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转眼月余过去的了,再度看见离骚的莫大娘和小菊都很高兴,房子就空在他们隔壁,这一次离骚连租下去的钱都省了,小菊和莫大娘一个上午将房间给重新整理出,白天离骚就住了进去。十天前离骚离开了的时候,还我以为好得多长时间才能回去,没想起这么快就又回去了,后院里的菊花半月前九歌离开的时候,还以为要好长时间才能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来了,后院里的菊花如今开的正好,九歌没事的时候倒是去浇了浇水。。...

    一晃月余过去了,再次见到九歌的莫大娘和小菊都很开心,房子就空在他们隔壁,这次九歌连租下来的钱都省了,小菊和莫大娘一下午将房间给整理出来,夜里九歌就住了进来。

    半月前九歌离开的时候,还以为要好长时间才能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来了,后院里的菊花如今开的正好,九歌没事的时候倒是去浇了浇水。

    因为是自己,所以九歌连吃的都懒得做了,在莫大娘的盛情邀请下,就吃在了他们家。

    用晚膳的时候,只有小菊和小竹在家,如今正是秋收的季节,所以他们都忙得很晚才能回来,若不是有九歌在,小菊这个时候也还在外面忙,但是说起来,小菊也只是说为了小竹。

    九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想着等明天自己也去地里帮帮忙吧!

    “姐姐,今天村里的大牛有欺负小石头了,我想去帮忙,但是小石头看到我们就跑了,大牛真是太过分了!”

    小竹一边喝着稀饭,一边义愤填膺地说着今天看到的事情。

    小菊揉了揉自己弟弟的头,说道:“你当着大牛的面帮小石头,到时候大牛就更欺负他了,明天你乘没人的时候,去看看他!”

    小竹点了点头:“小石头真可怜,一直被他们欺负,之前还有那个疯老头帮他,现在疯老头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养小石头的那家人又不管小石头,我听说他们都不给他饭吃呢!”

    九歌在一旁听得蹊跷,问道:“你们说的小石头是谁?”

    小菊吃了一脸的饼子,噎了好一会才说道:“那是村头一户人家的小孩,但是我们听大人说,那个小孩是个孤儿,被那个疯老头给捡来的,后来寄样在村头那户人家,之前他们对小石头也不好,但是每次小石头被欺负了,那个疯老头就会和那家人闹。

    但是在半个月前,那个疯老头突然就没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开始大家还以为他会回来,但是这半个多月都过去了,疯老头还没回来,村里的人都说那个老头死了!

    没人保护小石头了,村里的小孩子就更欺负他了!”

    九歌心中愀然,小菊口中的那个疯老头,就是萧鼎,自尽在赤禾的剑下。

    那个小石头,会不会就是萧鼎的儿子?

    九歌道:“明天你能带我去看看那个小孩吗?”

    “好啊,明天我带九歌姐姐去,最好能教训教训大牛,他谁都欺负的,之前还总骂我来着!”

    小竹显得很兴奋!

    小菊敲了小竹脑袋一下,嗔道:“你知道自己打不过他,还不多多吃饭?等你长到他那么高那么壮的时候,不就能打的过他了?”

    小竹听了,好似很受鼓舞一般,死命扒拉碗里的饭,九歌和小菊看了,都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在院子里就听见了!”

    莫大娘和莫大叔此时身上各背着一袋粮食走了进来,九歌急忙起身帮忙。

    “不用,不用,这个重,你搬不动!”

    二人将厚重的粮食往地上一放,溅起了一层的灰,随后莫大娘一边掸着身上的土,一边说道:“天气不好了,秋收得快点,不然到时候水一淹,一年就又白忙活了!”

    莫大叔接口道:“你先吃点,我去把后面的几袋给扛回来!”

    九歌有些不好意思,起身道:“我去帮忙吧!”

    “不用,不用,这哪是一个女孩子干的事情,你就在家里帮我看着这两个淘气的就好!”

    莫大娘一把将九歌按着坐了回去,九歌冷不丁倒觉得莫大娘好大的力气,直接把她按的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莫大叔道:“就是,你吃饭吧,我们两口子搬就好了!”

    莫大叔为人很腼腆,跟九歌说话的时候,都不敢正眼看九歌,说的多了,脸就红了起来。

    说完莫大叔又出去了,如今外面已经漆黑了,门口放着一盏煤油灯,莫大叔提着煤油灯就出门了,莫大娘抓紧时间坐下来,拿起一块饼子就啃了起来。

    一边塞还一边问:“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小竹道:“九歌姐姐说明天要去看小石头呢,我说正好让她教训教训大牛!”

    小竹话刚说完,莫大娘一筷子就敲了上去:“什么教训不教训的,惹不起他,你不知道躲着他点?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随即莫大娘又看向九歌,笑着道:“说起来那个孩子也可怜,是个孤儿,不知道被那疯老头从哪里捡回来的,刚捡回来的时候,瘦的跟小猫似的,那疯老头怕养不活,就送给了早年没孩子的李家夫妇,那孩子性格内向,又软,平时沉默寡言,李家夫妇不太喜欢,但是怎么也还是给口吃的,就这样养到现在。”

    “那个孩子今年多大了?”

    “五岁有了,长得倒是漂亮,白白净净的,跟村里的黑孩子们都不一样,所以村里小孩子都不太喜欢跟他玩!也是可苦命的孩子!恐怕也是个大户人家的私生子,生了丢出来的!”

    九歌心中思忖,年岁上对得上!应该就是萧鼎带出来的那个孩子。

    用过晚膳后,莫大娘就又出去换莫大叔回来吃点了,九歌无事,跟着莫大娘去了地里。到了田地里的时候,看见还有很多人趁着微弱的月光在割稻子。

    九歌拿起镰刀也帮忙割了一些,看的莫大娘惊喜道:“看着娇滴滴的,怎么也会割稻子?”

    九歌道:“我家以前也是种地的,每到收获的季节也都是爹娘在干,我们偶尔帮衬下,所以会!”

    莫大娘道:“那你怎么出来了?小姑娘家家的,这个时候都该在家里谈婚论嫁了!”

    九歌道:“家中出了些变故,就出来了!”

    莫大娘虽然看着粗狂,但是心却很细,听出了九歌口中的变故是什么意思,若非父母家人都不在了,哪个姑娘会流落江湖?

    莫大娘笑道:“女孩子出来见见世面总是好的,不像我们,一辈子我就没走出这个村,都不知道外面长什么样!”

    九歌笑了笑,继续忙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