是为了博自己一笑,不让自己生气,九歌心中就暖暖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