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虽然看这女子,既不说她和赤禾是什么关系,却又死死地逼着自己说和赤禾什么关系,自己说了她还不信,仿若要逼着离骚承认上次的话通常。离骚想反抗意识,女子如同藤蔓般的手更是缩紧了,憋得离骚登时难以呼吸的节奏。女子冷声道:“你最好是乖乖的提问我的话,否者我现在的就能九歌想要反抗,女子犹如藤蔓般的手更是收紧了,憋得九歌顿时无法呼吸。。...

    但是看这女子,既不说她和赤禾是什么关系,却又死死逼着自己说和赤禾什么关系,自己说了她还不信,好似要逼着九歌否认刚才的话一般。

    九歌想要反抗,女子犹如藤蔓般的手更是收紧了,憋得九歌顿时无法呼吸。

    女子冷声道:“你最好乖乖回答我的话,否则我现在就能拧断你的脖子!”

    女子松了松,九歌好不容易呼吸了一点。

    她被人突然袭击,此人也知道这女子不好惹,从她刚才掐自己的手法来看,她真的能说到做到,九歌没法,只能先忍了下来。

    “真的!我是赤禾的未婚妻!”

    “当着我的面承认是他的未婚妻,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女子此时面庞凶的那点还有刚才古典的美,完全就是个勾魂鬼!

    九歌道:“你就是掐死我,我说的也是事实,你若不信,你可以去问赤禾,若是我骗你,你再杀我也不迟,还有,我们之间若是有什么身份上的误会,我们可以去找赤禾问明白,我不想被人欺骗,也绝不允许他骗我。

    若你真的跟他有什么,先来后道,我退出就是!但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身份!我和他在一起,他就是一个人!”

    女子冷哼一声,目光如刀一般在九歌的脸上剜了一遍,一盏茶后,才冷笑着道

    “果然是长得极美,哼,男人,就没有不近女色的!”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女子再次问道

    九歌这个问题想了一下,第一次认识是他追杀叶尘的晚上,但是他们真正熟悉彼此的认识却是上次自己被他救的时候,自己该说哪一次?

    “快说!”女子完全没有耐心,手上的力道更加重了几分。

    九歌被掐的脸都红了,只能一刻不犹豫地说道:“第一次是他执行任务要杀叶尘的时候,后来又见过几次,有一次他救了我,并且照顾重伤的我,我们这才慢慢熟悉!”

    九歌的话,丝毫没让这女子轻松,反而听的她好似更生气了!

    好看的面庞上又是惊奇又是疑惑又是生气。

    掐了九歌半晌后,她猛然放开了手,气呼呼地就离开了房间。

    九歌被掐的莫名其妙,连连咳嗽了好一会,脸色才缓了过来,从始至终她也不知道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不过九歌还是分析出了一点门道。

    铁定是赤禾的桃花债!

    同时九歌心中也升腾起了隐隐的不安,难道赤禾真的家中已有妻室?或者已经有了一个定了婚约的妻子?只是因为他不喜欢?觉得这个女子太凶?所以才不承认?

    还是说都不是,他只是在欺骗自己的感情?

    难道自己在无意中横插了别人的感情?

    九歌越想越心烦,恨不能现在就去找赤禾问个清楚,但是她想了想后,还是生生忍住了。

    已经这么晚了,赤禾想来已经睡了,而且这个女子也没明确说九歌横刀夺爱或者向自己宣誓主权了。

    也许只是个爱慕赤禾而不敢说的女子,所以只是看自己不顺眼?

    自己也没受伤,不过是被逼着回了几句话,虽然有些不客气,但也没怎么样。

    九歌想着还是明日再问吧!

    次日一早,二人用过早膳后就出发离开莲花镇了,一路上九歌一直没想好怎么开口。

    昨晚一夜九歌都没有睡好,既想天快亮她要去亲口问问赤禾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想天慢点亮,因为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她既想知道那个女子是谁,又突然很怕知道那个女子是谁。

    若是她真的跟赤禾有关系,那自己该怎么办?

    恨赤禾的欺骗,一走了之?

    想到这里,九歌知道自己骗不了自己,她舍不得!

    可是,已经有了一个女子来找她的麻烦了,她总不能稀里糊涂地给人做小吧?

    九歌昨晚一晚上都在胡思乱想,想了各种今日自己可能会面临的情况。晚上一阵唉声叹气一阵又忍不住想哭。

    她舍不得赤禾,可若他真的骗了自己,她又无法容忍自己真的跟别人分享他。

    一颗柔肠一晚上转了千遍万遍,每一种情形都模拟了,有些她能接受,有些她又实在接受不了。

    此时赤禾就走在自己的身边,九歌却没了昨晚立即逼问他的勇气。

    若事情真的是自己最不想面对的情形,她该怎么办?

    九歌甚至觉得现在她跟赤禾在一起就像一个美丽的泡泡,她怕一开口这个美丽的泡泡就没了。

    可她,是多么喜欢这个泡泡啊!

    甚至她很没出息地想,若是那个女子也喜欢,只要赤禾喜欢自己比喜欢她多一点,她也愿意的!

    可这样的想法没多少就被九歌给否了,她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九歌侧头看去,马背上的赤禾高大英俊,绿树红花都不掩其分毫,阳光从林中洒落下来,斑驳的影子在赤禾的身上交替。

    他身若山岳,气质清冷,犹如天际的水缓缓而下,冷冽地流淌在小溪中。山无声,水无色,却安静幽然,沉稳大气。

    这样的赤禾让九歌的心都乱了!

    她该让自己怎么想?

    就当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她没见过那个女子,没听到她满是醋意的话?反正赤禾说没有,就是没有。天地悠长,她只求眼下!

    还是想着天下好男儿千千万,他若真的骗自己,自己放下就是?

    话在口中滚了又滚,九歌豁出去一般想要开口。

    还没等九歌开口时,赤禾突然道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九歌顿时如雷轰顶,当即问道:“为什么?你要去哪?”

    赤禾道:“回六壬殿”

    “为什么?”九歌心中警铃大起,她总觉得是跟昨晚那个女子有关系。

    赤禾看向九歌道:“我出来执行任务良久,如今该回去一趟!”

    九歌很想说,你回去什么?你还没找到叶尘呢。

    但是又觉得不该把叶尘也卷进来。

    但九歌又总是觉得赤禾在骗她。

    “我不信!”九歌冷冷道:“除非你带我一起回去!”

    赤禾道:“现在还不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