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连载

剑派小宗师

作者:风宝竹 | 都市高干

收藏

  史上背景最强大,性格最刚的女主。不汉子、不强势、不蛮横。却各种疑难杂症各种小很聪明、假惺惺、虚与委蛇只身一人穿行于光怪陆离,虎狼横生的江湖。干出了一件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和啼笑皆非的小事。最后先河了都属于自己的剑宗!人来人往的山林深处,光影斑驳中有两处茅草屋,茅草屋就在路的一侧,一间小屋,旁边是用蓬草搭建起来的简易凉亭,四面毫无遮挡,反而将山林中的一抹翠色尽收眼底。。

    心中思绪起伏不定,她索性什么也再说了!走了半晌后,赤禾突然张口道:“我会再问你落英剑谱的事情,你也切记不高兴了!”赤禾张口,离骚的心突然高高地说起,虽然听见他的话后,又沉沉放下自己。心里有些生气又有些委屈此外还有些释然。扭了半晌后,她才嗔道:“我不扭了半晌后,她才嗔道:“我不开心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个,萧鼎的事情我以后肯定会查的,若是他说的真的是那样,看我怎么找你麻烦!”。...

    心中思绪起伏,她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走了半晌后,赤禾突然开口道:“我不会再问你落英剑谱的事情,你也不要不开心了!”

    赤禾开口,九歌的心突然高高提起,但是听到他的话后,又沉沉放下。心里有些生气又有些委屈同时还有些释然。

    扭了半晌后,她才嗔道:“我不开心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个,萧鼎的事情我以后肯定会查的,若是他说的真的是那样,看我怎么找你麻烦!”

    赤禾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九歌的想法。

    九歌说完后,这才解了点心中郁郁。

    二人赶了半晌的路后,入了一处茶楼歇息,顺便吃个午膳。正吃着,九歌忽然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影。

    那人身形消瘦,像个书生的打扮,在二楼靠窗坐着,向外看着,不知道是在看风景,还是在盯着什么。

    九歌心里一动,想着这不就是那个偷了自己东西的小偷,还在歌舞坊中让他逃了的那个人吗?

    九歌想着真是冤家路窄。

    估摸上次他就不知道在哪个茶楼里,看自己好欺负的样子,然后偷了自己的东西。

    想到自己身上价值六百多文的钱财还有白莲印,九歌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朝赤禾努了努嘴,小声道:“帮我看着那个靠窗的人,他偷了我的东西,我得找他要回来!”

    赤禾颔首。

    九歌站起了身向着二楼走去,一路上目光紧紧盯着那个人,就怕一个没看住他又跑了。

    不过这次有赤禾帮她看着,九歌不担心这个人还能逃走。

    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后,那小偷回眸看了一下。

    这一下二人算是对上眼了。

    不过他没有立即跳窗逃走,九歌也不动声色地继续向他走过去。

    来到他面前后,发现桌子上只有一盘花生和一小壶酒。

    九歌冷笑一声后道:“好久不见啊,挥霍完我的钱,现在就只能吃这些了?”

    那小偷看到九歌,竟然疑惑地上下打量了下九歌,接着开口道

    “在下认识姑娘吗?”

    九歌一听,火瞬间就窜上来了,他竟然来了一个不认账?

    九歌面上冷了些

    “别以为我没认出你来,男子汉大丈夫,怎么?敢做不敢当吗?也是,若真是个男人,就不会学偷鸡摸狗这套下三滥的本事了!”

    男子笑了笑,似乎不打算再装了,从怀中掏出了一锭纹银放在了九歌的面前,笑道

    “在下不过是前段时间落拓了些,所以借姑娘的钱财用用,连本带利,喏,都给姑娘!”

    男子突然坦诚了,还这么爽快地将钱给还了回来,这却是让九歌始料未及的,她还以为要跟他纠缠一会,甚至要揍他一顿,他才会乖乖就范呢。

    反正有赤禾在,她不用担心他会再逃。

    但是他这么爽快地还了回来,却让九歌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几乎是下意识的,九歌就想到了之前叶尘对她说的话。

    “江湖险恶,莫轻信他人!”

    九歌转了转念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银子,一两纹银是一千文,自己当时的那些加起来约六百左右。而这锭银子看着是三两重的,便是本金加利息也未免太高了。

    九歌不冷不热地说道:“你这是又“借”的谁的?”

    男子嘴角轻扬:“姑娘只需要拿着,何不管那么多!”

    九歌道:“我当然管,你偷走我的可是正大光明的钱,你给我的却可能是赃款。想要我不问这个钱的来处,也行,反正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把我的六百文钱还给我就行!”

    男子嘴角轻轻笑了笑,从怀中又掏出了几锭银子,分别是五两四个,十两的两个。摆在九歌面前。

    “姑娘看喜欢哪个就拿走哪个吧!”

    九歌怔了下,发现还就一开始的那个最小。

    她没成想这个人这么有钱,但又觉得他的这些钱皆来路不正。瘪了瘪嘴道:“我只要我的六百文!”

    男子道:“那你就去找掌柜的换下吧!”

    九歌道:“我不去,你把该我的给我就行!”

    这次男子可算是疑惑地看向九歌了:“我只拿了你六百文,却还你三千文,甚至是五千,更多,你为何偏偏非要那六百文呢?”

    九歌道:“因为你的钱来路不明!你能偷我的,就能偷别人的,况且你只偷了我六百文,多了的不是我的,我不要!”

    男子似乎有些不屑:“我拿了你的钱,你却还是好好活到现在,难道你没有花不属于你的钱吗?”

    九歌怔了一下,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确实是花着赤禾的钱,而赤禾的钱确实并不属于自己。

    男子见九歌没吭声,知道他说到了点上,更加不屑地冷嗤一声

    “既然都是花并不属于自己的钱,那么你和偷又有什么分别?”

    九歌听了有些不舒服:“他愿意给我花!”

    男子追问道:“他凭什么愿意给你花?他欠你的吗?”

    九歌别男子说的哑口无言,下意识地就向楼下看去。

    然而男子却又继续道:“我们都一样,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你心安理得地花着别人的钱,跟我从别人身上拿钱花没什么不一样,所以你别在这里装什么清高,这里你选一个拿走吧!”

    九歌感觉他说的不对,可一时半会又没想到哪里不对。

    既然说不过,九歌也就不多想了,径直说道:“若非你偷了我的钱,我也不用花别人的钱,既然花了,我还了就是。你先把我的钱还了!”

    男子呵呵一笑:“那我还了你的,也没问题吧?”

    “我不管你有没有问题,把我的钱还给我,还有,你从我身上偷的其他东西也一并还给我!”

    九歌指的自然是白莲印!

    然而男子更讽刺般地一笑,看着九歌说道:“据在下所知,白莲印属于九莲宫白莲部郑掌门之物,被幽冥宫属下罗天霸盗走,随后你又从其手上抢了过来。如此一来,你又不是正大光明得的这个东西,你凭什么来问我要?赃物转了几手就不是赃物了?”

    九歌被他说的一愣一愣,按照他的说法,九歌跟他都是贼,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来问他要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评论
评论内容: