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离骚有些无聊的地躺在床上数星星,不知不觉居然睡了过去的。因为是带着伤短暂休息,因为离骚睡得并不深,痛疼让她一会就醒了,到了午间,真的睡不着了,离骚就将侍女喊进去再次询问赤禾的伤势。可以得到的回复很简约,那是跟自己像,在休养,但他们住的地方并离,只隔了因为是带着伤休息,所以九歌睡得并不深,疼痛让她一会就醒了,到了午后,实在睡不着了,九歌就将侍女喊进来询问赤禾的伤势。。...

    九歌有些无聊地躺在床上数星星,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因为是带着伤休息,所以九歌睡得并不深,疼痛让她一会就醒了,到了午后,实在睡不着了,九歌就将侍女喊进来询问赤禾的伤势。

    得到的回复很简洁,那就是跟自己一样,在养伤,但他们住的地方并不远,只隔了一条回廊!九歌抬头甚至能看到赤禾的后窗,可惜看不到他的人。

    就这样九歌待了三天,每天她都要追着侍女问赤禾的情况,每次侍女的话都不多,只是说在养伤。

    九歌终于忍不住了,不顾自己脚上的疼痛,挣扎着要侍女给自己找来了两根棍,支撑着蚂蚁挪一般,向着赤禾的房间挪过去。

    出门以后,发现外面竟然在下着雨,并不大,有些蒙蒙烟雨的感觉,幸好他们之间就隔着一个回廊,九歌用手支撑着一点点向着赤禾房间的地方挪过去。

    挪一会歇一会。

    秋季的雨,落在人的身上,带着丝丝的凉,院落中的树叶落下,一地的金黄色。雨丝斜斜落下,将回廊上的暗红色柱子打湿,也打湿了九歌半边的身子。

    九歌伸手去接,天空蒙蒙灰暗,她的掌心仍旧温热,她看了看四周,其实心中也觉得有些奇怪。

    自那日海棠来看过自己以后,这几天竟然这么安静,除了两个惜字如金的侍女,九歌没看到任何人,若说旁人也就罢了,就连紫婷都没来找自己的麻烦。

    她那日当众如此说紫婷,九歌以为自己只要还活着,她就会第一时间来找自己麻烦的,没成想竟然这么安静。

    有时候九歌都有一种恍惚,好似她并不在云渺蜂六壬殿中。

    一段平时走不要十步的路,九歌生生挪了半柱香的时间,剩下的一点,九歌支撑着到了赤禾的房门边。

    他的门边同样有两个侍女,看到九歌的时候,丝毫没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九歌本来想问赤禾在不在里面的,但是想到就算他不在,自己辛辛苦苦都挪过来了,怎么也要见上一面。

    见她们淡然,九歌也就不理会自己的怪异了,径直推门而入。

    赤禾此时果然在休息,双目紧闭,好似在睡觉。

    九歌就像个起坏心的孩子,悄悄挪了过去,好不容易到了床边,她靠双手支撑着坐在了赤禾的床边,她动作轻柔,并没有吵醒赤禾。

    看着赤禾睡着的样子,九歌忍不住笑了。

    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经受住了考验,所以赤禾也被他们整理了出来,头发不乱了,衣服不破了,脸上除了有一些伤疤还没有好,倒也还精神。

    双目紧闭的时候,没有了当日的痛苦和狼狈,只有安静和乖巧。

    九歌抿嘴轻笑,伸出两指捏住了赤禾高挺的鼻子,另外一只手九歌捂着自己的嘴,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一会赤禾就感觉到了呼吸困难,目光悠悠转醒。看到自己床边的九歌,目光中有些茫然之色。

    看着懵懵的赤禾,九歌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不会都睡了三天吧?”

    赤禾似乎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想要起身,手一撑住,当即感到了痛,九歌急忙道

    “慢点起,慢点起!”

    她扶着赤禾慢慢靠在了床边,赤禾看了看自己裹成几层的手,消失的记忆似乎才慢慢凝聚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多理会,而是看着九歌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九歌想到之前经历那一切的时候,赤禾其实都是不清醒的,所以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应该的。为了不让他过多担心,九歌只字不提自己经受的。

    她笑着道:“六壬殿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我想来见你,就来了?别忘了,我可是能从侧崖爬上来的!”

    “你,没事吧?”赤禾也感觉出了什么。

    九歌道:“没什么啊,就是上来的时候崴了脚,现在得靠这两根棍棍当腿了!”

    九歌说的漫不经心,赤禾却好似明白了什么似的,没揭穿九歌,满眼中却都是心疼!

    他用包成球的两只手,握住了九歌的手,看着她的目光,温柔而宠溺。

    “以后,不许做傻事了!”

    九歌道:“为了你的事情,都不算是傻事!”

    赤禾动容,将九歌揽在了怀里!

    “傻丫头!”

    通过二人的沟通,九歌知道了赤禾真的是昏迷了三天,按照侍女的说法是为了让他们两个都能好好休息几天,不过赤禾醒了以后,就不会再让九歌来找他了。

    虽然他脚上的伤并不比九歌轻,却还是能走着来见九歌,经常跟九歌安静地坐在窗台边,看着云渺峰上的云聚云散,落叶花开。

    一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九歌的伤虽没好,却可以下地了,除了自身的恢复能力强以外,六壬殿的药业起了很大的作用。

    赤禾的恢复能力比九歌还要好,几天前就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为了不让九歌的脚落地,赤禾走到哪里都将九歌给抱着。

    如今已经到了晚秋,天气渐渐凉了,赤禾让人从山下做了两身衣服给九歌,九歌穿上后,赤禾就抱着他到后面花园走了走。走累了,就在石墩上坐下。

    赤禾剥着橘子递给九歌,九歌一瓣一瓣地撕着上面的白丝,然后将干净晶莹的橘子递还给赤禾。

    “我怕酸!”赤禾摇了摇头。

    九歌放了一瓣在自己口中,说道:“不酸!”

    说着又递给赤禾一瓣。

    赤禾狐疑地看了看九歌,九歌给了他一个肯定又鼓励的眼神。

    赤禾将信将疑地咬了一个,当即酸的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九歌大笑!

    赤禾倒也不恼,默默将橘子给吐了出来。

    “老远就听见你们的笑声,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说来我们听听!”

    蓝杉带着海棠,径直走了过来,不请自坐了下来。

    九歌将面前的橘子推给蓝杉,示意他咬一口!

    蓝杉笑了笑:“我不吃,怕酸!”

    倒是海棠面不改色地吃了一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