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离骚瘪嘴道:“生辰是随便指个日子的吗?算了,我也不跟你贫了,否者你有马,否者我是会带你的!”叶尘道:“你不带我,你找将近云渺峰,又不重,随手带着吧!”离骚道:“你都五十了还不重啊?何况你又也不是什么物件,我怎么随手带着?嘛你说了,云渺峰就叶尘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没辙了。。...

    九歌瘪嘴道:“生辰是随便指个日子的吗?算了,我也不跟你贫了,除非你有马,否则我是不会带你的!”

    叶尘道:“你不带我,你找不到云渺峰,又不重,顺手带着吧!”

    九歌道:“你都六十了还不重啊?况且你又不是什么物件,我怎么顺手带着?反正你说了,云渺峰就在九莲峰的附近,我知道九莲峰在哪里,到哪里问,总是能问到的。”

    叶尘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没辙了。

    随即他无奈地撮唇为号,很快就有一匹通身雪白的马从林中跑了出来。骏马非凡,矫健高贵。

    九歌便是眼瞎也知道这是一匹神驹。

    一对比,她的马就是个坡脚老太太!

    九歌恨恨地瞪了叶尘一眼。

    她就知道,这个人在自己面前就没有一句实话,他一个小医仙,还在半个月就从幽州打了一个来回,怎么可能就靠跑的?

    九歌打算不再理会叶尘,翻身上马就走!

    叶尘在后面大喊:“哥,反了,反了!”

    九歌刚调转马头,他跟上来了

    “嘿嘿,就是这个方向,我们走吧!”

    “云——叶——尘——!”

    二人一路向九莲峰而去,看的出来,若不是迁就九歌的马,叶尘的马早跑的没影了。明明都是奔跑,九歌就是觉得他的马跑起来都比自己的好看些!

    争强心一起,九歌就策马快跑,但是几个回合下来,她就彻底接受了自己的马跟他的马之间的差距!

    最后,九歌反而不急了,故意把马骑的很慢,就跟散步似的,还促狭地想着

    急死你的马!

    叶尘倒是不生气,一直都笑嘻嘻的,很明显他知道九歌那点小心思。

    九歌也知道自己在他面前,什么都瞒不住,好奇他怎么这么会猜,却又不想去问他。

    只是更多时候会生出很多的无力感,觉得自己拿这个人真是一点辙都没有!

    叶尘见九歌走得慢,也跟在她身边,忽然问道

    “哥,能问个问题不?”

    九歌现在听到叶尘一开口,就觉得有猫腻,几乎都不用考虑一般回道

    “不行!”

    叶尘讨好一般笑道:“就一个,就一个,我就是比较好奇,绝没有其他意思,我问了,你想说,你就多说一点,若是不想说,就少说一点!”

    九歌见叶尘如此恳切,拒绝的话倒是没那么快说出来了,抱着怀疑的态度在叶尘身上滚了一圈以后,还是颔首了。

    “你问吧,就一个!”

    叶尘笑道:“就一个,绝对就一个。”

    叶尘针对这个问题,好似犹豫又好似郑重,顿了半刻才问道

    “令堂是个什么样的人?”

    九歌听到叶尘竟然问起了自己的母亲,当即眸色一冷就扫了过去,叶尘被九歌扫的有些茫然。

    九歌见叶尘一脸无辜的样子,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奇怪了。

    想到母亲,九歌面色又是一软。想了半晌以后,才开口道

    “我娘就是个很普通的农家人,温柔、安静、不争不抢、被人欺负了都不会还手。小时候,我觉得母亲的性格太懦弱了,又笨的很,总是会忘了很多东西。身体又很弱,任何重一点的事情她都干不了。可也是因为她温柔安静,所以我小时候无论怎么淘气,她都不会责骂我。闯了祸,也会替我瞒着。

    我娘......是个很好的人,做饭很好吃,只是她好像长年都不开心,无论我怎么逗她,她总会有段时间,心情很低落,以至于身体都跟着不太好了。哎,若是她开心些,也许.......”

    九歌说道这里忽然顿了一下,好似神思悠悠,最终又转为无奈,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说了。

    叶尘听九歌说了一个没头没脑,疑惑地望了她一眼还没开口继续问下去。九歌就先开口问道

    “你娘是什么样的人?”

    叶尘性格这么跳脱,他的母亲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妙人呢?

    叶尘怔了一下,随即道:“和令堂一样!”

    这次换九歌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感觉到了被冒犯,突然都变脸道

    “你拿我开玩笑可以,但是我娘不行!”

    叶尘见九歌忽然生气了,当即反应过来九歌误会了,赶忙抱歉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令堂很好,只是我.......”

    叶尘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就卡住了,如此伶牙俐齿的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这下九歌更觉得他是故意的了。冷着脸往前走,懊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他要问,自己就要说!

    叶尘知道九歌误会了,但是这一次,他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剩下的一路,叶尘很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九歌也在冷静以后觉得叶尘针对刚才的事情反应实在有些蹊跷。

    和自己母亲一样?

    似乎不是什么贬义,但又好似带着什么不好。

    难道他对于自己母亲,一点自己的认知都没有?

    九歌忽然很想问他,是不是他没母亲!

    但是又觉得这样问,实在太没礼貌了,只好作罢!

    在叶尘的领路下,九歌很顺利地就来到了云渺峰的山脚下,来到这里以后,九歌的头都大了,因为她忽然发现云渺峰真的是太高了。

    云渺!果然是云看到了都是远的。

    九歌和叶尘站在山脚下,根本就看不到山顶的建筑,若不是叶尘对她说,六壬殿就在云渺峰顶,她就是找来了也不会相信这么高,这么陡的山峰上会有人住。

    云渺峰,整个一柱擎天,正耸立在一处山凹处,下看不到底,上看不到顶,山体陡峭如玉壁,直上直下,连树都是直直向上生长的。

    终年不散的云雾笼罩在半山腰上,风来风去,云散云合,却只见一层云上还有一层云。壁立千仞,山谷幽冥!

    九歌愣了大半晌后才问道:“他们是怎么上去的?”

    叶尘道:“你以为六壬殿的都是什么人?若是这点上山的本事都没有,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九歌又道:“他们,都不来客人的吗?”

    叶尘没忍住笑了,反问:“你以为六壬殿是什么地方?”

    九歌反应过来自己的这个问题有点傻,一个杀手组织,有什么客人?也许正是因为干的是得罪人的事,所以把住的地方建在又高又陡的地方,仇家来了也没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