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为什么不行啊?”离骚急道:“我也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你也不是说要带我回家去的吗?”赤禾看了看离骚,只会觉得昨天的离骚仿若心情十分好,虽然哪里好,他又不明白为什么。盯着离骚看了半晌后。赤禾柔和道:“我走了!”说着,他居然就真的驾马离开了了!离骚愣了一赤禾温和道:“我走了!”。...

    “为什么不行?”九歌急道:“我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你不是说要带我回去的吗?”

    赤禾看了看九歌,只觉得今天的九歌好似心情非常不好,但是哪里不好,他又不知道为什么。盯着九歌看了半晌后。

    赤禾温和道:“我走了!”

    说着,他竟然就真的驾马离开了!

    九歌愣了一下,看着策马远去的赤禾,她忽然感觉他像是在落荒而逃。

    九歌怒火一起,当即策马去追,但是追了一会后,九歌忽然勒住了马缰。苦笑着问自己在做什么?

    像个千里寻夫的怨女?

    他若心里没自己,走了便走了。

    她为什么要追?

    一个人想要骗自己,或者没有自己,她追上去,就能改变吗?

    很明显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一些事情,也不想带她一起去。

    那她干啊还死乞白赖地非要去?

    没得让人看不起!

    九歌心中的怒火和高傲慢慢散去以后,剩下的都是难过和无措,一个人骑着马不知道该去哪。

    心中惶恐茫然

    “他真的去找那个姑娘了吗?”

    白云悠悠,印在九歌惶恐而茫然的眼眸中。

    独自漫无目的地行了半日,一路上自怜自艾,九歌感觉自己不能这样了。

    喜欢不喜欢,或者有什么样的隐情她都应该知道,既然赤禾不告诉自己,如今自己也问不到他,那么为什么自己不调查出来?

    就算没有弄明白赤禾的事情,难道自己就没有事情可以做了吗?

    九歌下意识地摸了摸背上背着的长剑,心中一阵哀伤。

    想到此处,九歌忽觉自己太优柔寡断了,当即策马而去,不再乱晃了。

    六壬殿云渺峰在什么地方,九歌还真的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人知道,九歌打算去找他问问。只是时间过得有点久,不知道叶尘还在不在永州了。

    但是九歌还是打算亲自去看看。

    因为这次有了马,九歌的行程快了许多,两天后的傍晚时分,九歌就到了永州的柳家。

    日暮西沉,霞光洒在朱红色的大门上,印出了一片肃穆之感。

    开门的小厮不认识九歌,九歌将来龙去脉告知了以后,小厮向里面通报去了。

    柳家夫妇还是异常热情地将九歌领了进去,但是却没有叶尘的下落,叶尘在半个月前就离开了柳家,如今云游四海,谁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九歌本来打算就这样离开了,但是柳家夫妇很是热情,非要留九歌下来吃饭,顺便让九歌看看柳小姐的恢复情况。

    九歌愣了一下,说道:“叶尘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我并不会看病!”

    柳老爷一边吩咐下人准备好吃的好喝的和厢房,一边堆笑道:“大人客气了,能够跟在小医仙的身边,便是眼力也比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强些,小女自医仙大人离开后,一直闷闷不乐,大人就当是回访,跟小女聊聊天也是好的。”

    九歌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这是把她当做医仙旁边的童子了,总归是不凡的。

    九歌也没办法向他解释自己其实跟医仙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但是盛情难却,柳老爷再三保证只是陪着聊聊天,一应的药品所需医仙大人早都安排好了。

    九歌没辙,只好留下来看看情形,只是有点头疼这顿饭的分量有点重,以至于九歌吃着都很心虚,也没吃出什么味道来。

    用过晚膳后,由着下人领着九歌往后院的凉亭去了。

    穿过花厅,再绕了几个廊下,绕过一个月亮门后,九歌远远看到了坐在凉亭中的柳小姐。

    如今已经是初秋,夜里微风凉爽,花园中各处都挂了灯笼,光影微熹中安静旖旎,周围静悄悄的,只廊下穿行着忙碌的下人。

    走近了九歌看到柳小姐的脸上缠了一圈圈的布,衣服倒是华丽典雅,就是脸上像个白头娃娃,五官眼睛都看不到,面前还横放着一架古筝,筝身玄色,肃静典雅。

    若不是她身后站着一个侍女,九歌差点绷不住要吓得跳起来了。

    这样的夜晚,一个没有无关只缠着一圈一圈白布的大头娃娃,九歌心中对叶尘的医术又起了怀疑的念头。

    “是叶大人的侍从吗?”

    柳小姐首先开口了,声音温柔清脆,若是不看脸,只是听声音,便能知道是个大家闺秀的小姐。

    柳小姐身后的侍女在看到九歌的样子时,目光微惊,下意识的地看了自家小姐一眼,想起她此时眼睛看不到,这才稍稍定下心来。

    九歌走进来一礼道:“深夜打扰姑娘了!”

    柳小姐身形微动,好似惊讶:“你是女的?”

    九歌愣了一下,想着柳小姐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女的?

    九歌看了她身后侍女一眼,见其神情不动,知道是没人告诉柳小姐叶尘身边跟着的是个女子。

    九歌顿了一下回道:“是!”

    柳小姐如葱白一般的手原本是放在古筝上的,在九歌来的时候还轻轻滑了滑,但此时她却放了下去,好似有些失望,又很难过的样子。

    犹豫了半晌后柳小姐才开口道:“你......长得好看吗?”

    这下九歌算反应过来了,立即回道:“不好看,我就是个跑江湖的,整天在外面风吹日晒的,能好看到哪里去?”

    九歌说完,柳小姐身后的侍女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九歌。

    九歌又不傻,她刚毁容在恢复着,自然有爱美之心,若是自己非不要脸地说好看,这美丑没界定不说,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柳小姐听后,却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你一定是个极美的女子,所以才能跟在医仙大人身边!”

    九歌道:“我其实也跟他才认识不久,而且如今也分开了,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他去了哪里,其实不算是跟在他身边的!”

    柳小姐身体不动,整个人仿佛静止在了那里,其实若此时她的脸能够露出来,九歌也许还能看到她带着情绪的眼睛,但是现在,九歌只能看到一个大白头娃娃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

    这样的情形多少都有些诡异。

    过了半晌,就在九歌都以为她是不是睡着了以后,柳小姐的手却放在了古筝上。

    她的手很美,柔软无骨又白皙修长,便是放在古筝上都是赏心悦目的。

    半晌后柳小姐道:“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因为我的脸,家中已经很久都没人跟我说过实话了,上一次说实话的人第二天也被赶出了府中。

    我知道自己如今的样子,说的再好听,也是不好看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