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小菊道:“离骚姐姐,明日你再去试一试吧,明日镇上逢集,衙门好还关着门的,你去了,当然能看见知府大人!”离骚嗯了一声,再次望着星星了。实际上离骚此时心中思绪很乱,想了很多很多事情,她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也曾这样和家人躺在稻草堆上看星星,但而如今星辰依其实九歌此时心中思绪很乱,想了很多很多事情,她想到自己小的时候也曾这样和家人躺在稻草堆上看星星,但如今星辰依旧,人却不在。。...

    小菊道:“九歌姐姐,明天你再去试试吧,明天镇上赶集,衙门不好还关着门的,你去了,肯定能看到知府大人!”

    九歌嗯了一声,继续看着星星了。

    其实九歌此时心中思绪很乱,想了很多很多事情,她想到自己小的时候也曾这样和家人躺在稻草堆上看星星,但如今星辰依旧,人却不在。

    她又想到小石头的身份是萧家后人,如今萧家只有他一个独苗,她答应了萧鼎会照顾他,并且将落英剑法教给他。但是九歌都还是孩子,她怎么去照顾一个孩子?只有寄养在莫大娘家这一条路。可两个阻碍,九歌连一个都还没有摆平,另外一个更是头疼。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了一会后,九歌又想到了赤禾,不知道他现在在忙什么,也和自己一样看着星星吗?还是在做着别的事情?紫婷还在纠缠他吗?他又真的会对貌美的紫婷没有任何感觉吗?

    毕竟她离的远,紫婷却就在身边!

    想到这里,九歌又摇了摇头,他们都是六壬殿的杀手,若真的有什么,也轮不到自己。

    想到六壬殿,九歌就又想到了当日挂在那里的女子,不知道她现在是被放了下来,还是已经死了。若真死了,临死却既不体面又不光彩。

    九歌思绪万千,却发现没有一个自己能够解决,这世上有时候不是你厉害就能解决事情,武力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其他的,九歌却又很茫然!

    想了好一会后,九歌竟然双手枕着后脑勺就睡着了,还是小菊小竹他们将她摇醒,九歌才带着小石头回了房间休息。

    次日,九歌独自一人驾马朝着镇子上而去,到的时候镇子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来赶集的人络绎不绝,九歌一路直奔衙门,果然看到今天的衙门总算是开了门。

    九歌下了马就要往里面冲,但是站在衙门两边的侍卫却拦住了九歌。

    “干什么的?”

    九歌回道:“找知府办事的!”

    “办什么事情?”

    “户籍转移!”

    “这里不办这种事情,赶快滚!”

    侍卫脾气很冲地将九歌向外面去赶。

    九歌来了多次,不是见不到人,就是办不了事,今天可算多分得了两句话了,没成想却这么两句就把自己打发了。

    九歌没走,而是继续问道:“那敢问两位大哥,这个事情是谁办理啊?”

    二人很不耐烦地向院子旁边一道小门指去:“去哪里!”

    九歌一听,精神一振,可算是有一点眉目了。

    九歌赶忙往小门而去,门没关,一道极窄的小侧门,进去后里面倒是宽敞,正对着一个房间里,好像有个老学究一般的人,九歌探头问道

    “这里是办户籍转移的吗?”

    那老学究抬眸瞄了九歌一眼,什么都没说,九歌又再次问了一遍,老学究这才没耐心地反问道

    “带了户籍吗?”

    九歌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老学究不耐烦道:“没带户籍怎么办户籍转移?”

    九歌急忙道:“是不是拿了户籍就行了?”

    老学究没理会九歌,这时候从外面又进来了人,问了别的事情,九歌再问的时候,他心不在蔫地嗯了一声。

    九歌也不耽误,急忙退出去,一路驾马回来,紧赶慢赶在晌午的时候将莫大娘家的户籍拿了回来!

    往老学究的桌子上一放,水都没喝上一口。

    老学究则不紧不慢地翻看了看,问道:“往哪里迁?”

    九歌指了指户籍:“往这个上面迁!”

    “那他原户籍呢?”

    “还要原户籍?”九歌当时就想反问下,你怎么早不说。但是好不容易见到了办事的人,九歌还是生生忍住了。

    老学究比九歌气势还盛:“不要原户籍,我知道你转谁?这个都不知道,来办什么事情?”

    说着手一挥,竟然将九歌带来的户籍给扔在了地上。

    九歌见状,一股无名火冒了上来,但是为了小石头,她决定忍。但来回一趟实在太远了,九歌立即就想了法子,商量道

    “那孩子父母都不在了,一把大火将户籍也烧没了,能不能通融通融,直接将孩子转到这个户籍上来?”

    老学究头都没抬:“那就先补办户籍,一户少了人,也要将死者除名!”

    “哪里可以补办?”

    “右边那个门!”

    九歌急忙退出去,去找那个门。

    找了一圈又问了几个人后,才找到,但是却发现自己早都经过了,门是关的。

    九歌回去就对那老学究道:“没开门啊!”

    老学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就等开门再办!”

    九歌被一句话噎在那里,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气的转身就出门,骑马回去了。

    找到李家夫妇,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东西没拿到不说,又被好一顿骂!

    没辙了,九歌又驾马而去,再次回到老学究那里商量。

    “那户人家不给。”

    老学究瞥了九歌一眼,漫不经心道:“你不说那户人都死了吗?”

    九歌怔在原地,随即道:“我这不是着急吗?那户人家虐待小孩子,我想把户籍给转了,你们直接办了就是,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

    老学究缓缓起身,事不关己道:“这不归我管!”

    九歌看着那老学究的脸,真的恨不能一拳挥上去!

    九歌还在想能有什么办法,却见太阳西沉,赶集的人渐渐散去,老学究把门一锁,就要离开了。

    九歌今天一路奔波几次,竟然又白忙活了,急忙拦住老学究问道

    “你什么时候在?明天在不在?”

    老学究嗯了一声,就走了!

    九歌心中稍稍一定,想着只要能见到人,总是能想办法解决的。

    但是九歌第二天来,发现门又是锁的,再一问,都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九歌气的一拳挥在大门上,砸的砰砰响!

    九歌气馁地回到云来村的时候,又已经是太阳西沉的时候了。

    回来的时候,莫大娘和莫大叔正在晒稻谷,一个在上面分陇,一个在将稻谷翻面。看见九歌的样子,都知道又是没有办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