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听见离骚声音的赤禾,头轻轻抬了一些,虽然却但是没抬出来。还好好活着!离骚心中稍定,然后恨然地盯着殿主:“你凭什么这么对他?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放了他!”殿主声音也没任何温度地又问道:“怎么?你想替他受这些惩罚?”离骚冷道:“被虐待都但是是折辱,你自还活着!。...

    听到九歌声音的赤禾,头微微抬了一些,但是却还是没抬起来。

    还活着!

    九歌心中稍定,接着恨然地盯着殿主:“你凭什么这么对他?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放了他!”

    殿主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地反问道:“怎么?你想替他受这些惩罚?”

    九歌冷道:“虐待都不过是折辱,你自己说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按照规矩,命我给你就是了,用不着来折辱我!”

    九歌说的义正言辞,倒把在场的人给震了一下。

    紫婷好似讥讽一般地笑道:“听这意思,你是不敢受这些惩罚了?”

    九歌轻蔑地扫了紫婷一眼,又道:“不是不敢,是不必,我喜欢赤禾,是我自愿的,他喜欢我也是自愿的。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只是不符合你们的规矩,你们可以因为你们的规矩杀了我,但是没资格因为我没做错的事情来惩罚我!”

    紫婷被九歌噎了一下,冷哼一声,咕哝道:“还不是不敢!”

    蓝杉嘴角一勾,挑眉看着九歌:“这姑娘,有点意思!”

    海棠看了看蓝杉,又看了看九歌。

    殿主似乎也觉得有点意思,说道:“若我非要折磨你后,再杀了你呢?”

    大家看着九歌,倒都有点好奇她的回答。

    九歌掷地有声道:“悉听尊便,毕竟道理是讲给讲道理的人听得,像你们这种地方,有什么道理可讲吗?”

    “那你还说!”白展忍不住道。

    九歌朗声道:“有时候,道理和公正是说给自己听的,告诉自己,无论身在何处,哪怕是再肮脏的地方,经历再肮脏的事情,我心不变。你们可以杀了我,但是你们永远杀的不光明!堂堂六壬殿,威震江湖又如何?不过如此!”

    九歌的话语中丝毫没有惧怕,反而带着对六壬殿浓重的嘲讽意味。

    殿主手点在紫檀椅子上,似乎觉得好笑般说道:“你喜欢的人,就来自你觉得肮脏的地方!”

    九歌道:“他跟你们不一样!”

    “哦?”殿主玩味地盯着九歌,淡淡一笑:“哪里不一样?”

    九歌道:“他没你们这么冷酷无情,虽然他也是六壬殿的杀手,但是他绝不伤害无辜之人,他比你们任何人都有人的感情,虽然他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我知道,他内心深处,仍旧是善良的。

    他细心、认真、会学习怎么好好对待一个人,心胸宽广,性格很好。能够与人为善,也知道进退。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坚韧、勇敢、强大,他绝不会像你们残忍无情!”

    九歌一口气说了很多,却把上面几个幽冥宫的杀手给说愣了,相互看了看以后,蓝杉首先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说的,是赤禾吗?”

    紫婷则气的脸色铁青,也许这些赤禾都有,只是除了她,谁都没见过!

    殿主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她辛辛苦苦培养了这么多年的杀手,竟然会被人说成善良?性格很好?与人为善?

    殿主冷道:“你知道因为你这几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他吗?”

    九歌怔了一下,当即反应过来殿主的意思。

    若赤禾真的如自己所说,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九歌又道:“至少在我的认知中,他是这个样子!”

    殿主听后,目光微微柔和下来,情人眼里出西施,喜欢的那个人,总是会看不到事情的本质。

    殿主沉吟半晌后,又道:“若是有可以救赤禾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九歌不假思索:“当然!”

    殿主道:“好,只要你够勇气,闯过六壬殿,针林、火炭和铁水,我就放了赤禾,并且不再管他是否喜欢你,或者是不是选择和你在一起!”

    殿主说完后,站在其身边的六壬殿杀手,脸色都微微变了变,蓝杉更是好似不解地看了一眼殿主。

    紫婷则好似在看好戏一般。

    海棠隐隐为九歌担心了一把。

    白展吓得脸色一白,玄冥则继续面无表情!

    九歌不傻,看那几人的神色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九歌道:“说来听听!”

    紫婷倒是很乐意解释,当即道:“针林,便是走在铺满尖针的一段路,路上铺满了细小密集的银针,脚落下去,就会被无数细针扎穿,鲜血淋淋,痛至全身!

    火炭,顾名思义,也是一段路,只是上面全部铺满了烧红的炭块,通红的炭块发着炙热的红光,刚刚经历过针林的脚在这里,每一下,灼烧都会钻入每一个被银针扎穿的孔中,你刚才的血块会在这里迅速凝结,直至干涸或者熟透!

    至于铁水嘛!”紫婷顿了顿,目光瞬间阴鸷,竟然上前将手轻轻抚摸在九歌的脸上,阴笑着说道:“就是将烧成水的铁,从头到脚倒下去,滚烫的铁水会把你的头发、眼睛、鼻子、嘴巴和整张脸融化,随着铁水的流淌,你身上的衣服,娇嫩的皮肤都会像蜡烛一般融化。

    不过铁水并不多,最多流淌到你的胸前,所以也许你还活着,但是整个人却像个没有五官的怪物,眼睛瞎了,嘴巴哑了,鼻子塌了,脸更是像一滩烂泥。丑的看不出来是人的样子,就算是放在赤禾的眼前,他都认不出来你是谁。

    到那个时候,你就能救下赤禾了,而到那个时候,你也就可以选择和赤禾在一起了!”

    紫婷好似说的很兴奋,恨不能现在就将铁水从九歌的头顶浇下去。

    而九歌在听完后,脸色都白了。

    若说前两个,只是巨大的痛苦,就算脚废了,至少人还活着。但是最后这一下,莫说活不下来,便是活下来了,也是生不如死,等到那个时候,就算他活着,那个鬼样子,赤禾还会真的跟自己在一起吗?

    九歌的脑海中立即浮现了柳小姐的样子,叶尘说她的脸还有救,但九歌仍旧被当时的她吓了一跳,而若是铁水灌下去,人就算不死,也是个怪物残疾,那时候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若说前两个是逼着九歌知难而退,那么最后一下,就是坚决地让两个人根本不可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