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女子声音娇媚却又带着阴毒,沉声道:“你会觉得我杀了你,赤禾真的会明白吗?”离骚丝毫不惧:“若要人不知道,否则己莫为,你明白不动手了,迟早会他都要明白!”面对自己离骚如此信奉赤禾会为她报仇雪恨的样子,女子面上又怒又气,立即一掌拍向离骚的后背。离骚只会觉得一股强九歌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内力冲进她的身体中,顿时五脏六腑都疼的错了位,一口血当即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前摔倒。。...

    女子声音柔媚却又带着阴毒,沉声道:“你觉得我杀了你,赤禾真的会知道吗?”

    九歌丝毫不惧:“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知道动手了,迟早他都会知道!”

    面对九歌如此笃信赤禾会为她报仇的样子,女子面上又怒又气,当即一掌拍向九歌的后背。

    九歌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内力冲进她的身体中,顿时五脏六腑都疼的错了位,一口血当即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前摔倒。

    九歌大致猜出了这个女子也是六壬殿的杀手,自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这样太危险,于是被她打了一掌后,她顺势急忙爬起来就向前冲。

    女子见九歌想跑,冷笑一声。

    不自量力!

    两步就轻飘飘地赶到了九歌身后,一把抓住九歌的头发就往后掼,九歌整个人重心不稳,向下摔去,却反应迅速地用手撑了一下,这才没有一头撞在地上。

    女子冷着看她反应不慢,冷冷盯着她道:“你以为你能掏出我的手掌心?擅闯六壬殿,我现在就能杀了你!”

    九歌啐出一口血,也瞪着女子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别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心却这么狠毒,难怪赤禾不喜欢你,你嫉妒我是赤禾的未婚妻,所以看到我就想除掉我。

    但我告诉你,我喜欢赤禾,赤禾也喜欢我,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若有胆,就跟我一起见赤禾,到时候我是不是擅闯你们六壬殿,要杀要剐我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九歌的话,像是一根针一般扎进了女子的心里。

    女子柳眉倒竖,上去一把抓起九歌的,九歌想要挣扎,女子上来就是一耳光,打的九歌耳朵里都是蚊蚊的。

    女子拖着九歌来到后院,径直把九歌拖到了侧崖。冷声道:“你说你是从侧崖上来的,那么死在侧崖下也是理所应当的!”

    说着竟然不再废话,直接就把九歌往山下推。

    九歌半个身子都掉下悬崖了,忍不住惊呼时,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托住了九歌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九歌摔倒在地,吓得浑身都软了!

    抬头看去,发现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男子。

    这个男子一身宝蓝色绣牡丹外衫,内衬海蓝色长衫,身形高大,相貌英俊。一脸笑意地看着女子,说道

    “何必动这么大气,这么漂亮的姑娘若是摔成了一滩烂泥岂不是太不好看了!”

    女子瞪着宝蓝色男子,恨然道:“你少管闲事!”

    男子笑道:“我怎么算是管闲事呢?我刚才可是听了,这个姑娘说是赤禾的未婚妻,还是从侧崖上来的,这两点无论哪一点,都值得我出手了吧?”

    女子冷道:“她的话,你也信?”

    男子笑道:“哪一句其实我都不信,云渺峰的侧崖,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谁能上来过,至于赤禾的未婚妻?那个根本就不近女色的男人会有未婚妻?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那你还......”

    男子笑:“我欣赏这个姑娘说出这两点的勇气!况且你的反应更让我怀疑。若她说的都是假的,你又何必这么大反应?不如我带去见赤禾,若是假的,这么漂亮的姑娘也别浪费,也给我享受过再处理不迟啊!”

    九歌跌坐在地上,本来惊魂未定下以为这个宝蓝色男子是个好人,但是现在确是越听越不对味。

    女子阴笑道:“你若想享用,现在就可以带走!既然知道赤禾是个不近女色的,就别带她去触霉头!”

    宝蓝色男子一脸玩味地绕着女子转了一圈,笑的阴恻恻的。

    “本来我是真的有这个打算的,但是看你的反应好似很怕这个姑娘去见赤禾呢,若她真是赤禾的人,却被我给睡了,借刀杀人,我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女子被人看穿了心思,恼羞成怒道:“怎么?你怕赤禾?”

    男子坦然一耸肩:“怕,怎么不怕?难道你不怕吗?”

    女子被这反问一句给噎在那里!

    眼瞅着是动不了这个姑娘了,女子目光恨恨地瞪了九歌一眼,随即转身离去。

    女子离开后,宝蓝色衣衫男子蹲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下九歌,那样子就像是在打量着一只可爱的小动物。

    男子蹲了下来,九歌也更能看清楚他的样子了。

    男子剑眉星目,英气勃勃,眼睛含着笑,像那春天百花丛中流过的溪水,温柔含情。长得正气凛然,比赤禾多了几分活泼,身若山岳挺拔,是个一眼看过去就有好感的男子。

    九歌在打量着男子,男子也在打量着九歌。

    只见眼前的姑娘,眉目如画,微有英气,炯炯有神的眼睛中澄澈的像是一汪从天上落下来的泉水。皮肤白皙,透着点点的胭脂色,她安静地看着你的时候,像是山间松柏,不卑不亢。整个人透着一股清冷倔强之感。像是丢在风雨飘摇的山巅之上,也能迎风绽放的雪莲花。

    美的干净倔强,那种骨子里带着的纯洁和高傲让人眼前一新。天下女子千万,却都在这个姑娘面前黯然失色,明明穿的很是简单,却不减分毫娇媚。倾城妩媚,却带风霜!

    明明自己周围见到的好看女子不少,却在见到这个姑娘的瞬间都不过是平凡。

    男子啧啧两声,说道:“赤禾还真是好眼光!不过......”

    男子手指着侧崖:“你真的是从这里爬上来的吗?”

    九歌嗯了一声。

    男子又道:“你上来干什么?”

    男子的声音很好听,说话也很温柔,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女孩子一般,带着诱惑一般的引导。

    九歌见他客气,自己也客气,老实回答:“我来找赤禾!”

    “那你为什么不从正门通报呢?”

    九歌倔强道:“他没让我来,是我自己来的!”

    “那既然他没让你来,你现在却来了,又是想做什么呢?”

    九歌总觉得这个男人是把自己当做三岁稚子了,那语气活脱脱地在引导九歌说话,跟逗孩子似的。九歌听着很不舒服,语气微冷道

    “我就是想来看看他,他若是不想见我,我就再下去就是!”

    “从侧崖?”

    “不然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