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到了早间,小菊回来喊离骚去吃饭时,离骚却也没任何胃口,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连灯都也没开,小菊站在离骚的窗台边,隔著紧关的窗台道“离骚姐姐,你切记不高兴,都是那些人不讲情,大拿家自恃家里男丁多,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惯了,我娘总是会说,教好孩子,是所以大人今天我娘拦着你,是不想让你受伤。我娘知道你委屈,她说什么村子里都会有蛮横无理的人,这样的人,你若是总是跟他横,只会给自己找不痛快,还不如躲远点。。...

    到了晚间,小菊过来喊九歌去吃饭,九歌却没有任何胃口,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连灯都没有开,小菊站在九歌的窗台边,隔着紧闭的窗台道

    “九歌姐姐,你不要生气,都是那些人不讲理,大牛家仗着家里男丁多,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惯了,我娘总是说,教不好孩子,是因为大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我娘拦着你,是不想让你受伤。我娘知道你委屈,她说什么村子里都会有蛮横无理的人,这样的人,你若是总是跟他横,只会给自己找不痛快,还不如躲远点。

    我娘还说,人心不正,自有天收!替天行道,终有祸事!很多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九歌听着,虽然话很入心,她却仍旧生气。

    小菊见九歌不回答,小声道:“九歌姐姐,别生气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别饿着自己!”

    说完脚步声渐渐远了,没一会小菊就又回来了,将碗筷放在九歌的窗台上

    “九歌姐姐,生死归生气,饭总是要吃的,我爹娘还没回来,这是我自己做的,你别嫌难吃!”

    说完后,小菊就走了。

    九歌抬头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们竟然还在田地里忙着。想想自己,为了这点事情气了半晌,实在不值当。

    想开了以后,九歌把窗户推开,将饭菜给拿了回来。吃过后,九歌又去了田地里。

    一直忙到了子时,九歌才回来睡觉。

    一连忙活了三天,一场细雨不期而至,莫大娘说九歌是个姑娘身,金贵,就不要下着雨去干活了,于是将九歌给赶了回来。

    回来后,雨势渐渐大了,小菊去给他们送伞,却没有回来。

    九歌本来也想去的,但是却看着漫天飘着的雨愣了愣神,想了半晌后,撑伞出门,向着破庙去了!

    来到破庙以后,整个庙里都是雨水,地上原本的干草都是湿哒哒的,九歌踩在上面都是一声一声的噗嗤声!

    九歌径直转到了庙后,那里有一个塌了半边的土地神像,随后九歌在神像后面的石台摸了上去,在一个边角摸到了一点点凹进去的地方,九歌探头看了看,手指抠不进去,她只能找来一根细铁,插进去将那一点缝隙撬开。

    待撬的差不多了,九歌无根手指插进去,用力将那块石头掰开。

    石头被掰开以后,里面有一个木头匣子,九歌将木头匣子抱了出来,木头是檀香木,黑沉黑沉的,上面还挂着一把锁!

    九歌用剑柄将锁撬开,里面包裹着一层干净的油布,油布里面是四本《落英剑谱》

    九歌翻看了看,确认没有问题以后,将油布重新包上,拿在怀里!

    正准备走的时候,余光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回头一看,竟然是小石头躺在里面!

    九歌走过去,看见小石头身上的衣服竟然是一条一条的,身上到处都是伤,躺在一个破席子上面,下面早都被浸湿透了。

    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在睡着。

    九歌伸手去摸,发现他身上滚烫,显然是起了高热。

    看他身上的伤,九歌也猜到了大概。

    自上次以后,九歌被小菊和小竹拉回来,愤怒下的九歌也就忘了小石头还没着落呢,肯定是那李氏夫妇拿小石头泄愤,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然后又将他赶了出来。

    小石头无处可去,又身无分文,只能躺在破庙里等爷爷。

    今天下了雨,想来他又几天没吃饭了,所以起了高热。

    九歌想到今天的小石头皆是自己所害,心中一阵懊悔,将小石头轻轻抱了起来。

    才五岁左右的孩子,轻的好似没有一般。

    九歌将他抱到了自己住的地方,莫大娘他们因为雨下大了,也不得不先回来躲躲雨,看到九歌将小石头抱了回来,莫大娘急忙去查看情况,知道是起了高热以后,先是去煮了浓浓的姜茶,给小石头给灌了下去。

    “可怜的孩子,那李破皮也真的能下的去手!”

    小菊这个时候从家里而来,手里拿了两件小竹穿的衣服,莫大娘手脚麻利地给小石头洗洗换上了!

    九歌心疼地看着小石头,问道:“有哪里可以去抓药吗?”

    莫大娘道:“村头有个坡脚大夫!”

    九歌塞给小菊是二十文钱,让她去抓药。小菊手脚麻利地就去了。等到药熬上,热热地给小石头灌下去以后,他的脸色才好看些。

    夜里,又灌了一剂药后,小石头才悠悠转醒过来,看到九歌的时候,目光中都是惊恐。

    九歌心中一疼,她的好心一件好事都没干,还害得小石头吃了不少的苦头。

    九歌道:“别怕,他们不在这里,也不知道我把你带走了,你现在在我住的地方!饿了吗?”

    自然是饿的。

    这个时候小菊也从家里端来了煮的烂烂的米粥,九歌接了过来,一勺一勺地喂给小石头喝。一开始小石头还不敢吃,听见小菊说了以后才慢慢吃了点。

    毕竟是饿了好几天,一碗粥不够喝,小菊又端了两碗,小石头又喝了一碗半,这才缓了过来。

    九歌看小石头吃的差不多了,给小石头盖上被子,温柔道:“别怕,你先睡会,我出去会!”

    九歌将碗筷收拾了下,和小菊去了莫大娘家。

    莫大娘看到九歌来了,问道:“那孩子怎么样了?”

    九歌道:“好多了!”

    烛火摇曳,屋子中明暗晃动,莫大娘拉着九歌坐下来吃饭,九歌却迟迟未动筷子。犹豫了半晌后,九歌抬眸看着莫大娘和莫大叔。

    随即她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了三枚金簪!

    这是九歌离开柳府的时候,柳家夫妇非要塞给自己的,三枚金簪,九歌问过,很值钱了!

    九歌将三枚金簪摆放在桌子上,煤油灯并不亮,但是黄金的色泽更鲜艳,小菊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簪子,眼睛都直了,小竹更是好奇地想要伸手摸摸。

    九歌平淡如水一般说道:“莫大娘,莫大叔,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实话跟你们说吧,小石头是故人之子,如今见他如此境遇,我感到愧对其父母,想让你们收养这个孩子,我身无长物,唯有这三枚金簪还值点钱,待小石头八岁,我再将他接走。

    我知道这很为难!但希望你们能够成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