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离骚笑道:“为什么你们男孩子都怕酸的?”蓝杉道:“不啊,白展就很不喜欢吃酸!而已我跟赤禾不爱吃罢了!”离骚耸了耸肩膀,则表示去理解!随后蓝杉哈哈笑着看向离骚道:“据说你有白莲印,拿出让我们看一看!”离骚道:“那有什么很好看的?”蓝杉笑:“我没没见过九莲宫赤禾见九歌吃瘪,目光扫了一眼蓝杉,蓝杉却好似没看到一般,继续笑道。...

    九歌笑道:“为什么你们男孩子都怕酸的?”

    蓝杉道:“不啊,白展就很喜欢吃酸!只是我跟赤禾不爱吃罢了!”

    九歌耸了耸肩,表示理解!

    随即蓝杉又笑着看向九歌道:“听说你有白莲印,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九歌道:“那有什么好看的?”

    蓝杉笑:“我没见过九莲宫这么低级的莲印,好奇!”

    九歌被蓝杉的话给噎了一下,她本以为是蓝杉觉得九歌厉害,才说要看的,没成想后面是这么一句!气的九歌顿时冷脸道:“不给!”

    “那橙莲印呢?”蓝杉继续笑的无公害!

    九歌不服了:“你身上拥有哪个层级的莲印了?”

    蓝杉笑道:“我一个也没有,所以想来看看你的!”

    九歌气结:“你一个都没有,还好意思说白莲印低级?”

    蓝杉笑的意味深长:“白莲印是初级莲印,我说它低级有问题吗?”

    九歌愣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蓝杉是跟自己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初级和低级,意思好像都是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赤禾见九歌吃瘪,目光扫了一眼蓝杉,蓝杉却好似没看到一般,继续笑道

    “你为什么要拿九莲宫的莲印?你想最终挑战谁?”

    九歌没好气道:“挑战着玩不行吗?”

    “那你现在到了哪一级了?”

    话题又给蓝杉绕了回来。

    九歌气鼓鼓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蓝杉笑的疏阔:“当然,你若是到了哪一级遇到困难了,我很乐意帮忙!”

    九歌脑袋转的极快,也笑着回应道:“我便是遇到困难了,也有赤禾帮我,好像,还轮不到你!”

    蓝杉听此,哈哈大笑起来,完全不以为忤。

    “赤禾是厉害,但是可不见得他会是一个好老师,如今你在六壬殿,我们都很乐意教你!”

    蓝杉此话说的半真诚半假意,九歌一时也没听出来他到底哪一个更多些!

    于是回应道:“如此,倒先谢过了?”

    真若有人愿意教,九歌不介意是谁!反正她也早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本来九歌以为蓝杉只不过是客气一句的事情,毕竟她跟赤禾在一起,再怎么样,也有赤禾来教自己,但是让九歌想不到的是,在她伤好后的三天后,赤禾被殿主喊去离开,蓝杉就来到了九歌的院子中。

    “你来有何贵干?”九歌早都忘记了那日他们说的话!

    蓝杉笑道:“自然是来教你武功的!”

    九歌还愣了一些,这才反应过来当日他说的话是认真的!

    但是九歌笑了笑道:“多谢你的好意了,这几天赤禾也已经教了我许多,今天我正想好好消化下,不打算学习新东西!”

    蓝杉笑的疏阔潇洒,就着廊下坐了下来,看着九歌道:“那把赤禾教给你的,耍给我看看,我给你纠正纠正!”

    九歌见蓝杉对自己好似很有意思的样子,心中警铃大响。

    她摸不透蓝杉为什么这么积极地来教自己武功,但是她知道蓝杉可是海棠喜欢的人,整个六壬殿人尽皆知,就跟九歌和赤禾是一对一样。

    自己本来就因为赤禾而得罪了紫婷,现在可不能因为蓝杉再把海棠给惹了。

    无论是紫婷还是海棠,都是六壬殿的杀手,哪一个九歌都惹不起。

    所以就算是教,也不该是蓝杉。

    九歌并没有耍,反而就势坐在了蓝杉的旁边,也笑着看他,打趣道:“我这里就用不着你费心了,不如去多教教海棠吧!”

    蓝杉的笑意有点淡,盯着九歌道:“你在怕什么?是怕赤禾吃醋还是海棠?”

    九歌装无辜:“不啊,六壬殿中,谁人不知道海棠和你的关系,我和赤禾的关系?你们厉害我都知道,所以我已经有赤禾教我了,你若是也来教我,岂不是就没人教海棠了?

    况且你们都是六壬殿的杀手,有赤禾教我就已经足够了,我这人比较笨,教多了也是学不会,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你的时间。

    倒是你和海棠,若是没事,可以赏赏花,看看云,不是挺好的吗?我想海棠也会很高兴的!”

    蓝杉听完九歌的话后,嘴角边虽然还挂着笑意,但是开心的成分却一点点消失。

    盯着九歌盯了好一会后,才又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从侧崖爬上来的!”

    九歌被盯的都快起汗毛了,才听到他问了一个问题,当即回道:“当然就跟壁虎一样,慢慢从山体爬上来的呗,我又不会飞!”

    蓝杉笑了,笑的意味深长,好似看穿了九歌的那点小心思

    “那两弯折崖你又是怎么过来的?”

    九歌道:“荡过来的呗!”

    蓝杉不信:“那上面根本没有落绳的地方!”

    九歌道:“以前是没有,但是现在有了,不信你可以去看看!”

    九歌说的理所当然,反正又没有骗他。只不过是后面的事情没说罢了,若是他去看了,真的不自量力地尝试了,便是摔下去了,也是自己技不如人,怪不得她!

    蓝杉的目光中却仍旧都是考究,显然他也不是完全信任九歌,但是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余光中看到赤禾从远处回来了,蓝杉起身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二人就好好练武吧!”

    说完蓝杉笑的诡异就转身离开了。

    九歌想着反正不能让你教!

    赤禾回来后,九歌有些担心地问道:“没什么事情吧?”

    他们二人的伤都才刚好不久,九歌可不想又因为六壬殿什么奇怪的规矩又把赤禾给罚了。

    赤禾摇了摇头:“不用担心,只是过段时间要下山去!”

    “去执行任务?”

    赤禾颔首!

    九歌当即问道:“这次又是去杀谁?”

    赤禾没有回答九歌的这个问题,只是摸了摸九歌的头道:“说了你也不认识,别问了!”

    其实九歌很想问赤禾,是不是还是叶尘,但是话到了嘴边又生生咽下去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提起叶尘的事情了,九歌也不想总在赤禾的面前提起他,免得再勾起他对叶尘的任务。而叶尘自己是认识的,既然说了是不认识的人,那么就应该不是叶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