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莫大叔也道:“是,我们帮不了你,还托累你,你给我们应个急就好,一根就了很多了!”离骚望着手里的两根金钗,轻轻笑了笑,掏出一根,走到小菊的面前,将其插在小菊的双髻上,柔声道“这一根,就当是我作为礼物小菊的嫁妆吧!”莫大娘听得热泪盈眶,小菊也拉接着九歌带着小石头,乘着夜色,离开了云来村!。...

    莫大叔也道:“就是,我们帮不了你,还拖累你,你给我们应个急就好,一根就已经很多了!”

    九歌看着手里的两根金钗,微微笑了笑,拿出一根,走到小菊的面前,将其插在小菊的双髻上,柔声道

    “这一根,就当是我送给小菊的嫁妆吧!”

    莫大娘听得热泪盈眶,小菊也拉着九歌道:“谢谢九歌姐姐,你以后一定要好好保重啊,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面的!”

    九歌道:“嗯,一定会再见面的!”

    说完后,莫大娘手脚麻利地将小竹的一些衣衫给捡了出来,塞进了小石头的包袱里,又塞了好些家里的吃食,让他们路上吃。

    接着九歌带着小石头,乘着夜色,离开了云来村!

    不知不觉中,九歌竟然已经来云来村一个月有余了,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赤禾所说的一月之期并没有到来,如今才知道赤禾是出事了。

    只是九歌想不通,赤禾在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就被抓了呢?

    想到那日被挂在广场的那个女子,九歌心中一阵发寒,如今是不是挂在上面的就是赤禾,而紫婷蓝杉他们是不是也像那日的赤禾一样,觉得很正常?

    九歌心急如焚,恨不能立马就赶到云渺峰!

    但是无论九歌怎么心急,两地的距离还是有些远,九歌赶了三天后,才来到了莲花镇,将小石头安顿在莲花镇后,她自己又赶去了云渺峰。

    离开的时候,九歌将身上的钱都留给了小石头,告诉他若是自己五天后还没有回来,就让他自己想办法回云来村,不用来找自己了。

    小石头抱着九歌的荷包,稚气地回道:“姐姐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等姐姐回来!”

    其实九歌能不能回来,她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知道了赤禾是被抓起来了,九歌想着自己就不能从正门去了,从侧崖上去,若是情形不对,自己可以救了赤禾就跑,反正侧崖的通道只有九歌和叶尘知道。

    有了上一次攀崖的经验,这一次九歌带足了绳索和粮食,她有想过,那个距离,若是她的准头好些,完全可以将绳索挂上去,然后爬绳子爬上去,这样就算是她自己,也能过去。

    爬了一天后,九歌顺利地来到了折崖,乘着天最后的一点光,九歌将绳索打了一个套马索,接着从这边套过去,失败了三次以后,第四次终于挂上了。

    随后九歌将手一松,整个人都挂在绳子上,接着爬绳子向上而去。

    夜里风凉又大,九歌被吹得脸都快僵硬了,手脚冻到麻木,人更是像蚂蚁一般,被吹的砸向山壁好几次!等到天完全黑下来以后,九歌顺利地爬到了洞口!

    在洞口休整了一会,补充了些体力,九歌在丑时悄悄摸上了六壬殿!

    再次上来的时候,九歌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守卫以后,才钻了出来。

    一边走一边九歌还在想着,六壬殿上次果然不相信自己所说的,竟然这次还没有在侧崖设置哨岗。

    有过蓝杉和赤禾带路,九歌记住了去广场和赤禾房间的路,她先是蹑手蹑脚地摸到广场上。

    六壬殿的广场并不黑,四面都有锅大的火盆在燃烧,只是那黑黢黢的凹坑,显得像是深不见底似的!九歌第一反应就是去看那根柱子上,上面没有挂着人了。

    九歌心中又是松了一口气,又是紧了一口气。

    没有挂在那里是好事,可会不会是比挂在那更残忍的惩罚?

    九歌打算去赤禾的房间看看。

    “这次我相信她确实是从侧崖上来的了!”

    突然,蓝杉的声音在九歌的身后炸了起来,接着,所有房间的火把都点了起来,几乎在瞬间,六壬殿的广场上就都是灯火通明了!

    九歌回眸看去,只见蓝杉懒散一般地斜靠在柱子上,双手抱拳,单腿撑着,很闲适的样子。在她的身边,站着的是海棠,还有目光不善的紫婷、一脸好奇的白展以及脸依旧黑沉的玄冥!

    而在他们身后的正堂上,坐着上次九歌看到的六壬殿殿主!

    原来她一上来,就被发现了,而她竟然丝毫没感觉到!

    想到这里,九歌不禁浑身冒了冷汗。

    但她面上仍旧镇定,见既然已经暴露了,干脆直起了身子,看向殿主的方向问道

    “赤禾在哪里?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他犯了什么错?”

    殿主这次没有了上次那么和蔼可亲的面庞,冷峻的好似这夜晚的山风,目光盯着九歌的时候,就像是在看一个猎物,让九歌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殿主无意识地转着自己的翡翠扳指,冷道:“他犯得最大的错,就是喜欢你!六壬殿的规矩,杀手若是喜欢上了不是六壬殿的人,那么两个人就必须死一个。

    这一个月来,我让他好好选选,是他死还是你死,他的答案你知道了?告诉你,不过是让你来见他最后一面!”

    九歌心中一跳,感动之余又很伤心。她几乎连犹豫都没有,当即说道

    “是我先喜欢他的,也是我让他跟我在一起的,若是非要死一个,那就我换他!”

    “你们两个倒是真的情深义重啊!”殿主略带讽刺地说了一句。

    而海棠在听到这句的时候,目光望了一眼蓝杉。

    “赤禾在哪里,我要见他!”九歌又道。

    殿主手摆了摆,随后几个六壬殿的下人推着一个木桩就出来了。九歌看到后,目光一震。

    只见赤禾的手脚都被贯穿在十字架上,血都流干了,他头发蓬乱,衣衫褴褛,身上都是被用鞭子抽出的一条条伤痕,甚至有一条刀疤从肩膀一直延伸到了胸前,头低垂着,点点血迹还从他的嘴角滴落下来,整个人好似没有了任何生气。

    九歌顿时感觉肝胆俱裂,当即就要往上冲。但是却被侍卫给拦了下来。

    “你们放开我,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

    只是因为他喜欢自己?

    “赤禾,赤禾,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九歌,我来了,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九歌轻轻地呼喊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