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殿主见离骚一拖再拖不提问,又道:“你可想好了,铁水一但浇下去,你就是不死,也当然面目全非,赤禾更本会明白你为他付出过的这些,以后他找将近你,但是会指出你背叛自己了他,背叛自己了你们的感情!你为他闯过来针林,炭火,也算对得住他的不喜欢了!”离骚道:“我不喜欢铁水从头浇下,将九歌整个人灌了一个满!。...

    殿主见九歌迟迟不回答,又道:“你可想好了,铁水一旦浇下来,你便是不死,也肯定面目全非,赤禾根本不会知道你为他付出的这些,以后他找不到你,还是会认为你背叛了他,背叛了你们的感情!你为他闯过针林,炭火,也算是对得起他的喜欢了!”

    九歌道:“我喜欢他,问心无愧!”

    殿主目光死死盯着九歌,似笑非笑地抬手,示意浇下铁水!

    九歌双目紧闭,心中只带着对赤禾的爱和思念,她已经认命了。

    铁水从头浇下,将九歌整个人灌了一个满!

    九歌等待着巨大的痛苦来终结她生命的结束!

    然而该到的痛苦没有到来,毁灭般的灼热没有袭来,反而是一阵清凉带着药香将九歌淋了一个透!

    九歌睁开眼睛,自己浑身湿哒哒的,还散发着浓重的药味,身体上的痛苦竟然减轻了些。

    她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难道铁水还会搞错?

    随后九歌又看向了殿主。

    只见殿主站起了身,淡淡道:“你和他都可以在六壬殿养伤!”

    说完转身就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九歌眼花了,她竟然看到了殿主转身那一刹那嘴角挂着的一抹浅笑?

    再看其他人。

    蓝杉和海棠好似都松了一口气,白展好似有些失望,紫婷恨得牙根痒痒,玄冥仍旧目若浓墨,随即转身离去。

    九歌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但是却很快被两个侍卫抬起来放在了赤禾房间不远处的一个小房间里,接着就有两个侍女为九歌拿来了治疗的药。

    九歌一路上有些懵,不知道这突然的变故是什么意思?

    难道一切都是六壬殿的考验?不是真的要自己的命?

    那赤禾呢?是不是也可以不用死了?

    巨大的绝望后,就是巨大的希望,慢慢反应过来的九歌,竟不知世上竟然有如此可喜的事情!

    九歌急忙抓住一个侍女问道

    “赤禾呢?他有没有事情?他怎么样了?是在自己的房间吗?”

    侍女道:“是的!”

    确认了自己的猜想以后,九歌震惊了!接着就是巨大的喜悦,身体上的疼痛仿佛在这一刻都好了。

    她看了看自己脚上的伤,想着如此一比,赤禾可比自己受伤多了!

    九歌挣扎着就要去找赤禾。

    这时,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人。

    九歌看去,发现是海棠!

    “他没事,你应该先养好自己的脚和腿,否则以后若是瘸了或者废了,便是现在看又有什么用?”

    海棠的声音很是轻柔。进来的步伐婀娜,落脚如莲,亭亭玉立。

    九歌看向海棠,发现她今天穿了一身淡海蓝的缠枝描花百褶裙,上面是月牙碧梢的翠色小短锦,外罩一层雪纺纱,两根雪粉色白练缠在腕间,柔柔地拖曳在裙边。头戴一根碧色翠鸟含蕊的步摇,斜斜挽了一个流云髻,右边一根素色芙蓉钗,左边一根琉璃簪。耳坠青色珰,脖挂嵌玉珞。

    海棠的皮肤很白,九歌第一眼看到就想到一个词

    “肌肤胜雪”

    九歌感觉用在海棠身上很是贴切,而且她的眼睛是很漂亮的桃花眼,嘴像个小樱桃,鼻子高翘,腮若粉白。她的美和紫婷不同。紫婷的美是一种柔弱的我见犹怜,海棠的美确是一种大气的高贵雅洁。仿佛是那高山雪莲,又仿佛是那空谷幽兰!

    不知为何,九歌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觉得她身姿风流,端庄慧秀,俨然一股大家风范的闺秀小姐。说话轻柔和气,不笑却自有风雅。

    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贵气典雅,行动间也是大气端庄,自有修养,高贵圣洁!

    这种气质在六壬殿中,总让九歌觉得有些格格不入,无论是紫婷还是其他什么人,甚至是殿主都没有海棠身上的通体气派。

    都是六壬殿的杀手,怎么就她不一样呢?九歌心中暗暗想着

    也许也正是因为海棠不一样的气质,让九歌对她没有多少敌意,而且她也感觉的出来,这个叫海棠的和紫婷不一样,至少现在,她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和敌意!

    听到她说话,九歌停止了挣扎的动作,而且九歌也想不到在六壬殿,竟然是她第一个来看望自己的。

    见到她,九歌道:“还得多谢你告诉我赤禾的事情!”

    海棠身姿端正地斜坐在九歌的床边,看着九歌道:“我只是传话,来不来,是你自己的选择!”

    话虽如此,但九歌还是道:“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海棠盯着九歌看了一会,这才问道:“你的年岁好像不大!”

    九歌愣了一下,想着怎么来看人上来不问人的伤势,反而问年岁?

    但是九歌还是老实回答了

    “今年刚十五!”

    “果然!”海棠目光悠悠,好似在九歌的身上看到了什么,随即又道:“恭喜你,以后就可以自由出入六壬殿了!”

    九歌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但是最后一句还是听明白了,有些好奇道

    “为什么?”

    海棠道:“能够经历过针林、火炭和铁水,六壬殿就算认可了你,不过希望你也能够明白,被六壬殿认可了以后,意味着什么!”

    九歌道:“意味着什么?我的目的只是想让赤禾无事,不是让谁来认可的!”

    海棠起身,目光清明道:“以后,你就会明白的!我只是来恭喜你,成为了我们的一员!”

    说完,海棠颔首了下,示意自己要离开了。

    九歌看着海棠的身影消失在门边,不知为何,听着总是觉得有些奇怪。

    成为他们的一员?是什么意思?她可没打算做杀手!

    不过此时由不得九歌想的太多,反正大致的意思就是自己以后能自由出入六壬殿了呗,也就是自己想什么时候来看赤禾就什么时候来看了呗?

    想到这点,九歌就觉得似乎还不错!

    挣扎着要下地,脚一刚落地,九歌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疼,因为刚伤过药,此时更疼了。

    九歌龇牙咧嘴地躺在床上,环顾了下这个小房间,房间并不大,左边是床,右边是桌子,中间是厅,很简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