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叶尘冷哼:“当然还不够,我起码年青你十岁!”“啊?”离骚大吃一惊,愣了半晌,喃喃承认“不像!真的不像!你忽悠人!”离骚而如今才十六岁,赤禾也才十八岁,叶尘居然二十六岁了???离骚盯着叶尘看了好半晌,但是敢我相信。叶尘长得太小了,他性格又跳脱活波,叶尘长得太小了,他性格又跳脱活泼,整天嘻嘻哈哈,像个愣头青似的。遇到赤禾的时候吓得哇哇大叫,逗自己的时候死皮赖脸,哄柳小姐的时候肉麻机灵。。...

    叶尘冷哼:“肯定不够,我至少年长你十岁!”

    “啊?”九歌大吃一惊,愣了半晌,喃喃否认“不像!真的不像!你骗人!”

    九歌如今才十五岁,赤禾也才十七岁,叶尘竟然二十五岁了???

    九歌盯着叶尘看了好半晌,还是不敢相信。

    叶尘长得太小了,他性格又跳脱活泼,整天嘻嘻哈哈,像个愣头青似的。遇到赤禾的时候吓得哇哇大叫,逗自己的时候死皮赖脸,哄柳小姐的时候肉麻机灵。

    他还天天追着自己喊“哥”来着!

    这分明就是个少年人,哪里像个二十来岁人的样子?

    九歌一直以为叶尘跟她同岁来着!

    所以她一直好奇他怎么啥都知道!

    原来如此!

    叶尘似乎对自己的外貌多少也有些郁闷,毕竟老爷爷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医术高明的。而他因为显小的样貌,这些年在外行医,没少被人说是闹着玩的!

    他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拥有更高超的医术,才能行走江湖!

    因为这,他刚出来那会,差点没被饿死!医不了人,只能医大户人家的宠物为生!

    九歌过了好半晌才慢慢消化了叶尘的话,笑着道:“一直以为你是弟弟,没成想是个大哥哥!或者大叔?”

    “我才年长你十岁,怎么就成大叔了?”

    叶尘有些不服气,似乎并不想在九歌面前显老了!

    九歌道:“是,还不至于喊大叔,以后我喊你‘哥!’”

    叶尘道:“我可不要你这样的妹子!”

    九歌低低一笑,忽然面色一转郑重道:“谢谢你,云大哥!陪我走到了这里!接下来,无论是生是死,我都会上去,我知道你是好心,你的劝我听到了,但是我不接受。我还是打算继续往上!”

    叶尘听后,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仿佛早都知道九歌的回答。

    他就知道劝不回来。

    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他无奈道:“你还是叫我叶尘吧!”

    叶尘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瓶像是水的东西。

    九歌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叶尘道:“这是酸,可以用来溶解石头。要想过去,必须得有落脚的地方,而且绳子要能过去。但是现在对面的山崖上太过光滑了,必须让它粗糙些,我们才有可能。”

    九歌惊讶道:“这是什么酸?能溶解石头?”

    叶尘自信道:“这是我提炼出来的浓酸,以前治牙用的,偶然间发现可以溶解石头,昨天我把浓度调高了,应该可以试试!”

    九歌目光中有些佩服叶尘了,难怪在江湖上有“小医仙”的名号!

    九歌第一次相信叶尘这个称号不是空穴来风,徒有虚名了!

    连石头都能溶解,这也太神奇了!

    不过九歌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们怎么才能把酸倒上去?往上泼还是用绳子打?”

    叶尘摇了摇头:“酸度比平时高,绳子恐怕不行,不过你身上有东西可以!”

    叶尘的目光落在了九歌的腰上!

    九歌立即反应过来:“我的银鞭?”

    叶尘颔首:“那是用金丝银线编织而成,比绳子耐酸些!不过需要你每次都打在一个位置,这样才能容纳下绳子过去!”

    九歌道:“这没问题!”

    说着,二人分工合作。九歌将银鞭从腰上抽出来,叶尘将瓶子递过去,将银鞭浸染了以后,九歌甩了出去,打向了对面山崖上的折崖处。

    第一次失败,银鞭不够长!

    九歌当即将绳索解了下来,套在手柄上增加长度,反正只要不让绳子碰到酸就可以了。

    只是这样,大大增加了甩上去的难度!

    不过让叶尘刮目相看的是九歌竟然能在陡峭的山崖下,以一个并不顺手的姿势将绳子挂着的银鞭精准地打在上一次落下的地方。

    一开始石头上还没有任何反应,但是二人忙了足足一个时辰后,石头上开始出现了凹痕。

    九歌累的浑身都是汗,像是水滴石穿一般。

    叶尘看着九歌不知疲倦的样子,心中也暗暗起了佩服!

    愚蠢是真愚蠢,但执着也真是执着!

    又抽了半个时辰后,九歌感觉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这才感觉拉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小的阻力!

    二人忙到现在,天边的太阳又将要落下去了。

    叶尘道:“今晚只能挂在这了,得明天才能试试!”

    九歌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冲叶尘莞尔一笑:“胜利就在眼前了!”

    秋日高爽,夕阳落日,霞光铺满了整个天空,五彩绚丽,像极了开满了花的春天。天上云朵各异,却每一朵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

    旖旎霞光中,九歌的嫣然一笑,让叶尘看的有些怔怔的。

    九歌倒是没注意到叶尘,反而因为爬的高,能将天地间的美景都收纳眼底,九歌忍不住赞叹道

    “好美啊!”

    叶尘也看向远处,落日霞光将影子拖得好长,五彩的光从云层中射下去,像一道道圣洁的光。仿佛云上还有另外一片世界,那里绚丽灿烂!

    叶尘笑道:“是很美,景美,人更美,便是如今和你一起死在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九歌却道:“我可不想害死你!我想我们都一起好好活着!”

    叶尘忽然道:“如果,我死了,你活着,你会永远记住我吗?”

    九歌摇了摇头!

    叶尘差点没蹦起来,他冒这么大的危险跟她上来,自己死了连骗一下都不愿意?

    九歌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叶尘一听,安静了下来。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叶尘望了远处山野高阔,一整夜注定是无眠的。

    夜里,温度陡然变得很冷,漫天星辰虽然很美丽,但是这种美丽中却也带着极大的危险。二人挂在山上,山风冷冽,吹得整个人脸都要僵了。

    九歌被冻得瑟瑟发抖,她没成想到了高处竟然会这么冷,此时山崖上又没有办法将衣服拿出来穿,只能抱着微微取暖。

    高处不胜寒,果然如此!

    叶尘见九歌的样子,伸出了手!

    九歌疑惑道:“干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