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大雨中村子中很多人家都遭了殃,路上都是向前奔跑的人,也不是赶着收稻子的,是来借雨布的。虽然谁又有多的呢?大雨中连声音都听不清,离骚没办法偶尔会听见莫大娘又心急又心痛的抱怨声。“老天爷啊不眼开,突然下这么大的雨,这么久忙乎的都要完了,这可怎么办?”但是谁又有多的呢?。...

    大雨中村子中很多人家都遭了殃,路上都是奔跑的人,不是赶着收稻子的,就是来借雨布的。

    但是谁又有多的呢?

    大雨中连声音都听不清,九歌只能偶尔听到莫大娘又着急又心疼的抱怨声。

    “老天爷真是不开眼,突然下这么大的雨,这么久忙活的都要完了,这可怎么办?”

    九歌来不及想其他的,只能多抢一点是一点。

    六个人,从下午一直忙到了夜里亥时末,能抢收的都已经胡乱地塞进了房间中,不能抢收的也已经被雨水冲刷的零零碎碎,混着泥土都捡不起来。

    每个人身上都是雨水混着泥土,还有汗水。浑身是湿透了,头发贴在脸上,每个人都很狼狈。小竹和小石头的眼泪都哭干了,此时只能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莫大叔在查看着抢收回来的稻子,莫大娘则在做饭,忙到现在一口吃的都没有,便是再难过,也不能饿着。

    九歌帮着小菊给两个更小的擦着身子,听着外面风雨仍旧很急,就好像在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夜里,几个人啃了几口饼子,就着咸菜咽了下去,都累的够呛,三个小孩子都早早睡了,九歌和莫大娘莫大叔,在昏黄的灯光下坐着。

    九歌和莫大娘继续在整理稻子,莫大叔则看着外面的大雨,一脸愁容。屋子中极少的有这种低沉的时候,谁都没有心情说话。

    莫大娘一边整理一边心疼地道:“本来今天晒干,就说要收起来,等着交公了,如今看这情形,可怎么是好?只怕是连吃的都留不下来了!”

    “老天爷让人不好过,谁也没办法!”莫大叔唉声叹气!

    九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着。本来想问的话,也早没了心情。

    随后两天,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大雨后天没有晴,阴沉湿重的环境影响下,稻子有一大半都发芽了!九歌看着绿油油的芽从稻堆里面伸出来,却没有丝毫美丽的感受。莫大娘就差没跪在稻子上哭了!

    莫大叔也是愁容不展,心情郁郁!

    第三天天气刚好了,村子里忽然来了一拨人!拉了十几辆马车,说是来收田租!

    村子里的人无不哀嚎,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莫大叔一边赔笑一边端点心,背都要弯到膝盖了,小心翼翼道:“王管家,我们这前两天刚下了一场大雨,抢收回来的不及一半,您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少个几石,也给我们留点口粮!”

    王管家坐在马车上,吃着莫大叔手里的点心,一边啐道:“贱骨头,哪年你们不找个理由要少几石?今年我可早来看了,收成不错,你们租的又是好地,这一季十来石总是有的,把今年的七石和去年少的两石补上,剩下的也够吃的了!”

    莫大叔道:“您看看,我这家里孩子多,远房表妹家的孩子也在这里,嘴多饭多的,实在拿不出那么多啊,您大人有大量,就少些个,明年我们再给您补上,您行行好!”

    莫大娘站在门边,故意让开了一些,顿时九歌、小菊、小竹还有小石头都露了出来。接着莫大娘也上前道:“王管家,您看我这几个孩子,瘦的跟风能吹了似的,平时都吃不好,今年本想着补了租,但是这前两天才下了雨,稻子在屋子里都发了芽,您可以亲自去看看。几个孩子为了一起抢收,高烧了几天,今天都还没好!

    你今天过来也肯定知道,山路不好走,都是烂泥还没干。

    您就活菩萨行个好,少个几石吧!”

    王管家目光斜睨在屋子里,九歌尽量往里面躲躲,隐藏起自己的身量和身上的东西,小菊、小竹和小石头都不用装,因为那天下雨,都起了高热,才吃完药退了下去,脸色现在都还没恢复!完全就都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王管家虽然骂着,但好似也松了些,说道:“去岁的两石不要,今年的七石也得给我交上来!”

    莫大叔都快愁哭了。

    “王大人,真没有,今年满打满算也只有五石,我们再怎么少吃也得留一石吧,不然家里真吃不开了!”

    王管家不耐烦了,冷哼道:“我没逼着把前年的交了,你还跟我讨价还价,想让我带四石回去,我怎么向老爷交代?今天怎么说也得把七石给我交上来!”

    说着王管家让手下的人到屋子里看,莫大叔和莫大娘都拦不住,九歌靠在门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所有抢收回来的稻米给装袋称重。因为有水,稻米极重,早不是原来的重量,于是他们就将眼睛能看到的稻米都给收走了,勉强凑了七石,随后离开。

    莫大叔看着一年到头的成果被抢了一个干净,自己家里连口粮都没剩下,当即跌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

    午后,九歌悄悄出了门,追上了王管家,想给小孩子移户的事情,王管家却道

    “这是衙门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小孩子身契是身契,户籍是户籍,这是两码事!”

    九歌听过以后,一时茫然!

    山林中雨后清新怡人,鸟鸣阵阵,九歌却什么都感受不到,怔怔愣愣地回了莫大娘家。

    回来的路上,九歌正出神,突然一个人影从林中飘了出来,犹如鬼魅一般,但是身法却很利落,九歌看过去,是个很秀气的姑娘。

    九歌见过,那日在饭桌上不时看着蓝杉的女子,叫海棠!

    海棠望着九歌,面上并没有任何神情,只是仿佛好奇一般将九歌打量了一个遍,随即才道

    “你为什么喜欢赤禾?”声音悠悠的,倒是没什么敌意!

    九歌对她不熟,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紫婷一样,一言不合就扼住自己的脖子。于是反问道

    “你为什么喜欢蓝杉?”

    海棠听后,目光悠悠地竟然望着山林中发了好一会呆,随后才道:“我不知道!”

    九歌照葫芦画瓢,也道:“我也不知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