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你倘若不闪开,信不信我打你?”“不信!”离骚挑眉,故意挑衅一般望着大拿!大拿被离骚气的不轻,她的身后,小竹和小石头都在探头望着,自己身后还跟随两个小弟,怎么样,他也不能够跌了面子。便大拿二话再说,居然直接冲着离骚就挥了拳头!离骚单手将他拳头接于是大牛二话不说,竟然直接冲着九歌就挥了拳头!九歌单手将他拳头接住,反拧他手腕,轻巧的就像是在拧麻花!。...

    “你若是不让开,信不信我打你?”

    “不信!”九歌挑眉,挑衅一般看着大牛!

    大牛被九歌气的不轻,她的身后,小竹和小石头都在探头看着,自己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弟,怎么样,他也不能跌了面子。

    于是大牛二话不说,竟然直接冲着九歌就挥了拳头!九歌单手将他拳头接住,反拧他手腕,轻巧的就像是在拧麻花!

    顿时大牛疼的哇哇大叫!

    “放开我,你放开我,疼,疼,疼!”

    九歌将大牛的手反拧在他背后,说道:“你仗着自己长得高,长得壮,就可以欺负比你弱小的孩子,那我比你高,比你厉害,是不是也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欺负你?”

    “有本事你就是放了我,我把我爹喊过来教训你!”

    死性不改!

    九歌手上继续用力,疼的大牛差点没跪下来,这下啥面子里子都不要了,当即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不欺负他们了,你快放了我!”

    九歌道:“以后要记住,不是你厉害就能随便欺负人,因为总有比你厉害的人,他们两个虽小,但是不见得以后就不如你,小孩子不能学坏,不能是非不分,不然长大了有你吃亏的时候!”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不欺负他们了!”

    大牛连连讨饶,小竹和小石头看的拍手叫好。

    九歌也不好真的一直欺负大牛,刚准备放手的时候,忽然破庙外面又冲进来一个人,声音比大牛还打。

    “死孩子死哪去了?天天就知道跑这里等那死老头,都说了死了还不信,真是天生的贱骨头,每次要来找,不好好在家里干活,躲这里偷懒,作死吗?”

    是个尖锐的女子声音,一进来看到里面这么多人,竟然也只是瞟了一眼,看到小石头以后,当即上手就要抓,小石头吓得连连往后躲。

    小竹大声喊道:“李大娘,小石头没偷懒,是大牛在欺负他!”

    “我看他就是贱骨头,给我使劲打,打死算了,活着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天天好吃好喝的给他,他就记得那个死老头,我看你跟那死老头一起走了算了,还天天赖在这里干什么?作死的孩子,赶快跟我回家!”

    九歌听出来这就是领养小石头的李氏夫妇,听她骂的难听,九歌心中不悦。

    这边注意力被吸引走以后,大牛立马见缝插针地将手抽了回来,一边往外跑,一边还骂道

    “死女人,你等着,我找我爹来修理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九歌听他临走了还要骂自己,气的火也上来了,但是破庙中的情形更复杂,九歌来不及找那臭小子的麻烦,只能回身去拦李大娘。

    此时李大娘手上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抄来了一根藤条,挥着就要往小石头的身上招呼,小竹吓得连连往后躲,小石头则被吓得连动都动不了。

    眼瞅着藤条就要落在小石头身上了,九歌背身抱过小石头,结结实实挨了李大娘的一藤条,疼的九歌眉头都蹙了起来。

    这么大的力量,若是抽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得有多疼?

    李大娘见抽到别人了,丝毫没有愧疚心,反而骂道:“贱骨头,作死吗?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打!”

    说着竟然真的再次挥起了藤条!

    九歌当即怒了,想着刚才你抽我一下,我是为了保护小石头不得不挨着,现在知道自己打错人了,竟然还这么嚣张。

    九歌当即翻身一把抓住藤条,手上用力一抽,就将藤条从李大娘的手里将藤条给抽了出来,九歌恨不能也给她一藤条,让她也尝尝挨打的滋味,但是见她怎么说也是长辈,生生忍住了,却还是当着李大娘的面将藤条一折两段,随即道

    “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狠毒?用这么细的藤条打在一个孩子身上?若是打你试试?他若非年纪小,没有力气反抗,你觉得能打的过他吗?”

    李大娘一听,当即炸了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也管起别人家里的事情了?他是我儿子,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关你什么事情?县官都不管,你倒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九歌听她说的难听,一股火就蹿了上来,反唇相讥道:“什么你儿子?你当我不知道这是你领养的儿子?你自己没儿子,对领养的还这么不好,难怪报应不爽,没有孩子!”

    李大娘被九歌这一句气的破口大骂

    “你个从哪里来杂种龟儿子?有娘生没娘养的小娼妇?老娘生不生孩子倒碍着你什么事情了?怎么?你想给我家当家的生个蛋出来?我看你是连毛都没长齐吧?杂碎着没福气的,生出来也是孽障混球,混吃等死罢了。倒惹着你这不知道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贱人下作地来啐口水.......”

    李大娘越骂越难听,还夹杂着当地的土话俚语,一边跳一边指着九歌,什么脏话荤段子都给骂出来了。九歌毕竟是个没出阁的姑娘,论不要脸实在不是这个市井泼妇的对手。气的九歌脸色都白了,再也顾不得风度了。

    三步并作两步,上去就甩了李大娘两个耳光!

    这下李大娘非但没安静下来,竟然上来就要撕扯九歌衣服,要和她扭打在一起的架势!

    九歌后撤一步,手从腰间一抽,当即一鞭子打了过去,直将李大娘打的摔在地上。

    李大娘还欲起身反扑,九歌又是一鞭子,抽的李大娘嗷嗷大叫。

    这下李大娘知道不是九歌的对手,也不打了,嘴里继续土话脏话地骂着。九歌又不能真的将她一剑杀了,气的脸色铁青,打又不能继续打,骂又骂不过!

    李大娘一边骂,一边要去抓小石头

    “你个天煞的小贱种,看回去我不打死你,有本事你永远都别回去,死在外面正好!”

    小石头和小竹早被李大娘的战斗力给吓得僵硬在那里,九歌则她一伸手,她就是一鞭子。疼的李大娘嗷嗷大叫,咒骂不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