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九歌被柳小姐这一句给噎了一下,心说你这话让我怎么接?思忖片刻后,九歌突然间道:“我也没骗你,我也被大火烧过,身上到现在的也有两块很大的疤,每次摸到那道疤,都能让我想起那天大火的样子,有时候候是在梦里,有时候候是看见火时。每一次都让我很怕。那道被烧那道被烧伤的疤一直留在我身上,我知道它很难看,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曾经那里就是难看的。如今你有小医仙的帮助,他告诉过我,说过个一年半载,也许你会比以前更好看。。...

    九歌被柳小姐这一句给噎了一下,心想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思量片刻后,九歌忽然道:“我没有骗你,我也被大火烧过,身上到现在也有一块很大的疤,每次摸到那道疤,都能让我想到那天大火的样子,有时候是在梦里,有时候是看到火时。每一次都让我很害怕。

    那道被烧伤的疤一直留在我身上,我知道它很难看,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曾经那里就是难看的。如今你有小医仙的帮助,他告诉过我,说过个一年半载,也许你会比以前更好看。

    所以我没有骗你!”

    “真的?”

    柳小姐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

    也许是因为有相同的遭遇,让柳小姐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来。

    “嗯!”

    “是在哪里?我能摸摸吗?”柳小姐忽然道

    九歌还没开口,站在她身后的侍女忽然道:“小姐,大人没见过您几次,这样.......不好吧?”

    柳小姐身体微微动了动,幽幽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如今眼睛看不见,所以想摸一摸,若是位置太特殊,就算了!”

    九歌听出来侍女这是以为自己在编故事宽慰自家小姐呢,怕一摸就露陷了。

    但此时的九歌却觉得自己必须给她摸摸。

    也许面对柳小姐,九歌亦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九歌道:“不是很特殊的地方,可以给你摸摸!”

    说着九歌靠近了柳小姐,轻轻解开了些外衫,随后她扶着柳小姐的手向衣服里面摸索而去。

    侍女见状,当即将凉亭中仅有的两盏灯笼给吹灭了。

    黑暗中柳小姐的手软的像棉花,接触到九歌皮肤的时候微微有些痒,柳小姐对于九歌如此豪爽的行为亦是吃了一惊,她本来就是以为九歌编故事诓自己的,因为这两年,这样的谎言她听得太多了。

    但此时,她的手却胆怯地连伸直都不敢。

    很快,柳小姐的手就碰到了一块有些软又有些凹凸不平的地方,当即吓的手指就往回缩了缩,但是片刻后,她还是轻轻抚摸上去。

    那是一片不小的伤疤,显然当时伤的很深,因为柳小姐能够感觉到伤疤很大,而且特别的凹凸不平,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地方还是硬硬的。

    柳小姐其实没摸过被烧伤过的疤。

    当时她被伤的只有脸,而她从来都没有勇气抚摸自己的脸,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如今恢复中,柳小姐连眼睛都很久没睁开过了,所以上药,换药都是自己身边的侍女完成,她从来不知道烧伤后的疤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但是今天,她知道了!

    柳小姐的心当即软了,虽然明知道既然是疤,烧伤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柔声问道

    “还疼吗?”

    九歌道:“偶尔会!”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九歌语气有些恨恨的。柳小姐以为她不高兴自己摸她了,于是轻轻将手抽了回来,不解问道

    “为什么不让医仙大人医好它?”

    这次九歌的语气变得有点冷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我想留着这道疤,因为只有它在,才能时时提醒我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往事不堪回首,九歌却仿佛恨之如昨!

    柳小姐听出了这道疤的背后,有个让她挥之不去的噩梦和切入骨髓的仇恨。

    柳小姐没有多问。

    就像当年那场大火的背后,她知道,也不是意外!

    片刻后,柳小姐温声道:“谢谢你!”

    九歌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神情已然调整了过来,回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他说你的脸能好,你的脸就一定能好!”

    柳小姐的大白头微微点了点,随即又道:“我给你弹一首吧,是我自己创作的,本来是很哀怨婉转的,但是今天见到你,我想试试换几个调!”

    九歌道:“荣幸之至!”

    柳小姐手上微动,先是在古筝上找好了位置,接着轻轻弹奏了起来。

    深夜幽冥,花园中的万籁俱寂,明月的光滑轻轻洒在凉亭外面的湖面上。柳小姐的琴声响起,伴着月色婉转悠扬。

    九歌其实不太听得出来古筝的好坏,但是她也并非完全听不出来里面的韵味。

    都说琴声是心声。

    柳小姐的琴声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很哀伤,每一下的拨琴都像是拨弄在九歌的心上,让九歌仿佛看到了菊花丛中,旖旎灯光下,一个女子斜坐在廊下,对着零落的花瓣感伤,哭声呜咽,悲伤哀怨。

    让人的心也不由得低到了尘埃中,看不到任何光明快乐的东西。

    但是很快柳小姐的琴声急转直上,忽然变得明快起来,好似女子在落花瓣中看到了一个花骨朵,正在晚秋寒霜中慢慢绽放,严寒孤寂全然没有影响它努力绽放的心。

    接着琴声又变,好似万马奔腾,又好似瀑布飞溅,一种风雷铿锵之声夹杂其中,好似一种对所以背上苦难的一种呐喊和踩踏,站在风雨之中却仍旧傲然挺立。

    由人哀伤及花怒放!转的大气磅礴,让人心神荡漾!

    琴声落,九歌情不自禁地拍了拍手,说道:“好曲子,有名字吗?”

    “大人闺名是何字?”

    “九歌!”

    “那这首曲子,就叫《九歌》!”

    九歌愣了一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曲子?

    柳小姐笑道:“因为这首曲子是因为你才创作出来的,所以自然要用你的名字来命名!”

    九歌也不推辞,也笑着道:“谢谢!”

    因为昨晚九歌对柳小姐的劝解,柳小姐整个人的精神都不一样了,原本因为思念叶尘的哀伤也一扫而空,每天都积极地配合治疗,人也活泼起来。

    看到自己的女儿又像曾经一样明艳起来,柳家老夫妇可是感恩戴德一般对九歌再三谢过,临走时又以重金相酬,九歌推辞不过,只好接受。

    本来九歌都走了,柳小姐又托人送来了一枚玉琐,并托人带话给九歌,说哪天想把伤疤去了,就把玉琐给典当了!

    九歌心中感激,收下了玉琐。

    只是听他们说,医仙大人云游四海,谁也找不到他的行踪,他随性而行,想到哪里到哪里,没有来处也没有去处,所以一旦离开,再想见,全凭运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