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莫大娘和莫大叔听后,互相看了几眼,随后莫大娘将银簪轻轻地推了回去,一脸歉仄道“孩子,也不是我们不想被收养小石头,我望着那孩子也可伶,而已我们这里,就是要移户,如此一来是得知府大人征得移户,三来是要那李家夫妇征得选择放弃。否者,我们是难以被收养小石头的。倘若若是能收养,我们便是不吃不喝,自然也会好好将他养大!”。...

    莫大娘和莫大叔听后,相互看了一眼,随即莫大娘将金簪轻轻推了回来,一脸歉仄道

    “孩子,不是我们不想收养小石头,我看着那孩子也可怜,只是我们这里,便是要移户,一来是得知府大人同意移户,二来是要那李家夫妇同意放弃。否则,我们是无法收养小石头的。

    若是能收养,我们便是不吃不喝,自然也会好好将他养大!”

    九歌眉目低垂,是她想的简单了。

    无论在什么地方,一个人总不好乱跑的,各地的户籍制度也是异常严格的,一户几口,将影响很多。

    沉吟半晌后,九歌道:“我明日去府衙问问!”

    次日一早,莫大娘就让小菊等着九歌,上一次去镇上还是赶集,莫大娘怕九歌不认识,所以让小菊带着一块去。

    九歌很是感激莫大娘,骑着马带着小菊去了镇上。

    小菊没坐过马,一路上很是兴奋,但是回来的时候就没有那么高兴了。

    一来是颠的屁股疼,二来是无功而返!

    两个人见都没见到知府大人的面!

    随后九歌又去了几次,一次去,骑马快些,来回也要半日。却一次都没见到知府大人!

    最后一次,九歌气的简直要打进衙门。

    “你作死吗?哪个村哪个户的?还想移户?都是佃农,有什么可分的?”

    九歌本来很生气,但是听到他问自己何村何户,九歌怯了。

    她毕竟是来求人办事的,不好得罪,若是再连累了莫大娘他们,她就真的该死了!

    而这几日农忙正紧,九歌暂时也顾不上了,闲时九歌不是在照顾小石头,就是在看《落英剑谱》

    夜里无人的时候,九歌也在悄悄练习!

    越练她就越觉得落英剑法精妙。

    之前,九歌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东西,几本书,就将一个剑谱的招式和心法都记录完全,跟着剑谱学习九歌感觉就好像在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剑客,他出招很是潇洒利落,每一下都赏心悦目。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却又潇洒自如!

    九歌一开始是拿着自己的剑挥了几次,却怎么都达不到剑谱中想要的起若风飘,落如雪堕,转乘若旋舞,横扫若水袖。

    九歌不伦不类地练了几次以后,越练越急躁,还差点伤着自己。后来一日她不想用自己背着的长剑了,随手拿起了一节树枝,树枝灵巧,竟然再挥舞的时候,便犹如神助。

    九歌越练越兴奋,越练越觉得摸到了点门道,又惊奇又高兴。赞叹剑谱的玄妙可比自己瞎琢磨要强多了!

    然而越是如此,九歌在看到小石头的时候,心中就越愧疚,感觉她好像在偷东西,还当着主人的面炫耀。

    小石头不知道九歌的心思。

    一开始他住在这里的时候,又害怕又惶恐,深怕九歌不管自己,深怕李氏夫妇又来把自己抓回去,但是几天下来,他能够感受到九歌是真心的在照顾自己。

    而且每天看着九歌在院子里练剑,小石头也生出了几分好奇之感,等到后面,他竟然已经敢在窗台边给九歌鼓掌了!

    九歌听到鼓掌声,回身看去,只见小石头咧着一张嘴,笑的很是真诚!

    九歌看到,心就像被扎了一下般!

    秋收已经到了最后了,莫大娘和莫大叔顶着烈日将水稻收割回来,九歌也一起忙着扛水稻,累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收回来以后,还要打穗,接着晾晒。这几天九歌每天都灰头土脸的,因为打穗晒稻,身上到处被扎的红红的。

    莫大娘和莫大叔早就被晒成了酱红色,反倒比九歌看起来还精神些。

    只有像小竹那么大的孩子是最开心的,他带着小石头在稻草堆里拱来拱去,沾的身上头上都是稻草,还在稻草堆里打滚。

    这两天的天气很好,莫大叔在打穗,莫大娘就在摊稻晾晒,九歌则将打下来的稻草垒在一旁,垒的不好,却累的够呛。

    夜里几口人都坐在门边吃饭,水池里虫鸣蛙声一片,天空中星辰灿烂一河,九歌一边摇着蒲扇,一边看着稻谷发呆。

    “还有多久才能忙完?”

    莫大娘笑道:“早着呢,地里还有呢,今年的收成倒是还行!”

    九歌看着已经堆满了一院子的稻子,脑袋都大了。

    莫大叔这时候问道:“还没有见到知府大人吗?”

    说道这个九歌就来气,不过是想移户,却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也用不着躲着不见人吧?

    九歌气馁地摇了摇头。

    莫大叔道:“现在知府衙门,想要办事情,都要花钱,若是寻常想进去,他们嫌麻烦,往往都不会见面,早先村西的两个儿子打架,一个将另外一个打死了,死儿子的那家想要求个公道,告上了衙门,敲了鼓,开了衙,却一直都没有判下消息。

    后来听说是那活着的那家使了点银子,知府大人便按下不提了。

    死儿子的那家没钱,气的老母亲一头磕死在了衙门口,衙门却只是拉着那活着的那家关了两个月,等到风声过去后,就又因为塞了银子,悄悄给放了出来。”

    莫大叔还是少有的会讲这么多话。

    莫大娘似乎也有些无奈道:“世道就这样,没钱的只能忍气吞声,惹不起官,也惹不起富,都说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哪里来的?那都是老百姓幸辛苦苦赚的。

    谁让人家有钱,能疏通官老爷!我看你这事,也得想办法走走关系才行!”

    小菊凑到九歌的耳边,小声道:“那户人家就是大牛的二叔!早年时候的事情了!”

    九歌回想起来,那日在稻田中最横的那个。

    九歌思绪有些发愁,用银子九歌倒不是没有,只是她身上也不多,况且这种小事都得花钱摆平,实在让九歌心中不忿!

    用过晚饭后,九歌,小菊,小竹还有小石头都躺在了稻草堆上看星星。

    月色幽冥,天空高远,星辰却在这样的夜晚异常明亮,漫天星辰数不清,星河一条曳千里。

    小竹和小石头没有烦心事,点着星星嘻嘻哈哈地笑着。

    小菊则扭头看了看九歌,见她目光中虽然落了漫天的星河,却没有一颗在闪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