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九歌从九莲宫出的时候,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对于那个小偷,九歌突然间会觉得也也没那么非常讨厌了,或许他是因为明白了江湖上的这个规矩,因为还了回家去。这下九歌也算明白了了他那句“赃物转了几手就也不是赃物了吗?”那个莲印,始终都是不都属于自己的。想起自己还理直这下九歌也算是明白了他那句“赃物转了几手就不是赃物了吗?”。...

    九歌从九莲宫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对于那个小偷,九歌忽然觉得也没有那么讨厌了,也许他就是因为知道江湖上的这个规矩,所以还了回去。

    这下九歌也算是明白了他那句“赃物转了几手就不是赃物了吗?”

    那个莲印,一直都是不属于自己的。

    想到自己还理直气壮地问别人要,九歌的脸上莫名地有些烧。

    回去的时候其实九歌很想冲赤禾发脾气,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个事情,但是转念想想,她遇到赤禾并且跟着他学习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白莲印的事情,她怎么能怪他没说?

    一想,九歌又想到了叶尘。

    他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他是看过自己拿了白莲印的,为什么他也没告诉自己?

    但是转念又一想,他好像说了,又好像没说。

    “这东西,本来就是谁有本事谁拿”

    叶尘如是说过

    反正东西已经拿到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当夜二人再次落脚在莲花镇上的时候,九歌要了一间风景很雅致的房间,经此一战,他是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呢。

    夜里九歌坐在窗台前,将白莲印拿了出来。莲花镇上月色旖旎,照在白莲印上栩栩如生。窗外微风拂面,带来了阵阵凉爽。

    这时,九歌忽然听到了隔壁房间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吵闹声。

    “我说了,凭本事进入九莲宫,你自己学艺不精,却还用这么卑鄙的手段,难怪九莲宫容不下你,连带着大姐也被小觑了挡了回来!”

    “这能怪我吗?我看那许家茂就是个惺惺作假的小人,你以为他看到那些银子的时候真的眼不热吗?他一个掌门,就是当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多钱,装什么清高!”

    “你胡闹什么?那可是九莲宫,天下名门正派,你想用钱贿赂,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他不心动,不过是价不够高,下次来,担万两黄金,我还不信他能不心动!”

    “够了,你以为有钱就行吗?你自己不争气,便是用钱进去了,日后刀剑无眼,难道你也能用钱来解决?”

    前面两句九歌听出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争吵的声音,最后一句,九歌听着有些熟悉。和昨天晚上拿钱换房间的女子声音一样。

    也就是万雪山庄的大小姐。

    九歌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要用钱砸开九莲宫的门,只是没成功,但是听到黄金万两的时候,九歌还是忍不住探出头去看了看。

    都说万雪山庄有钱,难道有钱到黄金万两也能随便撒的?

    九歌做梦也没梦见过这么多钱啊,她都不知道黄金万两长什么样子!

    那边因为大小姐的呵斥声,不再继续争辩下去。

    后来九歌又听到两句嫁不嫁人的事情,不太重要九歌也就没当回事!

    正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九歌忽然看到自己房间里的小茶几旁坐着一个女子!

    九歌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定睛看去,是个人。

    女子长发飘飘,确实是个女子。

    只是,九歌目光扫了扫四周,心中疑惑大起。

    这女子是谁?

    她是怎么进来的?

    怎么她一点都没感觉到?

    是人还是鬼?

    她想干什么?

    烛火微微,印在女子面庞上,并不是苍白的脸,而是印着烛火的几分微黄柔和。

    九歌盯了半天,没敢开口。深怕她一张口说话,这跟鬼魅一般的女子就飘到了自己跟前,那她还不吓晕过去?

    这时女子也注意到了九歌的目光,抬眸凝向九歌。

    九歌呼吸微微一滞,心中微微放松了些。是个活人,没眼睛突兀,七窍流血,怨气森森。反而是个很漂亮的女子。

    年岁和九歌差不多,面容小巧,花容月貌,就这样看着九歌的时候,像个古典安静的美人图。

    她的手放在桌子上,整个人软的像是没有骨头,有点小家碧玉的可爱却又透着浓浓的典雅气质。目光在烛火中像是温柔的水一般,脉脉含情又旖旎缱绻。

    这是一个让女子见了都忍不住想要去保护的女子。

    见她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九歌终究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你是谁?”

    “你是谁?”女子反问!声音柔的像是软骨散!

    九歌蹙了下眉,想着她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明明是她闯入自己的房间,怎么弄得倒像她是客人。

    “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女子回答的倒是很乖。

    九歌却一窘,难道自己太过专心听人家的墙角,有人敲门进来她都没听到?

    “那你来干什么的?你是客栈里的人吗?”

    女子没有回答,反而定定地看着九歌半晌,这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跟在赤禾身边?”

    九歌瞬间明白了,这女子原来是跟赤禾认识。不过听这语气,怎么有点酸酸的味道?

    九歌有种被情人抓包的感觉。她心中一跳,赤禾跟她说过他没有成婚,也没有未婚妻的,那她又是谁?青梅竹马?还是喜欢赤禾的人?所以跑来宣誓主权了?

    知道对方是什么个大概目的,九歌不慌了,坐好后回道

    “我叫九歌,是赤禾的未婚妻!”

    女子听后,面色陡然一变,又慌又惊。愣愣地盯着九歌看了半晌后才镇定下来,问道

    “当真?”

    九歌道:“你又是什么赤禾什么人?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是问过他,他说他没有成婚,也没有未婚妻。”

    “我在问你话!”

    女子声音有些不悦,犹如一阵风般竟然真的飘到了九歌的面前,速度之快九歌只闻到一阵花香,就被人逼近了眼前。

    女子靠九歌很近,身上香软的气息直往九歌鼻子里钻,入水的眸子像是瞬间凝上了寒冰,冷冷地盯着九歌。

    九歌心想,看着是个柔弱姑娘,原来是个身法高手!

    九歌不习惯有人靠自己这么近,微微侧身向躲开,女子却突然一把扼住了九歌的脖子,九歌当即就觉得有些呼吸不上来。

    心中一股无名火上来了。

    她与这姑娘素不相识,只不过都认识赤禾,若她是赤禾什么人,说出来,九歌拉着她去找赤禾问清楚都行,若是赤禾骗她,她绝不原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