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不论走快但是走慢,不论是迈宽但是迈窄,痛苦都是像的,只要你落下来,每一根针都要让你体会到避避无可避避的痛苦。当离骚终于等到跨出针林的时候,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双腿上全部都是从脚底浸上去的血!海棠看的眼睛都潮润了。离骚躺在地上,仿若死了通常,若也不是轻轻起当九歌终于迈出针林的时候,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无论走快还是走慢,无论是迈宽还是迈窄,痛苦都是一样的,只要落下,每一根针都会让你感受到避无可避的痛苦。

    当九歌终于迈出针林的时候,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双腿上全部都是从脚底浸上来的血!

    海棠看的眼睛都湿润了。

    九歌躺在地上,好似死了一般,若不是微微起伏的呼吸在宣告她还活着,众人都以为她已经痛过去了。

    没有人催促,也没有人说话,周围安静的好似只有九歌一个人。

    九歌浑身的汗已经从里到外将衣服给浸透了,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颊两旁,她一声不吭地向火炭挪去。

    第一次的勇气,是因为来自未知!

    第二次的勇气,则是在经历过痛苦后还能遵从内心执着的强大!

    九歌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脚已经废了,她站不起来,只能用自己的长剑当做拐棍一般支撑着站起来,口中仿佛在喃喃着什么。

    余光中,她能够看到上面每个人的神情。

    有幸灾乐祸的,有不忍直视的,有淡漠无感的,还有兴趣盎然的!

    九歌冷笑,一脚踏上火炭,瞬间疼的大叫,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回去。但是大叫却好像是大笑。

    九歌咬牙道:“紫婷,你看着我越痛苦,你是不是越高兴?”

    紫婷冷不丁被点名,眉头一蹙,什么都没说。

    其他人有些不解地看了看九歌,又看了看紫婷!

    九歌边走边继续道:“因为你喜欢赤禾,但是他不喜欢你!”九歌声音陡高,尖锐而犀利!

    “所以你看到我痛苦,你就开心,对吧?”

    紫婷喜欢赤禾是不假,明眼人总是能看的出来的,但是却从没人会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如今被九歌当众给喊了出来,紫婷的面上很是不悦。

    紫婷还未开口反驳,九歌就又大叫道:“但是怎么样呢?经历痛苦的人是我,可你连为他经历痛苦的资格都没有,我为你感到悲哀,和赤禾在一个宫殿如何?整天在他面前晃又如何?他就是不喜欢你,哈哈哈哈,他就是不喜欢你!”

    九歌的声音响彻在整个人六壬殿的广场前,每一次极致的痛苦都会让她的声音拔高。

    其他人明白过来九歌这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能让紫婷不舒服,能让他人不舒服,就算不能减轻九歌身体上的痛苦,也能减轻她心理上的痛苦!

    紫婷被拿出来当炮灰,面上更冷了,回道:“现在你就多说两句吧,再过一会,你就没有机会说话了!”

    “那又如何?”九歌边踩边喊:“至少我们曾经在一起过,他送过我花,教过我武功,我们一起在溪边玩耍,在夜里看星星,去赶集上香,去做饭洗衣,我们像每一个平常的夫妻般生活,我们有曾经美好的记忆,但是你没有。

    就算我瞎了,我死了,我所拥有过的东西,你也永远得不到!”

    紫婷被气的不轻:“你死了,以后可说不准!”

    “你就这么大的出息和能耐!”九歌讥讽:“还六壬殿的杀手,除掉情敌的方法只能是盼望这个人死,你看你是有多么没魅力,多么没吸引人的能力,人家死了你才有机会,太可笑了!

    我告诉你,我活着,赤禾喜欢我,我死了,他也永远忘不了我,就算你以后和他在一起,你也永远代替不了我的位置,我永远是你的前辈,像什么你知道吗?

    我就是妻,而你永远都是妾!”

    九歌骂的很是朗声,每一个字都像是咬出来一样,整个六壬殿这下都知道紫婷喜欢赤禾了,暗恋这下终于成了人尽皆知的事情。

    不仅如此,九歌如此自信的谩骂,把紫婷按在地上摩擦,将她贬的一无是处。

    都知道九歌这是为了化解自己的痛苦,紫婷也知道,却仍旧被气的简直要炸了!

    九歌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脚底都要熟了,灼热和炙痛折磨的她都快忘了自己是谁,大声的说话和嘲讽也只是为了缓解痛苦。

    痛苦有没有缓解,九歌不知道,但是她如此说出自己的心声,却让自己心中欣慰许多。

    离火炭还有一步之遥了,九歌对紫婷再次说道:“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你,不配跟我争!”

    一脚迈出去,九歌像是一滩烂泥,软软地躺在地上,双脚已经失去了只觉,从脚到大腿,血染红了九歌的半个身子,因为火烤后,变成了暗红色,仿佛给她的裤子重新染了一个颜色!

    九歌仰头看着云渺峰的天空,晨曦的光已经微微亮了,九歌沉沉地呼吸着,剧烈的痛苦仍旧在折磨着她的身体,她却仿佛终于放空一般。

    身体上的直觉退去,整个人犹如躺在云端之上。

    云渺峰太高了,舒朗的天空上,仿佛还有一层九歌没有到达的地方,那里是一片祥和空明。

    那是有赤禾在等着自己!

    紫婷被九歌这一路骂过来,里子面子全都没了,恨不能现在就下去亲自将铁水浇在这个女人的头上。

    铁水被抬上来,上面的人除了紫婷,竟然皆是一脸凝重!

    蓝杉甚至小心地瞥了一眼殿主。

    却见她神色超然,无波无澜!

    九歌看着那犹如黄金色一般的铁水,冷笑了一声,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任命地接受着她将要面对的事情。

    这时候殿主忽然开口道:“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告诉赤禾,你不爱他,我就放了你!”

    九歌半坐在地上,望着赤禾,目光中皆是深情缱绻!

    她已经能够感受到身后铁水的温度了。

    她明白,这个温度不是炭火的温度,已经不是她能承受的了!

    可是不爱吗?

    九歌心中已经转了千百遍的念头了。

    说不爱吧,哪怕骗骗他们也行啊,至少他们都能活下去。

    可若是赤禾当真了呢?

    他受到这些折磨的时候,是否有动摇过心中对自己感情?

    他若山坚,自己怎能蒲柳?

    可铁水一落,他们也就此阴阳两隔了,爱或者不爱又有什么意义?

    九歌心思千回百转,却始终没说出一个字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