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九歌望了几眼赤禾,她不明白,自己真的成了那个样子的时候,他会不喜欢自己吗?或是去问问自己,除了勇气跟他在一起,让他一生一世照料自己吗?大六壬殿,果真够狠!九歌从来没有会觉得时间过得是如此的漫长的旅程,仿若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紫婷说着后,带着紫婷说完后,带着讥讽的笑走了回去,所有人都在等九歌的答案。。...

    九歌望了一眼赤禾,她不知道,自己真的成为那个样子的时候,他还会喜欢自己吗?或者问问自己,还有勇气跟他在一起,让他一生一世照顾自己吗?

    六壬殿,果然够狠!

    九歌从未觉得时间过得是如此的漫长,好似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

    紫婷说完后,带着讥讽的笑走了回去,所有人都在等九歌的答案。

    她可以现在就知难而退,不用受到惩罚,她下云渺峰,赤禾死在上面。

    或者她闯过这三道关,让赤禾留下来,而她,生死不明!

    这样的决定,太难下了!

    殿主见九歌的目光一直在闪烁,整张脸因为紫婷的话而吓得苍白无比,其余人各有心思,却都是没落在自己身上的淡定。

    殿主见九歌久久不回应,问道:“你的选择是什么?”

    九歌抬眸,问道:“我能跟赤禾说两句话吗?”

    殿主颔首!

    无论九歌说什么,都不会是让人舒服的话!

    拦在九歌面前的两个侍卫让开,九歌一步一步地走向赤禾,这一段路好似就是九歌的一生,每一步明明是走向赤禾的,却觉得离他越来越远。

    九歌从来没觉得一个人的脚步可以如此沉重,沉重到似乎每一下都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然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长,九歌很快就走完了,走近了以后,九歌更清楚地看到了他身上的伤,每一处都是血淋淋的,衣服都被抽成了一条一条,四肢都被钉在木头上,手指粗的铁钉一直从手心脚背扎穿木头。九歌连看都觉得疼,莫说触碰,呼吸重了都怕加重了他的伤势。

    良久后,九歌才轻轻拨开他两边的头发,看到他仍旧清冷的面庞,只是双目紧闭,没有了在云来村睡着时的乖巧可爱,只有虚弱和狼狈。

    为了自己,他才成了这个样子的,若是自己离开了,他就会死。留下,她所经历的,也会让他们再也没有可能了!

    无论怎么选择,只怕他们的缘分,今天以后都会消失不见!

    九歌站在赤禾的身边,很不争气地竟然哭了起来,内心深处没有大喜大悲的激动,只是平淡如水一般的安静。眼泪犹如一颗颗珍珠,从眼眶中滑落下来,无声无息!

    九歌的手轻轻抚摸在赤禾的脸上,附耳低声说了三个字!

    “忘了我!”

    无论你清醒以后,我是生是死,都请忘了我,所有的选择,都是我自愿的,我无怨无悔,所以你不用自责懊悔!

    九歌不知道赤禾有没有听到这句话,只是看到他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说完后,九歌沉了沉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抬眸对殿主道

    “我答应你!闯针林、过火炭、淋铁水,但你一定要赤禾活下来,而且我希望我闯过以后,无论生死,将我送下云渺峰,永远不要告诉赤禾今天发生了什么和我的下落!”

    九歌的目光中,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决绝。

    无论是殿后还是其他人,在这个时候,都安静沉默了下来。

    六壬殿是一个杀手组织,却不是一个杀人组织,所有的杀手的最终目的都只是为了成为一把合格的刀。所有的惩罚项目中,也都是在人体的极限下,让人感受到最大的痛苦,而不是直接毁了一个人。

    所以六壬殿的杀手,只要不是犯了过大的错误,都不会用直接毁灭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但是铁水,很显然是一种毁灭。

    无论是多是少,能在铁水后还活下来的人,都不能称之为人!

    便是想想,也能知道淋下铁水后的下场!

    所以害怕和恐惧才是一个人正常的反应,便是经历过无数次魔鬼训练的六壬殿顶级杀手,在听到这个的时候,都不禁胆寒,更别说从未经历过任何残忍的人。

    但是九歌却在惊惧的最后,仍旧选择为了赤禾接下这一切!

    殿主的目光在九歌的身上滚了滚,再次问道:“你想好了?”

    九歌道:“嗯!”

    殿后道:“好!上针林!”

    人面对恐惧的时候,听是一回事,经历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痛苦没在身上,人都是以为自己能够忍受的,但是很多人都在经历过以后,才会明白,自身抵抗痛苦的能力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强!

    很快,在广场的中间,就列出了两条两米的路来,一是针林,一是火炭!

    针林中银针泛着金属的光泽,在火光中反射着橘红的光泽,看上去很美,却也很诡异。

    炭火在黑暗中更是显眼,周围的温度炙烤着人都异常不舒服,更别说赤红的炭火铺就出来简直像是来自地狱的路。

    九歌站在针林面前,火光将她的面色印的有些红,她轻轻脱掉了自己的靴子,穿着素白的靴袜,目光中印出无数的银针,她面色上无波无澜,淡漠地落下了第一脚!

    银针又密又尖,一脚下去,无数的针就扎进了九歌的脚底,素袜上很快就浸染成了红色,像是缓慢绽放的曼陀罗花。

    仿佛无数的利剑,从九歌的脚心刺向她身体的四肢百骸,九歌当即忍不住闷哼一声,没落上去的脚差点没软下去。

    太疼了!

    这是九歌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钻心的疼,比她任何一次受伤,都要疼!

    疼到根本没有勇气抬第二脚!

    第一脚九歌只用了一瞬,但是第二脚,九歌却用了半柱香的时间!

    落下后,她整个人疼的身体都弓了起来,死死咬着银牙不让自己喊出来,双脚仿佛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余光中九歌看到,两步,没到半寸,而自己的面前,还有两米!

    两米!

    这短短两米的路,却比天涯海角还难走!

    双脚的落下,让九歌身体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寸皮肤都在呐喊,在尖叫,充斥在九歌的大脑中让她恨不能现在就跳出去。

    只要不疼,便是现在一剑杀了她,她也愿意!

    海棠看的脚底隐隐的疼,蓝杉嘴角的笑意也渐渐敛去,紫婷看的心智盎然,白展是咬牙切齿,玄冥仍旧面无表情!

    短短两米的路,九歌却走了近一个时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