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她但是饿,可也明白这顿饭吃的极其怪异,为了当心些,离骚吃的很艰苦,此外离骚意外发现在饭桌上实际上吃的艰苦的可不只她一个,这一桌子,除了赤禾心思稳重不苟言笑,吃的还算淡定外,其余的人都得也都极其当心。一桌子坐了八个人,除了殿后,赤禾、宝蓝色衣衫男子一桌子坐了八个人,除了殿后,赤禾、宝蓝色衣衫男子,暗恋赤禾的那个女子外,其余三个,一个一身玄色衣衫,脸虽然好看,但是比赤禾还冷,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让人靠近都觉得杀气腾腾。。...

    她虽然饿,可也知道这顿饭吃的异常诡异,为了小心些,九歌吃的很艰难,同时九歌发现在饭桌上其实吃的艰难的可不止她一个,这一桌子,除了赤禾心思沉稳不苟言笑,吃的还算淡定外,其余的人都得也都异常小心。

    一桌子坐了八个人,除了殿后,赤禾、宝蓝色衣衫男子,暗恋赤禾的那个女子外,其余三个,一个一身玄色衣衫,脸虽然好看,但是比赤禾还冷,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让人靠近都觉得杀气腾腾。

    一个长得闺秀的女子,穿着一身浅黄色裙子,无论是坐姿还是执筷的样子都很有规矩,让九歌想到了柳小姐那样的大家闺秀,不过席间她倒是时不时会看向宝蓝色衣衫男子的方向。

    一个长得小小的,好似才十岁出头,一脸稚气,吃的比九歌还小心,脸差点没埋进碗里不出来。

    一桌子的人,吃的各怀心思!

    用过膳后,殿后起身就离开了,其余人也都在多看两眼九歌以后也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九歌跟赤禾向着外面走去。

    一路上赤禾什么都没说,九歌干脆也就没问,一桌子坐着,看着像是一家人,其实九歌知道,这里根本就没有谁跟谁是一家人。

    二人一路走,很快就又经过了那个广场,九歌的目光不自禁地就向上看去,只见那个女子还在那挂着,好似已经完全没有生息一般。

    九歌这次没忍住,拉了拉赤禾的手问道:“你们六壬殿对待没有完成任务的杀手,都是这样惩罚的吗?”

    赤禾头都没抬地嗯了一声。

    九歌听他如此不在乎的语气,心中微微有些生气,执问道:“你觉得这样对吗?”

    赤禾道:“没有什么对不对,这是六壬殿的规矩!”

    九歌脱口而出:“那你呢?追杀叶尘的任务期限又是多久?你若是不能杀了叶尘,是不是也会被挂在那上面?”

    赤禾这次回眸了,宠溺一般摸了摸九歌的头,浅浅一笑道:“放心,我不会的!”

    九歌心中一跳,不知道他口中的不会,是指他就算完不成任务也不会被挂在那上面,还是指他一定会杀了叶尘的。

    想到此时叶尘就在他们的脚底下,九歌的一颗心沉的深深的。

    过了一会后,九歌试探性地问道:“不能将她放下来吗?”

    赤禾道:“不能!”

    “为什么”九歌不解:“你们应该都是相互认识的吧?就算不是朋友,也至少一起共事,今天我看饭桌上坐着的肯定都是认识的,那么只是偶尔没完成任务,你们求求情,是不是就可以免了责罚?就算要惩罚,也用不着这样吧?”

    赤禾看着九歌,似乎有些不能理解九歌的想法,回应道:“这很正常,你不用为她感到难过!”

    正常?

    什么时候如此践踏一个人身体和尊严成了正常的事情?

    面对赤禾如此理所当然的态度,九歌突然就不高兴了,反呛道:“说都六壬殿的杀手,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若非如此,六壬殿也不会如此威震江湖!”赤禾回道

    九歌心中的气更盛了。

    赤禾竟然完全没有听出来自己的这句话是一句嘲讽。

    她本以为赤禾哪怕是为了哄自己开心,也会来一句“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无情无义的!”

    九歌忍不住了,站在赤禾的面前,凝视着他的眼睛,质问道:“那你呢?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对我心狠手辣,无情无义?”

    这下如此直接的问题,终于让赤禾听明白了,他轻轻拉着九歌的手道:“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九歌听到这个回答,心中这才变得暖暖的。

    自己又不是他们六壬殿的杀手,他们的规矩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九歌又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姑娘,心中沉沉地叹了口气,再次试探性地问道:“真的不能求情把她放下来吗?”

    赤禾这次也抬头看了一眼那个被挂的姑娘,眼睛中却无波无澜,随即道:“不要看这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了,我带你去后院走走!”

    说着,赤禾就拉着九歌向着后面走去了。

    九歌虽然手被赤禾温暖的手牵着,但是心中却是一片冰凉,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升起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惶恐,或许是这样的场景太让她震惊,又或许是别的。

    她开心不起来,只是闷闷地跟在赤禾身后!

    赤禾将她带离了那片广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花园中,这里与侧崖的那几乎荒废的花园不同,这里各种鲜花绽放,虽是秋季却依旧绚丽,二人散步其中,走了一段,坐在一处假山上。

    赤禾见九歌一路走来都是闷闷不乐的,揉了揉她的头,笑着道:“不要不开心了,你难得来一次,我很高兴!不过,你真的是从侧崖爬上来的吗?”

    九歌再次嗯了一声。

    赤禾到此时仍旧有些不相信。

    九歌盯着他道:“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

    赤禾伸出手指,撩开了九歌鬓边的头发,柔声道:“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敢相信,侧崖一直是云渺峰的禁地,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能从那里爬上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从侧崖爬上来,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你独自从那么危险的地方爬上来!”

    提到这里,九歌好似满腹的委屈终于决堤了,她推了一把赤禾,嗔道:“还不是怪你?你为什么离开的那么匆忙?你为什么不带我上云渺峰?我想见你,又不想你为难,只能从侧崖爬上来,你也知道侧崖有多危险,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见你的,好几次都差点死在下面!

    你们六壬殿又修建的这么高,你知道吗?我可是爬了三天才上来的!你说是禁区是没错,除了我,谁能只是为了见你一面就爬三天?”

    九歌越说越委屈,身子一别,转过身不看赤禾!

    赤禾听到这些,震惊的目光都大了,一种满心的感动,真的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

    只是因为想见自己?她就爬了三天,从江湖上人人皆知的禁区爬上来?

    她的身上到底有多少力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