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江湖上都说岳群是个老顽童,如此一看,果真名不虚传!”离骚心说,被江湖上九大高手从西北追岭南,这行为本身就很玩劣。结果九大高手还没追上!“这心法很很厉害吗?倘若很厉害,你就拓下去回家去慢慢的深入研究!”叶尘貌似没客套,跪在那石壁前一再拜了拜后,将上面“这心法很厉害吗?若是厉害,你就拓下来回去慢慢研究!”。...

    江湖上都说岳群就是个老顽童,如此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九歌心想,被江湖上九大高手从西北追到岭南,这行为本身就很顽劣。结果九大高手还没追上!

    “这心法很厉害吗?若是厉害,你就拓下来回去慢慢研究!”

    叶尘倒是没客气,跪在那石壁前再三拜了拜后,将上面的心法口诀给拓了下来。

    “江湖上‘梢上月’的心法口诀早都绝迹了,如今只留下修习方法,完整的还在九莲宫!江湖上这门轻功都已经是传说中的武功了。没想到会在这里有缘得到!此行真是不虚了!”

    九歌倒是没叶尘那么激动,她连最基本的轻功都不会,从楼上摔下来也只能是摔下来,所以如此高深的江湖武功,她实在是看不来!

    不过九歌还是笑道:“你的轻功已经非常好了,想来也不逊色这个‘梢上月’”

    叶尘道:“以后你就会明白这门武功的精妙了!”

    “不过......”叶尘心中疑惑更重了:“既然岳前辈顺利地来到了这里,那么云渺峰应该是上去了啊,怎么还会死在山崖底?”

    九歌眉毛一挑:“看样子这位前辈的死,另有原因!”

    叶尘想的也是。

    但是毕竟时间久远,二人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够找到这个原因!

    随后二人又向里面而去,走到路的尽头后,竟然又出现了一片山壁,这竟然没有直接通向云渺峰?

    这倒是又让二人惊奇了一阵。

    但是往上看去,九歌第一次看到了六壬殿的飞檐,他们已经来到了六壬殿的下面,距离上面不远了。

    九歌回身道:“你干脆就留在这里好好研究下岳前辈留下来的心法口诀吧,这上面我自己可以上去。你如今还是六壬殿的挂名追杀对象,还是不要主动送上门比较好!”

    针对这点,叶尘也认可,同时他也明白,自己送到这里已经够了,接下来人家两人就要见面了,自己再跟着实在说不过去了。

    叶尘笑道:“好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吧!”

    九歌辞了叶尘后,自己就向上面爬了上去,这次倒是没费多大力,爬了小半个时辰就到了。

    第一次来六壬殿,还是从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爬上来的,九歌心中异常兴奋,恨不能当即就能见到赤禾。还想看到他见到突然到访的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当九歌双脚终于落在地上以后,这三天的努力都没有白费,反而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让九歌心中非常高兴。

    毕竟不是个善地,九歌边走边小心翼翼地向着四周看去。

    在山脚下的时候,九歌根本就看不到六壬殿,如今上来了,这才发现六壬殿异常的大,远远看去,都是房屋,屋檐飞角,风铃阵阵。此时她所站的地方好像是个后花园,园中景致简单,却三面都靠着山崖,一点遮挡都没有。

    山风阵阵,这里却好似一点风都没有。黛青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泛着紫色的光,高高的柱子上面盘龙飞凤。远处还有一处高塔,靠着山崖边建成,整个犹如悬空在山崖上,只有一条道通向正门,两边连护栏都没有,万丈深渊就在三步外,让人看着都胆颤心惊!

    九歌对这里完全陌生,也不知道到哪里才能找打赤禾,只能边走边看。

    后院没有侍卫防守,九歌倒看的还算方便,但是刚转过后院的一到月亮门,突然迎面和一个人撞上了!

    当时两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九歌震惊的是自己上了六壬殿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就是那晚去找自己麻烦的女子!

    对方震惊的则是竟然在六壬殿看到了九歌!

    二人相识无言了半晌,那女子才眸色一寒,呵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赤禾带你来的?”

    九歌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实话!

    她并不清楚这个女子的身份,而且她知道这个女子喜欢赤禾,自己若是说找上来的,到时候就说不清了。于是九歌当即转了念头,回道

    “嗯,赤禾带我来的!”

    “不可能!”女子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冷着眼睛盯着九歌:“山下上来了人,上面不可能不知道,况且若真是赤禾带你上来的,此时整个六壬殿早就传遍了。你不可能是赤禾悄悄带上来的,所以,你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九歌干脆把心一横,指了指自己的身后,硬气道:“我是从侧峰自己上来的,来找赤禾!”

    女子的眸色更冷了,看向九歌的身后。

    那可是云渺峰的侧崖,是整个六壬殿的禁地。她在六壬殿这么久了,早知道在很多年前那场惨无人道的试炼,他们这批人,从来就没人敢从侧崖上下。

    而如今自己面前陡然出现一个人,告诉自己是从侧崖上来的?

    女子根本就不相信!

    但是看她的方向,确实有这个可能。

    女子怒了,手一伸,当即扼住了九歌的脖子。

    九歌被她扼住一次,早就防备她这一招,当即向后撤去。但是很显然九歌不是这个女子的对手,她撤的这一步根本没用,还是被这女子给掐住了脖子!

    九歌去抓她的手,愤怒地想着这个女子怎么这么喜欢掐人的脖子?

    女子眼睛像一条毒蛇一般,盯着九歌的眼睛,好似要从眼睛中把九歌的心给掏出来,看她说的哪句话是真的!

    女子阴鸷道:“你来找赤禾干什么?他都已经回了六壬殿,你还来纠缠他?你是来找死的吗?”

    九歌被女子扼住,一句话都说不了,情急下一脚向女子的腹部踹了过去,女子轻巧避开,绕到了九歌的身后,整个头埋在九歌的肩膀上,手上的力道微微松了些,好似让九歌不那么快死了!

    女子呵气如兰地在九歌耳边柔声道:“你这点武功,在我面前就是花拳绣腿,我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你最好乖乖听话,也许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点!”

    面对威胁,九歌也不高兴了,回击道:“你是赤禾的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怕我?恐怕赤禾不是你能把控的男子,你杀了我容易,但是我告诉你,我是赤禾的未婚妻,我若死了,赤禾也绝对不会饶了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