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叶尘回道:“两个人也可以通过手,互相传达温暖!”离骚盯着叶尘的手,叶尘虽然看出来小小的,虽然他的手可一点儿也不小,六指纤细,更显修长。叶尘挑眉道:“怎么?看我有六根手指,敢握?”离骚摇了摇摇头!叶尘更不不服气了:“你为了赤禾,连命不都切记了来爬云叶尘挑眉道:“怎么?看我有六根手指,不敢握?”。...

    叶尘回道:“两个人可以通过手,相互传递温暖!”

    九歌盯着叶尘的手,叶尘虽然看起来小小的,但是他的手可一点也不小,六指修长,更显宽大。

    叶尘挑眉道:“怎么?看我有六根手指,不敢握?”

    九歌摇了摇头!

    叶尘更不服气了:“你为了赤禾,连命不都不要了来爬云渺峰,我冒着生命危险跟着你上来,明天还不知道有没有命下去,我握下手都不行?”

    叶尘简直要气的吐血了!

    九歌没崩住,笑了出来。嘟囔道:“我可没让你跟我上来!”

    虽然如此说,但还是伸出了手,主动拉住叶尘的手。

    叶尘碰到九歌的手,仿佛触电一般,瞬间任何寒冷都感受不到了。只愣愣地看着九歌。

    月华明亮,星空闪耀,他竟然觉得这一刻,比他一生任何时候都要心安!

    仿佛他不是在危险的半山腰上,而是在温暖的春天田野中。

    随即叶尘反手握住了九歌的手。

    九歌的手在叶尘的手掌心中,显得很小,他又是六指,掌心都比别人大些,这一握,竟然将九歌的手整个握在了里面。

    九歌的手成了一个小拳头在里面,透过手,九歌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温暖从叶尘的方向流了过来。

    寒冷瞬间就消了大半!

    九歌很疑惑地看着叶尘的手问道:“为什么你们男孩子的手,都这么大,还这么温暖?”

    叶尘酸酸一笑:“有多少男孩子握过你的手?”

    九歌道:“我爹、我哥、赤禾还有你!”

    叶尘一听,竟然一种荣幸涌了上来!

    九歌也笑着反问:“你又牵过多少女孩子的手?”

    叶尘笑:“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是什么?假话又是什么?”

    叶尘道:“真话是有很多很多,假话是只有你一个!”

    九歌嘁了一声,不屑道:“我就知道你牵过很多女孩子的手,单是我看到的,就不止柳小姐一个!”

    叶尘哈哈大笑:“我还好奇女孩子的手为什么都是又香又软,跟没有骨头似的,牵着很舒服!”

    “你是大夫你不知道?”

    “我也是男子,哪里知道?”

    因为没有办法睡,所以二人就在山崖上聊了一晚上的天,大部分都是叶尘在说,将他去过的天南海北都跟九歌说。

    叶尘说的很是奇幻,又很有趣,九歌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惊叹他的奇遇,时不时又怀疑他的境遇。二人聊天,争论,一晚上竟然也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

    晨曦中的第一缕光还是九歌看到的,她兴奋地指给叶尘看。

    天边一片鱼肚白,一缕晨光透过层层的云雾射在山川大地上,像一道绚丽无比的光束!

    叶尘看着那充满着希望的光,忽然感觉,人生美景万千,看过方不辜负此生吧!

    二人振作了下后,继续向着上面而去。

    叶尘先是将绳索给甩了过去,然后从另外一边荡了回来,绳索打了一个对折,他试着用力拉了拉,发现拉不动,但是绳索因为对折,显然也是长度也是非常勉强,而且上面只有一个人站立的位置,他们必须在荡上去后,立即将绳索甩向第二道折崖,那上面有块凸起的石头,目测能够支撑得了一个人重量,不过这种连续两次的纵跃,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

    “我先来吧!”九歌去拉叶尘手里的绳子!

    叶尘却道:“就你那连轻功都不会的武功,让你去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你掉下去?”

    九歌承认轻功上叶尘确实比自己好太多了,犹豫了下后,没有再争论!

    叶尘沉沉地吸了一口气,临走时笑着对九歌道:“我今天来完成一项至今江湖上都无人完成的壮举,要么名震江湖,要么和众多前辈去作伴!”

    九歌道:“我相信你!”

    叶尘苦笑一下:“我可不相信我自己!”

    说完,叶尘将绳索在手上攥了攥,接着脚踩山崖,凌空一跃,随着绳索荡过去的力道,他在空中猛提一口气,纵身一跃,翻身而上。

    稳稳地落在第一道折崖后,九歌还没来得叫好,就见他绳索一收,再一甩,套上第二道折崖,接着便是再一个轻点,纵身跃过去。

    九歌紧张地一边看着,一边手上不停地打着结。

    眼看着叶尘即将跃上去了,对面上的石头却支撑不住绳索的力量,突然折断!

    这人还没上去,力道突然卸了。叶尘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突然就摔了下去。

    云渺峰侧崖,从无一人上去!

    此刻,九歌相信了这句话!

    这两处折崖,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性命!

    叶尘并没有惊呼,好似早已料想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形,整个人轻飘飘的,像片叶子,连告别都没有机会。

    然而还没等他宿命一般闭上眼睛,突然就看到一道绳索带着一个圈飞了过来,瞬间将他套住,接着一收,绳索猛然勒住了叶尘的腰。

    几乎是同时,一股巨大的疼痛就冲向了叶尘的脑门!

    这绳子差点没把他腰斩了!

    疼的叶尘急忙用身上的东西咯一下!

    巨大的拉力后,叶尘没有再往下掉落,向上看去,只见绳索的另一头在九歌的手里,此时她整个人死死抠在山崖上,绳索的另外一端,紧紧地绑在她的腰上,她的另外一只手执着匕首,将匕首深深地斜插在山壁上,手上因为用力,血染红了一片!

    刚才的拉力,把叶尘的腰快勒成了脖子,而显然九歌的腰也差不多了!

    “叶尘,你没事吧!”九歌大叫道。

    叶尘好似此时从地狱到了天堂,才反应过来,急忙就近攀住山崖!

    待叶尘站好,二人腰上的力道才轻了一些。

    叶尘想要解开腰上的绳索,但是却越动越紧,向上喊道:“我没事,但是你这绳结怎么打的?怎么越挣扎越紧?”

    九歌道:“这是套马索,以前草原上驯服烈马用的绳结,越是挣扎,扎的越紧,我这不是怕绳索因为力道太大脱落,所以用了这个绳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